没有任何反应,我的话仿佛对冰冰不再有效,她也不再像从前般听话,乖巧。

  我知道,这一次她是真生气,否则不会如此,我着急,我郁闷,我慌张,我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镇定,反而是因踹不开门变得气急败坏。

  冰冰是我刻进骨子里的女人,我因她而改变,因她而成长,当初如若我身旁没有冰冰,或许有大可能我就不是今日的贾思文。

  “冰冰,你听我解释...”

  “冰冰,你开开门好吗?”

  “我说里头的闺女啊,你就给这小伙儿开开门吧。”

  “对,里面的是哪班的?给贾思文开门。”

  我的话语逐渐变得颤抖,哽咽,我恨自己,为何要和周乔乔纠缠,那天的胡同里,我明明下定决心,要是她再来招惹自己,就一不做二不休,却始终跨不出那一步,连方才我都不自觉给她留下余地。

  如果这次,我能得到冰冰的谅解,也许自己和周乔乔,是时候该来个真正的了结。

  但是,冰冰她没有给我一丝机会,纵然我在铁门外的哀求,感动着在场所有的人,它却依旧雷打不动。

  我不在乎别人的目光,痛哭起来,跪倒在铁门前,眼泪湿透我的脸颊,我懊悔,我委屈。

  在别人眼中,或许我是个老大,可在我心里,只是个想要寻求谅解的男人。

  然而,人生中有些事物总是如此,得不到谅解,仿佛是一个死结,永永远远缠绵在一起,无法脱离,难以解开。

  酷$匠X网K唯一g正B‘版u,"I其/他都6~是F_盗k版rS

  嘀嘀!

  手机响起一条短信,跪着的我拿出一看,上面写着冰冰留下的话,简简单单的几行字,顿时让我心痛至极,恍然间就要窒息昏迷。

  “你走吧,不要再跪了,其实从你住院开始,我就能感受到,你喜欢周乔乔,我接受不了,我怕自己会受伤,我怕最后哭得最惨的人是我自己,所以...我选择退出,选择成全,贾思文,我们分手吧!”

  我哽咽得无法言语,颤抖着用手机回复着,问她为什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和周乔乔真的什么都没有。

  我按着键盘,解释着。

  一条短信?

  二条?

  三条?

  没有回应。

  即使周围吵杂一片,我也无法听进任何声响,彷如世界都寂静下来。

  我丧气般垂头,发现跪倒的前方,铁门地面的缝隙中,一部手机被缓缓推出,那是我送给冰冰的第一件礼物。

  我清楚记得,当初她嫌贵不让我买,在我强硬态度买下后,却如若至宝,每天都要打电话来给我问候,还在手机背面,用小刀刻下“文”字。

  “呵呵...”我捡起地上手机,看着背面的“文”字,默默流下眼泪。

  我知道这部手机所代表的意义,在泪水的侵袭中,哑言失笑,心脏部位犹如万剑穿心。

  良久,我抹去眼角的湿润,把曾经的爱情信物放入口袋,物归原主,才缓缓起身。

  “照顾好自己。”我在离开之际,走到她宿舍窗户前,轻敲三下。

  我走了,我离开了,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的道路,甚至走出学校,像条死尸一样,摇摇晃晃,双目失神。

  我在鬼使神差间,在小卖铺买了一箱啤酒,去到江边,坐在石护栏上,无声喝着,无声看着,直至夕阳西下,明月高挂,我依旧坐在那护栏上,尽管手机响了无数回,也无法将我惊醒。

  我不知改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用酒精不断麻醉自己,企图掩盖住自己的哀伤。

  一瓶?

  两瓶?

  五瓶?

  我完全无法记清自己喝下多少酒,只知道越喝越痛。

  黑夜的风在江边呼啸着,吹拂在身上我感到一阵阵寒冷。

  我呼出口酒气,操起酒瓶子狠狠灌下,随之使劲扔出空空如也的它。

  我很醉又很清醒,身体奇怪地很难控制,一股心痛袭来,使我不禁抓住护栏下去拿酒。

  砰!!

