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速触动着手机,回了他一句:“去到怎么找你?”

  ...结果到下课,老师离开了教室,手机也没有来一条信息。

  我双手抱胸,一只紧紧抓住手机,靠在椅子上想,这个人能给我发信息,那号码应该是刘焱给他的无误,既然他知道我是谁,那就算我去到饭馆找不到他,他也会自动找上门来,毕竟我和刘焱之间交易涉及的金钱,目测不小。

  于是我索性就起身和没趴桌睡觉的李雷打了声招呼,说我去厕所上个大的,他倒也没怀疑什么,还问要不要他陪我去。

  我顿时觉得李雷这家伙口味还挺重的,当中取笑了他一番,引得同学兄弟们一阵哄笑,整得他脸红耳赤,也不好意思和我一块去厕所,笑骂我几声便趴在桌上睡觉。

  我看到这一幕,暗暗叫好,因为这正合我心意,我不想他们扯上这件事情,甚至连交易都不想让他们触及。

  我看李雷趴在桌上,没再多想,抬起脚丫子就离开教室,走出高一教学楼,装作一副极为淡定,不漏任何破绽的模样,缓步走向横阳饭馆。

  横阳饭馆这名字听着霸气,其实也就是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饭馆,平时没什么客人,刘焱能把人安排到这儿,我也能理解,只是老子到了横阳饭馆,手机就收到条信息说,让我去学校附近的龙泰花园。

  到了龙泰花园,足足等了二十分钟,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就在我快要等不及的时候,手机又收来信息,上面说让我翻墙进龙泰花园后边的龙泰小区,在C栋楼下等他。

  第二次白白让我等二十分钟,我就忍了,现在在这C栋楼下等他,起码等了半小时,电话也不接,我心里很恼火,很急躁,看见这楼下的防盗门我就想狠狠地踹上几脚。

  尤其是李雷他们以为我出事儿了,拉泡屎拉了那么久,给我打了好几通电话,我找了好几个理由,各种堵各种便秘,就差把痔疮都说上去了。

  可还是不够时间啊,李雷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骗他,他在厕所了找了一圈,压根就找不到我。

  好在机智的我,说自己不在教学楼,说我在冰冰的宿舍,我在冰冰的宿舍里拉屎...我他妈历尽千辛万苦,用尽各种无厘头理由搪塞他们,说自己在拉屎,拉完屎还要和冰冰谈恋爱,让他们不要再来打扰我,否则我回去就灭了他!

  费尽口舌,内心颇感无奈,点了根烟,坐在楼下的椅子上,想起这刘焱的人,让自己等来等去我就恼火,都恨不得把他给撕了!

  不过我的理智在让我冷静,千万别恼火,对这种挨千刀的人没必要生气,生气简直就是浪费脑细胞!

  但我这烟抽到一半儿的时候,思维反转一想,感觉不对啊!

  我要是太冷静了,人家岂不是更怀疑我,白白等那么久的人,不生气,还能冷静下来,谁他妈不怀疑啊?

  而且我和刘焱一点熟悉都算不上,他这样带我兜圈子,莫非不是为了试探我?

  几乎瞬间我就决定了,他们肯定是在试探我,这周围必定有人在看着我,我不能让自己冷静,不能表现得太聪明,这样刘焱必然不会信任我。

  反倒要火,要彻彻底底地发火,要让他们知道我等不及了,要让刘焱知道我马上就要拿到货,一刻都不能缓!

  我并没有夸张地马上改变表情,而是一点一点狰狞愤怒起来,到最后我直接站起了身,把烟狠狠扔在地上,用脚使劲一踏,大骂一声:“靠,玛德,老子等这么久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玛德,再给你五分钟,没人打电话来,老子就走了,这钱老子也不赚了,玛德”

  我很清楚周围有人在看着我,在之前我就隐隐感觉有人跟着我,他们的试探手法和警匪片的非常相似,我就是明白这一点,才在一句话里带上三个玛德,故意装出愤怒,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告诉他们,老子只能等五分钟,五分钟一过,刘焱你他妈就别想跟老子合作了。

  《酷匠&◎网(永久免gd费w看N小fl说

  说完这句话,我没有停,继续装出不耐烦的表情,在原地徘徊着,不时上下楼的大妈也会多看我一眼,那眼神非常警惕,好像觉得我是做贼的,一个人在这呆了这么久。

  嘀嘀!

  手机终于响了,我暗道自己真他妈机智,早知道这样,我就早点发火了,哪还用等这么久啊?

