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到刘焱竟然这么快就赶自己走,心里好奇想一睹其真面目的想法也在此刻消散,想着和他始终还会有下一次,总有一天我能看到他的样子,倒也不急于一时,拍拍手里在上楼时不小心蹭到的灰,转身快步离去。

  直至走出校园的范围内,我警惕地环视周围的一切,发现没有人跟踪自己,才拿起手机,拨了范教官的电话,告诉他我目前的情况,并告知其刘焱的一举一动,还有明天的交货。

  范教官沉思了许久,直接开口说:“你过来之前的小树林,我在小树林里头等你,我有个东西要交给你,到时候方便搜集证据,好了,先挂,来了再给我电话,现在不方便说话。”

  我没有丝毫停顿,踩着人行道的红石砖,直奔小树林。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漆黑,人行道的路灯缓缓亮起,替我照亮了前方的路,只是我跑着跑着,前方突然迎面而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看着我还不知道是谁,当走进一看,居然是满脸冷漠的周乔乔。

  自从扳倒周乔乔后,我便再没有见过她,之前对她的那股敌意消散不少,她也从明面上的敌人,变成潜在性的敌人,关系尤其复杂...。

  我止住内心的胡思乱想,假装不认识,径直地从她身边走过。

  而周乔乔她,满脸冰冷,赫然是连看都没看上我一眼,简直把我当成透明的,当场就让我愣在她身后。

  不过我转念一想,周乔乔对我已是仇人一般,对我冷漠,对我无视,那也正常,毕竟是我亲手将她的一切都给毁了,她要是不恨我,我反倒会觉得奇怪。

  不知怎的,我有点无奈,苦涩笑笑,抬起腿就往前走,想赶紧去范教官那边,重新把方才的一幕的细节交代给他,并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只要完成这次任务,无论对人对物都是一件大好事儿,虽然任务的艰难与危险,让我时常沉重,但我不后悔,我做这件事情,问心无愧。

  “喂,王林,你在哪儿啊?我在学校门口...”

  然而就在我刚走之时,后边传来周乔乔刻意的说话声,那声音大得,仿佛是讲给我听,愣是让我脚步再次一顿,死死站在原地,一时之间内心翻滚,范教官的事情被我抛之脑后,除了王林两个字,我的脑袋里再也没有任何事物!

  我双眼复杂,带着恨意,狠狠回头,发现周乔乔在路灯底下,拿着手机,咧开嘴,露出邪邪笑容,用满是胜利的表情看着我,像是在表达,这次回头是我先忍不住。

  “王林啊,你快来,我都快等不及了,好啦,你快来啊,我和家里说了,今晚不回去了。”

  “嗯,好,你可别迟到哦,我等你哟!”

  我看着她,就这样看着她,心中早已掀起了滔天大浪!

  原来她和王林的关系真的不浅,甚至都进行到这种程度了...我狠狠握住拳头,暗暗叫恨,为什么我曾经喜欢过的人,王林能够轻而易举得到,我却只能在一边看着?还被她用这种表情嘲笑?

  不服输的我,脑袋仿佛被炸了一般,沉默寡言地走到她身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就拉着她走。

  “贾思文你干什么,你拉着我干什么!”

  “快放手,你抓疼我了。”

  “贾思文你要带我去哪儿?”

  “贾思文你是不是神经病啊?”

  “贾思文,我和王林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情?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这句话犹如梦魇,不断回荡在我的脑海中,使我变得不再理智,隐约间带着一丝愤怒又夹带着一分恨意。

  我没有回答周乔乔任何的问题,拉着她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久,只希望能够破坏今天她和王林的幽会,内心也已经骂开了锅,王林的祖宗被我咒骂得可谓是遍体鳞伤,永无翻身之地。

  走了有一段路,我回头看还在挣扎的周乔乔,想起她在电话里对王林说的那些话,搏动的心脏被刺痛,不禁松开她的手,苦涩地笑着,我曾经喜欢的她,或许现在已然不再纯洁,又或者在我认识她的时候,就不再纯洁...!

  一股超然的恨意袭来,这彷如是最爱之人被夺而产生的深深痛楚,这一股痛被转移成无尽恨意,伸手抓向周乔乔手里的电话,想告诉王林,今天他的幽会被我破坏了,让他也好好尝试下失败的感觉。

  但我抓住周乔乔的手机,她却死死不肯撒手,脸上的表情好像是有些什么秘密,让我不由得往坏的地方想起,恨意更加深刻,大骂道:“妈的,你给老子撒手,否则老子今天就...”

  “妈的...不撒手是吧,好,既然这样,我就让王林尝尝,我今天的痛是什么感觉!”

  话语间,我迅速松手,瞬间把周乔乔抗在肩上,纵然她身为曾经的大姐头,可依旧是比不上我急速增长的体质,简简单单就将她抗在肩上,两只手死死抓住,她连动都动不了。

  “啊...贾思文你松开,你松开,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松开,混蛋,你松开,你不是人!”

  “你你你,你带我来这个黑胡同里干嘛?你...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哼哼,还用想吗?”

  “别,我不要...你快松开我,混蛋!”

  我的心情无比复杂,我恨周乔乔不珍惜自己,更恨王林这个王八羔子,理智二字不复存在,仅仅想着今天势必要报复王林一回,让他好好尝尝这种刺痛的滋味。

  我扛着周乔乔进了空无一人的黑胡同,一直走一直走,直至走到尽头。

  砰!!!

  周乔乔被我扛到黑胡同里的尽头时,我二话不说就将其扔在地上,丧失理智的我毫无怜香惜玉之感,恨不得立马就地正法,不不不,是马上就地正法,我已经在脱皮带了。

  周乔乔大姐头的风范消失殆尽,转而变成无法抵抗的弱女子,双手搀扶着墙壁,浑身发颤地看着我,骂着我,如果换做以前,我必然会被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止住脚步,而今时今日,不一样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我眼里,周乔乔不纯洁了...既然如此,那我来一次又如何?

  眼见着我就要脱下皮带,周乔乔紧张地全身颤抖,结结巴巴地说:“贾思文,你别过来。”

  “你你你,你别过来!”

  我把皮带一扔,露出狰狞的面孔,顺手把上身的衣裳褪下,这时的周乔乔仿佛是被我刺激得物极必反,从惊怕中冷静下来,带着威胁地警告我说:“贾思文,我告诉你,你要是动了我,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杀了你!”

  “贾思文你裤子要是敢往下拉,我明天就喊我爸来杀了你!”

  %更新-最q‘快dB上…`酷c匠网…

  “贾思文,我算是看错你了!畜生,禽兽”

  “贾思文,你混蛋...你不是人,你就是个人渣,畜生,禽兽,枉我以前还把你当朋友,枉我还把你当成好人!”

  我被朋友、好人二字刺激到了,止住正要松下的牛仔裤,怒道:“朋友?好人?就因为我是你朋友,就因为我是个好人,你就能为了那所谓的证明来逼迫我吗?”

  “就为了你那所谓的朋友,就和王林联手来对付我,来打压我吗?”

  “就为了你那所谓的好人,你就能当面那你和王林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来刺激我对吗?”

  “不...周乔乔,在你眼里,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也没把我当成好人。”

  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今天就一章,饺子我临时有事。

明天早上我七点起来跑步,吃完早餐回家...大概早上九点开始写,然后你们懂的,明天补偿给你们,可能要爆发一下,就算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吧,如何?各位书友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