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子对我手里隐藏在袋子里的物品眼馋急了,不顾我要问他什么,就连忙答应下来,不断张开密封袋口子,示意我给他分点。

  我从阿龙帮自己打包好的袋中袋里,一层层打开,直至给六子的密封袋装得半满,我才把东西重新放回去,说道:“六子啊,其实我没什么问你的,就是想熟悉一下这个圈子,免得以后和阿龙他们的关系出什么幺蛾子,不过以后我如果有些特殊的事情,你要能帮我做,这些东西自然少不了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

  “没问题,文哥你这么大气,我自然不能落下,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放心吧,其实你别看靶子野狗这俩人这么好聊,其实最难搞定的还是他们俩,反倒是龙哥好相处,我们出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帮忙。”六子一边将分好的几两粉末装进裤袋,一边勾着我的肩膀往离去的路走去。

  我明白虽然六子嘴上是这么说,但无论如何我和他才刚认识,彼此不算熟悉,觉得问一些敏感的问题有些不妥,便没有再问,等长久以来,之间熟悉一番再找机会去问。

  当六子带我走到之前的华宏超市之时,已是整整快一个小时后的事情,六子笑着把我送上出租车,说他有时候也会去学校,到时候再联络。

  六子的意思我清楚,就是傍上我这个大款了呗,想多来学校跟我套近乎,我倒没什么,如果能在他身上挖点情报出来,付出些东西是完全值得,大不了以后把他送去戒毒所来个强制戒毒。

  我看着出租车的后视镜,六子的身影渐渐远去,直至完全离开红云二街,在马路上奔驰将近十分钟,我才对开车的师傅说:“师傅,不去市九中了,您把我送到南邱公安分局。”

  “好嘞!”师傅方向盘一打,切进一个路口,油门猛踏带着我就直奔南邱分局。

  我摸了摸被数个袋子掩盖住的白色粉末和淡黄烟草,感到很是惊异,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带着这么多毒品去局里,也不敢相信自己从一枚学生变成警方突破线索的线人。

  到了分局门口,我下车给范教官拨了通电话,大概在外头等他好几分钟,他才表情匆忙地从里头走出来,将我带进去,在一个会议室前停住。

  只见范教官恭敬地敲敲门,随后打开,里面足足有十数人在开着会议,坐在会议桌正中的一位中年警察,更是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显然是分局的高层人物,见我们站在门外,轻微开口说:“进来...等等,范海,这孩子就是你说的线人?”

  范教官扯住我的衣袖,轻声细语地在旁边告诉我,说问他话的这人,就是他平时跟我说的那个抠门的周局长,让我赶紧问好,别傻愣傻愣的,并说他局长人多的时候特要面子,私底下才会原形毕露。

  “周局长好,我叫贾思文,是高一学生。”局长的职位已经很高,即使是个分局,影响力也不容忽视,我索性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地问候一番。

  说完,那局长远远地朝我点点头,范教官才拉我坐在一边,说:“好,这次大家都是任务的一员,尤其是小文,年纪轻轻就勇敢答应下来,这份勇气值得咱们去学习,而且他今天还有重大收获,小文,拿出来吧!”

  “好!”我看周围的警官们对我投来好奇的眼光,将手里的袋子放在桌面,一层层剥开,把大约有两公斤的粉末和一大堆黄草放在他们面前。

  周局长首先站起身,来到我身前,锁着眉头打开袋子中的黄草,顿时淡定不下来,大喊:“靠,大麻?这些混犊子,老子一定得把他们给抓了。”

  这时范教官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遥控器,对着会议室的大屏幕按了几下,一个画面随之而出,是我衣领的针孔摄像头,从远程传送过来的。

  画面从头开始播放,仅能看到画面,不能听到声音,我被人引导走进毒窝的视频太复杂,看得周局长都不耐烦了,连忙让范教官按快进,直接切到重要场景。

  画面随着范教官的掌控,转到我和阿龙在那间瓦房的内容,从推门而进那一刻开始,震惊得他们统统倒吸口凉气,细声讨论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太荒凉了吧?”

  “这孩子胆子太大了,我跟他这么大的时候,鸡都不敢杀呢。”

  “靠,针筒...这些王八羔子都升级成这样了,我们到现在才知道。”

  “这隐藏得也太深了,地方找不到就不说了,一个抽屉居然还叠了这么多层,要是搞突袭的话得带警犬啊,否则很难找到。”

  “你说得倒容易,这都什么地方,我感觉都完全不在红云市了...”

  “哎?怎么打包完要离开的那段变成了黑色?没拍到还是咋了。”有个警员敏锐地发现这一段黑幕。

  其实这是我为了不让摄像头拍到我和六子的交易,故意把它摘下放在口袋里,所以才造成这样的黑幕,对于那位警员的质疑,我说是在离开前上了趟厕所,那厕所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看了很久,周局长回到桌位上,对我重重夸奖一番,说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胆量,还完成得非常出色,很多警员都比不上我,不仅仅拍下视频,还打入敌人内部,拿到了重要的货物,免去一部分将要陷入泥塘的人。

  说着还让人去把这次任务的资金拿出来,把这次的交易资金给我贴上,利用二又二次的交易,博取信任,逐渐深入刘焱内部,只要能完成任务,一切都能从毒赃里搜回来。

  当我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手里拿着一个黑色朔料袋,里面全是一捆捆老人头,我坐上出租车往租房的方向回去,靠在后座上感觉这一天让我整个人的精神都疲乏起来。

  做内线不仅要思考下一步行动,还得无时无刻小心不被发现,这种感觉使初次接触的我,实在是有些劳累,回到租房连东西都没吃,当着李雷还有从学校回来的陈峰面儿,进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我初次以高一老大的身份,带着大伙儿在高一里转悠,所过之处无人不敢不让路,见者喊文哥,更甚者直接送烟而上。

  t◇酷匠1网H◎正●/版首q;发jV

  我和几个心腹弟兄,也就林东、李雷、陈峰他们几个人,外加大炮,还有对我心服口服的胖子几个,上到天台,围坐在地面,简单询问了这新月的保护费情况。

  无规矩不成方圆,在我当上高一老大的第一天,我就给他们定下来规矩,每个人都是兄弟,绝对不能闹不和,而且也不能利用咱们的优势招摇过市,欺压学生,咱们是高一最强势力,做的应该是保护学生,而不是反过来欺压,不过我们人多,花销自然就大,这保护费还是得收,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保障。

  收保护费的任务我又分批交给他们,刚巧他们七人,李雷、林东、陈峰、大炮、花柳飞、老强、胖子,每人负责一个班的钱,并且负责他们的安全,如果其他人手不够,要及时过去支援,要做到随叫随到。

  “文哥,这是我负责的七班,全都收上来了。”胖子恭恭敬敬地把钱放在地面。

  “文哥,这是我的。”

  “文哥,这是我的。”

  他们统统将钱放在中间,全都齐全,唯独陈峰啥也拿不出来。

  我问他负责的三班怎么回事,为什么钱没收上来。

  结果他挠挠头,扭扭捏捏地说:“文哥,不是我不想收,是有人不让我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一更吧,明天补上,今天卡文了,脑袋像死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