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乔乔又一次扇了我耳光,并且还用满是怨恨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

  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

  这一耳光使我丧失理智的内心,迅速冷静下来,用手捂住火辣辣的脸庞,笑着。

  或许笑的声音并不大,却有一股深深的苦涩感。

  呵呵,我错了吗?

  也许,是造化弄人吧!

  良久,盲目的欲望逐渐消失,转而变成理智的自己,我捡起地上的皮带,拴在裤腰上,把衣服往肩上一搭,微微抬头,看着被云雾遮挡的明月,觉得有些事物就像这月亮,不可能总是那么的完美无缺。

  我不再去看眼前怨恨极重的周乔乔,对着这轮弯月轻微苦笑,接着转身就踏步离去。

  这时被掩盖的弯月,顿时照下一轮光束,径直地照耀在我的身影上,使我在黑暗的胡同里彷如悬崖上一匹孤狼,唯独之间的区别,是我没有对夜空发出深深的哀嚎,因为我的心,它对周乔乔,死了!

  “贾思文,你去哪里,你怎么能扔下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贾思文,你给我站住,你要是不带我离开,我明天就把事情告诉我爸!”

  .....。

  周乔乔的喊叫声在我身后回荡,响彻了整个胡同,我微微顿住脚步,冷冽地回头,因心伤心死,而转变为冰寒到极致的眼神,让她立马闭住了嘴,紧张并害怕地看着我,恍如此刻的我,极度危险,又犹如一匹张开獠牙,正虎视眈眈盯着她的寒冰孤狼。

  “以后,不要来惹我...我不想再看到你。”我赤裸着上身,缓步离开胡同,在出口处,拐弯而去,摇曳的身影倒映在月光之下,渐行渐远。

  然而我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在我离开之时,周乔乔她蹲在墙角,双手死死抱住膝盖,那埋下的美丽脸颊流下两行清泪,失声痛哭...还拿出一直不肯给我的手机,按了通话记录,里面...没有王林。

  多年后,我站在阿联酋迪拜大楼最顶端的总统套房内,手夹顶级雪茄,身穿豪华西装,脚踏名牌皮鞋,轻轻喝下一口历史悠长的红酒,俯视着整个迪拜,仿佛君临天下般,不禁回想起自己过往的一切,心中感慨万千。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造化弄人。

  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我们错过了许多本应该去珍惜的人。

  因为一些小小的争吵,我们失去了许多本应该去爱的人。

  因为一些小小的误会,我们抛弃了许多本应该去拥护的人。

  使我们经历了一些本不应该去经历的事物,让我们学会成长,也让我们学会领悟。

  好在,上苍并没有辜负我,有情有义的人,终将会在一起...无论是生,亦或死!

  .......。

  我来到之前的小树林,在约定好的地点,见到了范教官,重新把事情细细说了一回,毕竟这是一次任务,所有的细节最好能交代清楚。

  范教官听完,把手伸进兜里,拿出一个异常细小,呈透明状,仿似经过特制,只有指甲大小的东西,直接放在我手里,说道:“这是我们局里特制的针孔摄像头,记录可以自动远程传到我们局里,很小,很难发现,你扣在衣领的钮扣上,好把事情经过拍下来,记住,千万别弄丢了,这东西,贵着呢,整个局里也就两三个,都当宝了,要不是为了这次的任务,我们那抠门的局长,才舍不得拿出来呢。”

  我拿着这所谓的针孔摄像头,颇为惊异,这小小的东西,竟然内含这么多的高科技,想来应该和范教官说的一样,造价不菲啊,而且以它透明的眼神,外人想发觉很难,就算我手里拿着,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玩意儿我估摸着学校里的人肯定不知道是什么,顺手将它扣在衣领钮扣的正面,想着到时候有人问起我钮扣怎么回事,我就说是不小心把生胶粘到钮扣上了。

  不过这玩意儿,办案时得带,以后要是打架就不能带了,因为黑白不好相容,我这已经算是黑社会的雏形,要是局里的人发起神经来把我给抓去劳改,那可怎么办,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说实话这玩意儿还挺漂亮,我也挺喜欢的,用来当装饰品是个不错的选择,笑笑道:“好,教官,这玩意儿不错,挺精致的,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啦!”

