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类型十分多,毒性的程度也大不相同,内心非常震惊,非常感慨,却为了不被怀疑,要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油灯的火势刚刚燃起,仅能模糊看清大厅范围,我跨步从门口走到那张桌前,当着阿龙的面,指着桌面上的东西问:“龙哥?你要给我的...是哪种类型的?”

  “高一的刚开始接触,等级不用太高,先给他们来点普通的吧,也就一样了,跟我进来。”阿龙拿起油灯,在摇曳的光明中将我带进瓦房的一个房间前。

  吱吱嘎嘎!

  阿龙一手拿灯一手推门,残旧的房门发出一声剧烈摩擦声,随之他脚步一跨,首先入内,我则跟随他继而进到房内。

  原本大厅的气味就沉闷,刺鼻,此刻进来,一股更加沉重的味道朝我袭来,还好鼻子刚刚适应了此地味道,如今也只有半点儿不舒服,伸手揉揉鼻子便畅快许多。

  阿龙将油灯放在房内的一张破桌上,我顺着火光照耀,仔细等盯着他的动作。

  只见我视线中的阿龙,在放下油灯后,缓缓拉开桌子下方的抽屉,抽屉表层放着许许多多的杂物,随着他的深入,这一层层掩盖的杂物被翻开,露出里头的玄妙,看得我是目瞪口呆。

  排列整齐的大包小包白色粉末,统统放在这个抽屉里,估算起来大约有十公斤,但最让我震惊的,是这桌子不单单有一个抽屉,而且类似的抽屉房里也有很多,让我不禁暗想,天啊,这简直就是个毒窝!

  阿龙的手从抽屉的玄妙中,拿出一包大概有两公斤袋的白色粉末,放在桌面上,说:“贾思文,这是最低级的K仔,你回去之后,也学着抽屉里的方法,把东西藏好,以防万一。”

  我在惊讶中看着阿龙,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还是,最..最低级的?那高级的是什么?”

  “这个嘛,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等你熟悉了解后,就会自动明白的了,我是按照老大的话给你安排,因为你现在还不熟悉操作程序,就从最低档的开始卖起,你不仅要卖,还要派人适当地去观察他们。”

  阿龙将翻开的抽屉重新整理好,一层层的杂物渐渐把里头的玄妙掩盖,嘴里还念叨着:“最好是在他们毒瘾犯了的时候给他们,没钱的不用管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有钱的你就让他多玩点,等他劲大了,不够玩了,哈哈,到时候你再来找我,我拿点带劲的玩意给你!”

  我看着桌面的两公斤粉末,略微沉吟,轻轻张嘴说:“你就先给我点带劲儿的吧,来你这里太麻烦,辛苦走一趟不容易,不带多点回去,省得以后麻烦。”

  我话虽如此,其实拿多少我都无所谓,为的就是看一看,他这房里大概有什么类型,是不是如我所想,几乎每个抽屉都放置着这些泯灭人性的物品,至于数量我就不能确定,只能用两个字来概括,‘很多’!

  阿龙微微低头思考,随即舒开眉头,说道:“行,这两公斤够你卖很久了,来一趟也不容易,你等着,这里东西太多,我给你找找放哪儿了,记住啊,咱们卖归卖,千万别去碰这些玩意儿,我是真心拿你当下线才跟你说的,你别以为我开玩笑。”

  “好,明白,我只为赚钱,其他的我不会去碰。”

  阿龙微微点头,将抽屉整理好,重新推了进去,把桌面上的白色粉末放到我手里,然后拿起油灯带我走到房里的另一个角落,一张破旧的席梦思床边。

  这会儿阿龙连带油灯都交付于我,略微蹲下身子,用手轻轻拉开床垫的拉链,直至拉到有双拳宽度时,才缓缓停下。

  而此刻的我已然被这种藏匿手法震惊,抽屉的我就不说了,现在看阿龙的样子,貌似床垫里头都塞着有毒,看来这个房间应该跟我想得差不了太远。

  我趁阿龙不注意,回过头去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暗暗吃惊之余,心里也在呐喊着:“妈的,刘焱自己的仓库都这么多毒品,那他上线还得了?难怪警方要拼尽全力破案,别说是刘焱上线了,就算是刘焱自己,都能害死好多人。”

  我只看了一眼就迅速回过头来,盯着阿龙的手脚,他将半只右手都伸进床垫里摸索,大约摸索了一两分钟,才哎哟哎哟地把手抽出来,掌中还抓着一把淡黄色,彷如烟草一般。

  就在他拿出这把黄草之时,一股带着草腥味,难闻之极甚至恶心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气味之浓,让我差点捂着鼻子不断过滤空气,要不是能够摸清这里有多少品种,我绝对会离开这个房间。

  反倒是阿龙,他丝毫没有被影响,在房里找出一个袋子,将手里的黄草放进去,接着又将手伸进床垫,一边抓草,一边说:“这是麻子,味道是这样的,等你适应就没事儿了,不过这东西,上瘾很快,比你手里,那跟墙壁灰似得东西牛逼多了。”

  “有这么牛逼?”

  “哈哈,那是,一口,包他爽,当然,价钱方面就要贵很多了,待会回去的路上再跟你细说,我先给你弄点备用,记得要藏好,这玩意儿味道非常大,很容易被察觉,最好找个密封袋,密封起来,现在没有,等会我帮你打个结封住。”

  阿龙的速度很快,在多次的伸抓下,小袋子被装满,浓郁的气味散播在房里,仿佛是个小型毒气化工厂,让人连呼吸都显得异常困难。

  “好了,你拿着。”阿龙一把拿过我手里的油灯,将打包好的麻子放在我手里,并教导我如何将草丝状态的麻子制作成卷烟状...。

  直至我明白如何制作给别人,阿龙才点点头,再次蹲下身子拉回床垫上的拉链,带着我离开了这房间,离开了这间破瓦房。

  在共同回去的路上,阿龙跟我说了他们的价格,顿时让我大吃一惊,原来我手里普普通通的两公斤粉末还有一袋黄草,居然值这么多钱,这些玩意儿简直就是暴利中的暴利啊!

  不过卖这些东西实属泯灭人性,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这些事情,等我离开这里,我会把东西全交给警方,让警方去定夺。

  回到之前的那间瓦房,阿龙让站在屋外放风的六子送我出去,六子见我手里拿着这么多东西,立马就两眼放光,连连答应,笑嘻嘻走过来,跟个孙子似得拉着我就走,到了阿龙看不到的角落,他才赔笑般开口求我给他一点儿。

  q|酷;匠√#网永1&久B免费看"P小说*

  起初我是不想给六子东西,也不会给他,但转念一想,觉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刘焱这一边,可谓是举步艰难,也不知要多久才能顺着这条线往上摸。

  既然警方让我做协助破案的内线,那单靠我一人是行不通的,我必须要在刘焱这一刻拉出一片信任自己的人,六子、阿龙就首当其冲。

  尤其是阿龙,之前我听他跟刘焱说话的口气,加上老猫下跪的记忆,就深深明白此人在刘焱的这个圈子里,地位必定非常高。

  六子要的其实也不算太严重,只是最低档的白色粉末,给他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算我私吞了这批货,给范教官报个假数也没人知道。

  此时六子已经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的密封袋,苦苦哀求让我给他点,都把我喊成哥了。

  我叹息一声,为了任务的快速进展,也需要一个能够替自己解惑,了解这个圈子的人,索性就说:“六子,我给你分点,可以,不过你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我,你能答应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