  心里虽然有些无奈,但我脸上的表情依旧,带着一丝愤怒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开信息功能一看,竟然是刘焱号码发给我的信息:“我在红云二街,你去拦辆出租车过来我这边的华宏超市,我会派人去接应你,货只有我才能给你!。”

  “靠,刘焱你搞什么飞机,老子等了那么久,你居然说货就在你手里?那还跟我说有人会拿货给我干嘛,神经病啊?”我知道刘焱最后的那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就是想表达他是在试探我。

  我知道自己不能太聪明,立马就装成什么都不懂,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边走着大骂:“玛德,刘焱这个神经病,干件事情磨磨唧唧的,真他妈是个神经病。”

  “玛德,第一次做交易就这么不老实,在你那就在你那吗,干嘛非得让老子跑来跑去?真他妈有毛病,以后还怎么做买卖?靠,我估摸着啊,有这回没下回!”

  聪明不能有,傻气七八分,不能真傻,我没有傻到回信息问候刘焱的母亲,对着空气骂骂就好。

  因为我一路大骂的举动,想来定会被周围监视我的人看到,传给刘焱听,而我又没有发信息去骂他,足以能给他留下一个我害怕他,只敢在背后愚蠢大骂的印象。

  我能猜到他下一步肯定会做出对我震慑的举动,让我连骂都不敢骂,彻底害怕他,再来点甜头,让我忠心耿耿替他干事,而我既然能想到,那就想到了应对的方法,就是假装顺从,是假装害怕他。

  照着这样发展下去,刘焱一定不会再去想别的东西,只会指示我多卖点货,等时间一长,‘表面无脑’的我,在和他多次的接触下,悉数完成‘买卖’,他必定会对我产生信任感。

  说实话,我除了第一次见刘焱有些紧张外,如今根本就没有丝毫沉重,我不害怕他,我随时都能让范教官把他给抓了,我害怕啥?证据杠杠的!

  而且我隐约间觉得自己干这任务,貌似还挺合适的呀,我连往下的套路都想得七七八八了,离开龙泰小区的路上,质疑了自己好几遍,不停地问自己,难不成老子天生就是个当卧底的料子?

  ......。

  我坐上了出租车,来到南邱的红云二街,记得当初南哥和我说,他就在红云一街发展,整条街都是他们的地盘,如果不是任务的原因,我真想过去瞧瞧。

  我环视一眼,感觉这个红云二街,也不差,笔直的一条大街,开放着一间间店铺,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我眼前的华宏超市也是如此,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生意甚是火爆。

  我拿出手机,刚想打电话给刘焱,肩膀忽然间被人轻拍了一下,还带着一道轻微的话语:“贾思文,跟着我来。”

  我侧头一看,发现那拍我肩膀的人已经慢慢从人群中穿插而去,连头都不回一下,我急忙反应过来,把手机放回兜里,就朝他跑了过去。

  他是个身形瘦弱,有点皮包骨的人,年龄看样子顶多比我大两岁,应该是跟着刘焱的人,也应该是个瘾君子。

  我追上他后,他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脚步平常,表情平淡,仿似普通人在逛街一般,左看看右看看的,不时还拿起路边摊的东西,转身来问我这东西他戴着帅不帅之类的话,却一次都没有买过。

  我看这家伙都瘦成渣了,还帅个鸡毛,老是拿人家的东西看,又不买,态度还不怎么好,不买就不买,还骂人家卖的是烂货。

  在路过一个草编摊子的时候,这家伙又看了起来,没过多久便开始骂:“哎哎哎,老板,你这什么垃圾东西,就这种东西也拿出来卖?”

  “哎哟,我我,我这都是自己亲手编的草蜢,蝴蝶啊,它不是什么垃圾,我是卖手艺的。”

  “靠,什么鸟毛手艺,信不信老子马上让你在二街滚蛋走人?”

  “我我...”

  这一幕,我自然是气不过,摊主是个年迈的老太太,岂敢和他这样的年轻人吵?我看着老太太这么老还要出来赚钱,就不由得想起了爷爷辛酸的人生。

  他仍骂骂咧咧,老太太苦涩辩解,说自己卖的是不是烂货的,都是她自己一个人一手一脚完成的。

  就在他放下手里草蜢之时,我顺手拿起老太太摊里最漂亮的一朵草蝴蝶,在他眼前摇晃着说:“哎,这东西挺漂亮的,你给我买了吧。”

  “没钱...老子的钱还要留着...”

  “留着干什么?吸...?”

  “哎哎哎,吸..吸什么啊,走了走了。”

  “等等!你说...你要是不给我买,我一个不高兴,不想和你老大做买卖了,你说你老大会对你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他妹的...打雷断电四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