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不会,的确有点愣头愣脑,不过我听说他对兄弟有情有义,应该能相信吧,这种人最好做兄弟了,不讲究什么,义字当头。”

  “好吧老大,既然您这么说,那就先不给他那么多货,就按您说的做,先让他暂时当我的下线吧,等以后在高一卖得好了,再让他跟您。”

  “嗯...好,那成,您先忙,我去拿货给他就行了,放心吧,老大我可是从小跟在您屁股后面长大的啊,难道您还不了解我吗?”

  “没事儿,条子要是来了,咱就带他们去遛弯,哈哈。”

  阿龙被我偷听得七七八八,在快要讲完时,我迅速拉回裤链,转身就往破瓦房里走,心里细细掂量着他的话。

  按照那话里的意思,是刘焱还不信任我,决定让我先从阿龙的下线做起,等以后表现好再往上提升...。

  我还以为自己的地位有多高呢,原本想着来到了,最低也能做刘焱下线,快速和他熟络起来,没想到结果倒是成了下下线。

  要是从他上线开始算,那我就是下下下线...这样的话,任务进展无疑会缓慢下来。

  虽然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刘焱长什么样,仅仅记得一个背影,但事到如今我实属没办法,下下线就下下线,好过连下下线都没有,这毕竟是个接近刘焱的机会。

  我回到瓦房大厅,装模作样地和靶子野狗聊着,大概吹有两分钟左右,阿龙才从外头迈着步伐进来,张嘴就对我说:“贾思文,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拿货,靶子,野狗,你俩在这守着,等有人要货你们就把囤在这里的让人送过去,一有什么动静就通知我。”

  “好。”我开口回应,随着他的身影离开此处。

  今天走的路程,我感觉抵得上自己没做训练时的数十倍,刚兜兜转转从小巷里进到瓦房,现在又要在这巷子里转来转去,真心觉得做这任务坐起来是身心疲惫,以后如果来拿货,恐怕还得再走上几遍...。

  “噢,对了,忘记跟你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下线了,有什么情况都要及时跟我汇报,至于为什么瓦房有货不给你,是为了方便...算了,现在的你不用知道太多。”阿龙语气平常,仿佛对于我这种初出茅庐的新手早已见怪不怪。

  即使阿龙不告诉我为什么,我也能猜到七八分,那瓦房肯定是个卖货的门面,不能给我是因为,给了我货就有可能供不应求,来来回回很麻烦,索性就带我去另一个地点拿货。

  我跟在阿龙身后,用手轻微触碰衣领上的钮扣,想着这次去的,应该是属于仓库之类的地方,如果能拍下来,必然是件大证据。

  唯独麻烦的是,能拍下来不代表能找到,这位置实在太复杂了,我完全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龙...龙哥,这是哪儿啊?我都不认路了,待会可怎么出去啊,下次又怎么来...要是被条子抓了怎么办。”我和阿龙持平走在一块,用普遍的问题来套他的话。

  “待会我让人送你出去,下次你来给我电话就成了,我会让人去接你...其实你不用想这么多,在学校卖就成了,条子查不到你身上的,况且我们钱也不会少不你。”

  “我可跟你说句老实话,我们老大啊,跟我们都是五五分账的,现在红云道上真心没几个有我老大这么厚道的了,哪个对下线不是剥皮抽筋的?他能找你是你的运气,要好好把握机会啊,跟着我老大,是不会有错的。”

  阿龙依旧语气平常,话却很多,不仅仅回答我的问题,还想安抚住我的心,或许这个阿龙,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要不然那天晚上老猫就不会给他下跪了。

  阿龙带着我走了很久,我已经无法记清自己来时的路线,而且这走得越久,周围的瓦房就越破,很多瓦房都坍塌在地,我和阿龙要从废墟中穿插,才能继续前行。

  `q最新2I章?¤节上N酷匠fn网

  甚至我抬头一望,或者往小巷旁的门口探去,都发现不到几个人影。

  到如今,我跟着阿龙大约走了快有接近半小时的路程吧,身在之处已感受不到有人生活,有时候从别处传来乌鸦的叫声,使我感到一阵荒凉之意。

  我一直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红云市里有这么荒凉的地方?

  我曾想找出此地的位置,奈何巷子里的墙太高,不仅仅挡住视线,还遮蔽了大半阳光,显得此处在荒凉之余还带着一丝昏暗。

  到现在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地方破旧,荒凉,听不见也感受不到有城市的味道,尤其是地形异常复杂。

  就在我思考之时,前方的阿龙突然顿下脚步,从兜里拿出一条黑布,扬了几下放在我手里说:“把黑布蒙上,这是规矩,待会去的地方是仓库,我会拉着你走,你别多想,我们不是不信任你,是规矩,放心,等以后就不用了。”

  “好吧...”既然是规矩,我也顺着所谓的规矩,把黑布蒙在眼睛上,抓着阿龙的手就往前走。

  尽管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我还是清楚记忆着时间的流动,蒙着眼足足走了将近十分钟,阿龙才把蒙住我眼睛的黑布松开。

  我刚一睁开眼,就看到前方仍然是一间破旧的瓦房,仿似瓦房已成为他们的根据地...。

  “不好意思了啊,真是委屈你了,毕竟这是老大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违抗,大家也是为了安全着想。”阿龙把黑布拿开,用手拍拍我的肩膀。

  阿龙的意思我最明白不过,笑笑说:“规矩嘛,刘哥定下规矩好啊,无规矩不成方圆!没事儿,真的,我不在意,可...这就是仓库?也太旧了吧?要是来个暴雨,房子塌了,那货该怎么办?”

  “这个不重要,我们....唉,总之以后你都会知道的,现在我也懒得解释,麻烦,总之你知道我不会害你就行了,我阿龙最喜欢你这种性格的人,来,跟我进去。”

  阿龙推门而入,我跟在他身后,随着门的敞开,一股封尘已久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沉闷刺鼻的空气顿时让我打起喷嚏。

  “哈哈,第一次都这样,这些货放久了自然会有味道,你在门口等等,我进里面找油灯,不然什么都看不到。”阿龙见我狂打喷嚏,仿佛一切早在他意料当中,从兜里拿出包纸巾给我,然后便抓着手机照明,踏步走进了漆黑的瓦房内。

  “哈欠,这味道太刺鼻了。”

  “哈欠...我靠,哈哈哈气!”

  .....也不知打了多少个喷嚏,我直觉鼻子一阵瘙痒,难闻却刺鼻的异味不断袭来,入侵了我整个鼻腔,手里的那包纸巾很快就被我用完。

  就在这时,从黑暗的瓦房中,亮起一盏明火,瞬息之间照亮了整个瓦房大厅,我死死忍住即将打出的喷嚏,双眼微微睁开一丝细缝看着瓦房的一切。

  “哈欠!!”

  一声巨响回荡在瓦房之内,是我鼻腔的宣泄,同时也是我表达震惊的一种方式。

  重重的喷嚏过后,鼻子瘙痒减下大半,我揉揉鼻子,双眼仍是离不开大厅正中,那张破烂桌的油灯下,整齐叠在一块的包装白色粉末,一粒粒五颜六色的药丸,还有地下随处扔置的打量医用针筒。

  油灯中的火光摇曳着,照耀在这些东西上,恍如代表着...死亡?快感?欲望?人性?丑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