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坑死你

  他神色不定,慌慌张张地说:“你,你别拿刘哥来吓唬我,我才不怕你。”

  我看他这个样子,缓缓从兜里拿出手机,也不说话,直接打了刘焱的号码,把手机放在他面前摇晃了几下,顿时吓得他倒吸口凉气,急忙抓住我的手,一脸赔笑。

  我这地位果断升腾起来,这家伙儿恍如在这一瞬间成了太监,张嘴就说:“哎哟,你看你,多大点事儿啊,刚才我是跟你闹着玩的,来来来,我有是钱哈,买,买!”

  说着就从兜里掏出钱包,替我手里最贵的草蝴蝶付账,那明知我坑他,却不得不替我买的表情,看得我是内心一阵暗笑,都快要乐开花了。

  用草编织的玩意儿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要坑就坑把大的!

  我微微转身,往来时被这家伙儿骂过摊的方向踏步而去,压根不理身后刚找回零钱的他。

  “哎,贾思文你去哪儿啊?不是这条路啊。”

  “我知道啊,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既然知道还往这条路走干啥?我叫六子”

  “好,六子,走,买东西去!”

  “啊?还买啊?”

  “老板,把你摊里最贵的东西拿出来,我要了,他会付账。”

  “老板,把你摊里最贵的东西拿出来,我要了,他会付账。”

  “老板,你这玩意挺不错啊,我要了,钱不是问题,这是我兄弟,他大把钱,荷包涨涨的。”

  “哎哟,老板,你这东西不得了啊,我要了要了,六子你去哪儿,想溜啊?你溜啊,反正待会没人付账,我就会和你老大好好畅谈人生,替你聊聊未来了!”

  “老板,给我来十斤猪肉...!”

  “不是,我的小祖宗,您买肉干啥呀?”

  “哎呀,你都这么客气帮我付了这么多钱,这次我索性就帮人帮到底,帮你把钱花光吧。”

  .....。

  我带着六子从街里逛到菜市场,从街边路摊逛到肉摊,几乎见什么买什么,专挑最贵的买,最后买了十斤猪肉,六子被我威胁提着大包小包,包括那显眼的猪肉,一脸苦逼,有苦难言...。

  六子手满满都是我买的东西,买单时不方便,钱包什么的,我早就抢了过来,心想今天定要把他的钱统统花光。

  这次花得实在太爽了,我贾思文哪里有这么一下买这么多东西的时候啊?

  只是我再次打开钱包,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仅够买下猪肉钱...。

  买完猪肉,我领着六子出了菜市场,站在街边一角,把钱包塞回他裤袋里,说道:“哈哈,怎么样?我人好吧?帮你花了这么多钱,本来我还想让你把银行卡的钱取出来,想想还是算了,快带我去见刘焱吧,时间不早了!”

  我话虽轻敲,可落在六子耳力,彷如凭空落下的九天神雷,顿时让他大吃一惊,脸色瞬间铁青,却又不敢爆发出来,死死憋住。

  他憋着脸带我走了段路,最后他转身面对我,两条眉毛往下一拉,用一张苦逼脸哀求着我,说什么看在他出钱又出力的份上,我拿到货之后能不能给他点儿,不用太多,够吸就好,他晚上劲儿特别大,没钱他会死的。

  其实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叫他不买还乱骂人家东西,不给他点小惩罚还真不行,念想着他说自己每天晚上劲儿都特别大,那瘾也是深入骨髓...这是病,得治!

  哈哈,我脸色不变,丝毫正面答案都不给,继续忽悠他,说等我拿到货了,一切好说。

  六子听了精神大震,一边主动跟我客套,一边给我带路,渐渐深入到红云二街去。

  红云二街说来还挺长的,走了莫约有五分钟的样子,六子他就带我进了一个小巷子,巷子有多曲折我就不说了,总之在这小巷里转来转去,复杂程度尤其高,这拐个弯,那拐个弯的,弄得我头都要晕了,偶然回头一看,压根就忘了自己哪条路来的。

  不过我转念一想,这应该是刘焱刻意而为之,毕竟这巷路曲折,分支太多,外人进来难以找到,依照我脚下走过的路程,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但我很清楚自己已经远远离开红云二街,因为我听不见任何的吵杂声,非常安静,甚至还有很多虫子在吱吱叫着。