  “呵呵,你小子...好了,我去忙了,记好一下步的任务,接近刘焱,博取他的信任,但是小文你得注意安全啊,要是...”

  “放心吧,教官,这任务我肯定会完成得妥妥的。”

  “那好,你小心点,回去吧,我过去监视阿龙那些人了。”

  “行,你也小心点....”

  我顺着来时的路,从树林的另一侧出去,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才回到租房里。

  我刚一进来,大炮就紧张地走过来,问我去哪儿了,怎么一整天都神秘兮兮的,还有和刘焱见面他说些什么了,有没有打我...。

  大炮的模样很搞笑,弄得像担惊受怕的老母亲似得,让我不由得笑出声来,说我早就和刘焱见面了,至于内容基本和我们猜想的一样,见完面我就出去逛了一圈,就是恢复恢复身体,纯当是做复健,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大炮才舒心下来,好像说漏嘴一般,说了句:“还好,还好,如果纹身真在他身上,舅舅知道他被又打了,肯定会揍死我的,前些日子还训了我一顿,要不是二舅妈...”

  “大炮你说什么?什么舅舅,二舅妈的?”我觉得大炮挺奇怪的,老是不知在呢喃着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的。

  大炮样子有些紧张,像是被人发现秘密一样,摆摆手连忙转移话题说:“啊?没有没有,就是想问问刘焱要是把货给你了,你到底该怎么办,今天在学校的时候你还没跟我们说清楚。”

  这时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男人李雷,手捧两碟菜,放在大饭桌上也说:“是啊,蚊子你还没跟我们说说,你到底想怎么解决呢,你说你会自己解决,可是你有这么多钱吗?没有吧...”

  好在今天兄弟们都不在,就大炮和李雷在这儿,其余全都徘徊在学校里收这新月的保护费,否则被他们知道的话,恐怕就不知道会怎么想了,毕竟这件事情牵扯很大,不能和太多人说,就算是说也不能全部交代。

  再说了,这事情是官方的,范教官也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告诉别人,就算是兄弟也不能。

  我是为了李雷他们几个心腹兄弟着想,怕到时候危险会扯到他们身上,这才没有把事情的内幕告诉他们,唯独让他们知道刘焱的勾当,当然,刘焱做买卖的事情,他们迟早也会知道。

  “我不告诉你们,自然有我的理由,你们不要多想,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钱方面的事情,我自有方法,来,吃饭,走了一圈,可把我饿死了。”我坐在大饭桌的正中,拿起筷子就吃,还顺带观察了一眼咱们居住的环境。

  不得不说,我这房子租得太值了,钱也不多,是当初找房子的时候,碰巧遇到一个要出国工作的叔叔,他见我们这么诚恳,又是学生,才把价钱压到低。

  他当时也急着要出国,索性就随便租给我们,签个合同,每个月把钱付到他账号上就成了。

  这房子确实是不错,单单楼层来算,就有足足三层楼,相当于老别墅了,还家电齐全,住着我自己的二十几号兄弟,完全没有问题。

  虽然旧是旧了点,有些墙壁都掉灰,甚至裂了,但住起来还是非常舒心的,尤其是能和这么多兄弟在一块。

  更新)最…快上A酷匠eb网

  ......。

  第二天,我正无聊地在教室里上课,拿着书愣是看不进去,想起当年身为学霸的我,竟然也会有看不进书的时候,那疲困的哈欠是打了又打。

  嘀嘀!

  我的电话在兜里响了,是一条信息。

  我有些疑惑,还以为谁给我发信息呢,抽出来一看,上面写着:“出来拿货,我是刘哥的人,地点在学校附近的横阳饭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