  失力的我一下没控制好平衡,整个人摔倒在地面,后背紧紧靠着冰冷的石护栏。

  我眯着双眼,摇摆不定的手伸向酒箱子,恍然发现酒已经被我喝完。

  “妈的。”心痛感越来越重,我开始在地上的空瓶子里搜索,每一个散落的瓶子,我都拿起来放在嘴中。

  “妈的,又是空的。”我拿起数个瓶子,全他妈没酒。

  “酒!!老子要酒!!”我醉吗?我不清楚,我唯独知道,自己要喝酒,要用酒精来压制内心的痛楚。

  “来,酒!”一瓶刚开盖的酒出现在我眼前,我也不管是谁给我的,拿起酒狠狠灌下,那种喉咙无法承受的刺激与苦涩,让我喝出了眼泪。

  哐啷!!!

  一瓶酒被我完整喝下,涨得我不由打出一个酒嗝,感觉右边有人,回头一看,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你们来了啊?来,喝酒”

  我摸起地上的两个空瓶子,递给他们。

  眉头紧锁的李雷接过,放在地上。

  彪悍的林东,将整整的一箱酒放在我旁边,抽出两瓶,一瓶递给我,一瓶拿在手中,和我一起靠在护栏,不语,一瓶灌下。

  李雷,陈峰,大炮仨人,全和林东一样,和我一块靠着护栏喝酒,默默不语,箱中酒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被抽出。

  又是数瓶下肚,我走到一边呕吐,想起当初自己帮冰冰买手机,和王林干架,被打得不舒服时,有她给我擦嘴,有她给我拍背,但现在却只剩我一人。

  啪啪啪!

  “文哥,来,擦擦嘴。”

  “文哥,吐出来舒服点没有?”

  满是醉意的我,抬起头看着递来纸巾,围在我身边的几个兄弟,恍然间冒出一股泪水,抓住纸巾,紧紧揽住眼前四个兄弟的脖子,被感动得迷迷糊糊说:“我问你们...为什么女人的心思那么难搞?”

  林东给我的回答是:“因为我们是公的,她们是母的!”

  陈峰给我的回答是:“不不不,因为她们多了几块肉,哈哈!”

  大炮给我的回答是:“屁,女人就是矫情,来,喝一口。”

  李雷给我的回答是:“喝,女人没了,咱们兄弟还在一块!”

  “好,我贾思文从今天开始,就剩下你们这些兄弟了,可别学着抛弃我啊,我心很脆弱的,你们要是谁先离开我,以后要是被我逮到,我肯定要揍死...呕!!”

  醉了,全都醉了,我们吐着、喝着、笑着、哭着、拥抱着、疯狂着、拿着酒在黑夜中奔跑,在黑夜中,别人诧异的眼神中,嬉戏打闹着。

  我彻底被酒精麻醉,要不是李雷自己醉了都还搀扶我,肯定倒在路边睡了。

  “哎?文哥啊,前面那个,好像是周乔乔啊,怎么那么巧,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陈峰喝得傻愣傻愣,拿着酒瓶子指着前方。

  我半眯眼微微向前看去,朦胧中一个身影朝我奔来,我醉了,无力睁眼,闭上,耳边传来一道着急的声响,醉倒的我压根听不出是谁在说话。

  “贾思文?找了你大半天了,怎么你在这里,你...你说说话啊?”

  “哎?周乔乔?你怎么来了?好好好,我经常听文哥睡觉的时候,说梦话喊你名字,今天就把他交给你了,哥几个,咱们走着!”

  “好,喝...”

  “哎?你们怎么都醉成这样了?他可是你们老大,你们就这样扔给我了?我...你们别走,回来!”

  不知时间流逝多久,我感觉自己在一片很柔软的地带,衣服在感知中被谁褪下,隐约间传来:“哎,怎么喝成这样,臭死了...贾思文,你个混蛋,今天居然掐得我这么疼!”

  “还好他们都睡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带你去哪儿,背你来我家,真是累死我了,跟头猪似得,重死了。”

  “唉,贾思文啊,你的事儿,高一全知道了,唉,都怪我那天生气过头,跟刘临说要报复你...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哎?怎么后背上有个纹身?好漂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这一章,献给那些年,曾经稚嫩,轻言分手的爱恋。

不痛过,怎能懂得?

放心,有情有义的人,终将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