  六子提着一堆东西,走在我前边,我跟在后边随着他的身影左闪右晃的,足足走了半小时路,他才停下脚步,带我走进小巷里的一间年久失修,摇摇欲毁的破瓦房。

  瓦房里的空气特别差,闻起来像多年没开过门,空气全闷在里头的感觉一样。

  我抬头用双眼观察这里的坏境,发现这房子太破了,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眼下就有三个不怕死的,在破旧到只能用油灯照明的大厅里坐着。

  “老,老大,人我带到了...”

  只见在光线微弱的大厅中,那看不清面孔的三人不知是谁开了口,说:“嗯,下去吧!嗯?六子你等等,你没事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六子刚想开口,我就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张开,抢先一步说:“哈哈,不知道几位,哪位是刘老大啊?”

  我说到这里,竟然没有人回应我,好在我早就考虑到这种情况,笑说:“哈哈,刚才我等得不爽,骂了你一顿,现在买点东西过来,算是补偿一下,你看看,那猪肉还是我亲自挑的,不过你们住的这坏境,太不方便了,要不搬到我那儿去住?我那里可是三层楼高的老别墅,空房间多着呢。”

  我骂刘焱的事情,我在路上就想好了,这事儿他肯定知道,承认和不承认相比较,我觉得还是承认了好,敢作敢当,在别人眼里印象也能好点。

  要是不承认,以他这种人的傲性,别哪天把老子坑死了都不知道,况且说不定还能取得意外的成果。

  啪啪啪!

  瓦房内顿时响起了一阵拍掌声,接着坐在大厅破沙发上,三人的其中一个,站起来对我说:“不错,敢作敢当啊!好,六子你把东西放下,先出去...贾思文是吧?来,你过来我们对面坐,别干站着,既然来了,那以后咱们就都是兄弟,大伙儿有钱一起赚。”

  能说出这样话的,必然不会是刘焱,倒也没有拒绝,一屁股走进去坐了下来,发现在我前面的三人有一个我竟然见过,就是那天晚上老猫下跪的那个阿龙,只是他看我的眼神,里面不带什么善意。

  随后我又观察了其余两人,发觉刘焱压根不在这三人里头,以他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跟我说这些废话的。

  他俩一个叫靶子,一个叫野狗,都是市九中的高三党,张嘴就和我说客套话,问我在高一过得如何,说我年少有为,当年他们老大就是这么出来的。

  站在警方的立场上,我必须要和他们打好关系,即使不怎么会打人际关系,也硬着头皮上,派烟都派了好几轮。

  唯独那个阿龙对我爱理不理,双手抱着胸口看也不看我,派烟给他根本不接,弄得老子尴尬了好几回,还好野狗主动替我收场,这样掩盖过去,要是在外面,我绝对要揍趴这货。

  我一边和他俩聊,一边猜想他们仨应该是来给我最后审核的,过了他们仨人这关,想来就能拿到货了,所以我果断豪气把在街边买的好东西,除了那只草蝴蝶以外,都送给他们,包括那十斤猪肉...。

  也不知客套了多久,我心里早已等得焦急,问了他们好几遍,都说他们老大要忙,待会才过来,其实就是还不够确定我能不能胜任,亦或者是说能不能信任。

  就在我等得无比不耐烦之时,那个阿龙突然站起身,拿走手机快步走出门外。

  我见状,趁机对耙子野狗二人说我要到门外上个厕所,接着出来后,果断悄悄跟在阿龙身后。

  阿龙走进了一个弯角,而我则在他看不到,我却能听到的另一处尿着。

  =看{正…版(章节;上*酷-f匠(网4

  阿龙的声音从弯角传来,轻微在我耳边回荡。

  “喂,老大,嗯,来了,还可以,敢作敢当,就是脑子不太好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高一老大的,不过,应该可以相信,没什么大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 说:

扑街,今天没什么意境,没有下笔感,写的不好...灵感这东西,漂浮不定啊,我日,原本今天还想爆发的,看来不行,还是补上昨天欠下的一更,今天三更吧。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