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焱要找我?他找我干什么?”我感到很是惊讶,刘焱无缘无故找我做什么,我和他比起来,完全就是大巫比小巫啊。

  “这,我也不太清楚,他只说让你出院后,第一时间去学校找他,这是他的电话号码。”李雷从兜里拿出张纸条,上面写着一排号码,伸伸手递过给我。

  “好了,蚊子,我先回去了,你先在这养好伤吧,咱们可都在等你回来呢!”

  “好,行...”

  ....李雷走后,我捏着这张纸条,内心有些不定,无事不登三宝殿,刘焱要找我,肯定是有其用意,不管是好是坏,我都拨了通电话给范教官,告诉他刘焱要找我的消息。

  范教官在电话里并没有多说,好像是在做些什么,口气也是较为微弱,交代一声,让我到时候见机行事,千万要保证自身安全,刘焱这个人,无利不图,定要加倍小心。

  时间过得静悄悄,住院的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出院时,是林东冰冰俩人来接我,我心里难免失望,这么多兄弟,竟然唯独林东一人来接,我问他,他也不答。

  路上,林东一言不发,一个人帮我提着所有的行李,还和我一起到学校的办公室,重新办了入学手续。

  当我俩和冰冰分开,在一个转角进到高一宿舍时,齐刷刷,黑压压的一片混子,在宿舍走廊的两边,排成两列,中间让出一条道路,齐喊:“文哥,欢迎回来!”

  “文哥,欢迎回来!”

  “老大,欢迎回来!”

  一声声呐喊,回荡在高一宿舍,响绝了整片走廊,声势浩大,震惊得我顿时愣在原地,心中更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回头一看林东,发现他微微露出笑容,在我耳边轻诉:“文哥,欢迎回来,我们等你回来,好久了。”

  此刻的我,不知该用什么言语去表达,内心的澎湃使我无法言语,在混子的拥护下,一步步走回了属于自己的宿舍。

  一屁股刚坐下,大门就被关了起来,剩余我们这些核心人物留在此处,这时胖子拿着厚厚的一沓钱,放在我手里,说道:“文哥,欢迎回来,身体好点没有?这些都是咱们这个月收下来的钱,您没回来前,咱们不敢动,现在就由您来分配吧!”

  “好点了,放心,来,雷子,这钱你拿着,咱们按规矩来,该怎么分,就怎么分,绝对不能亏待了下面的兄弟们。”李雷接过我的钱,并没有说话,仿佛是在等我开口。

  我见状,倒也不含糊,纷纷问候了一遍,问他们最近在市九中过得怎么样,保护费的事情,收得还顺不顺利。

  众人都回答很好,保护费也收得干净利落,高一那些不混,只求安心的学生,得知我坐上老大,没有多说,直接就把钱交上来,有的交得合符标准,有的交得多只为求得庇佑,想安安心心在学校混完长达三年的高中生活。

  我哈哈一笑,拍拍离我最近的陈峰,说他们这些日子,干得不错,以后咱吃香的喝辣的,有我贾思文一份,就有你们一份,只要你们愿意跟着我干,好日子自然少不了。

  “文哥,有你在,我们都不担心,只是当下,刘焱找你的那事儿,你怎么看?放心,就我们这些人知道,其余的都不清楚。”大炮带着疑惑,上前走来。

  大炮果然睿智,我目前还不知晓刘焱为什么要找我,如果贸贸然传下去,大伙儿可能会有点不安,毕竟刘焱不管怎么说,都是市九中的老大之一,就算我成了高一老大,也万万不是对手。

  酷匠b网!9正$e版首发

  所以我夸奖了大炮几句,接着说:“刘焱这人,我多少有点了解,听说是无利不图,他找我还能有啥事儿,肯定就是为了钱呗,而且他在学校那勾当,前几天我也都告诉你们几个了,至于他找我干什么,恐怕不用想也能知道吧?”

  “你的意思是...刘焱要咱们帮他...”

  “对!他的势力比咱们强,听说外边也有人,咱们不是对手,所以我考虑了很久,如果他真要找我们帮忙卖,咱们也只能答应下来,不过这害人害己的东西,肯定不能真去买,我会想办法把钱给贴上去,至于那些东西,我有我的解决办法,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儿就可以了,不用担心,好了,散了吧!”

  ......。

  天色将晚,散后不久,我在宿舍的阳台上,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拿起手机,打了之前那纸条上的号码。

  “谁?”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通,语气间带着警惕之意。

  “我,贾思文,在哪儿可以见到你?”为了让刘毅放松,我语气平淡,没有一丝紧张。

  “高三教学楼天台见。”

  吥、吥、吥!

  我紧紧抓住挂断的手机,刘焱此人谈话间如此快速,想来也是个极为小心的人。

  我按照电话里的约定,独自一人前往高三教学楼天台,此刻到了春季,一股春风吹拂在我脸庞,别的人可能会感到很惬意,我却感到丝丝沉重。

  这次和刘焱的接触,是一个任务开端,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剿毒任务,我现在的身份是警方内线,此番接触,我和刘焱的关系,如我所想,必定会进展下去,如果被他发现,我可能会很危险。

  他找我的目的,我早已在医院的时候猜到,以我现在高一老大的身份,和他配合起来,他绝对能够赚到一大笔钱。

  如果没答应范教官之前,我定然会拒绝,或许还会和他产生矛盾,可现在不一样,我一定要帮他卖,否则的话,无法再接近他一步!

  当然,我是自然不会真卖,我之前就和范教官说好了,这货拿到手,我会第一时间交给他。

  至于有钱的方面,原本我是想自己贴出去,不过后来范教官考虑我一个学生,不可能一直有这么多钱,也想到了任务的进展,便和警局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帮我垫上所有的钱,只要能完成这个任务,他们会在所不惜。

  范教官还和我细细说了一遍,说这个刘焱的上线,牵扯了南邱近乎八成的毒品交易,而且为人狡猾多端,行踪隐蔽,警方多次寻找毒品藏所和证据,都一无所获。

  甚至有一次他们发现了刘焱上线的藏身之所,破了进去,都无可奈何,还被对方以私闯民宅口头警告了一次,之后的行动更是隐蔽,几乎让警方摸不着头脑。

  所以这次,范教官交代,一定要按照计划进展,从刘焱这条线上开始,顺藤摸瓜一路往上,直至将所有的赃物证据搜集,实施抓捕。

  为了任务方便,范教官还把刘焱上线的名字告诉了我,那上线叫吕莫涯,挺有诗意的一名,却没想到是个犯罪分子,外号叫磨牙..当时我总觉得磨牙这名字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奈何我想来想去,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

  天空黑了,一轮明月高挂正空,我第一次站立在高三教学楼的天台,外表轻松,内心沉重,隐约间手心还有些冒汗。

  我的前方,没有想象中的黑压压一片人,只有一个独单的身影背对着我,那声音仿佛是全世界最孤单的身影,我仅仅是一眼,就感到一股无尽的寂寞袭来,恍如面前此人,就是孤独的化身。

  “你来啦。”他双手负背,没有回头,也没有移动身子。

  “嗯,来了,不知刘老大,找我有什么事儿?”在这种人面前,我不能装得太聪明,太聪明以后反而难以被信任,明知故问是有必要的。

  “呵呵...我要在高一卖点东西,钱咱俩对半分,好了,你可以离开了,明天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刘焱由此至终都没有回头,使我无法看到他的长相,说话间更有一丝不允许别人反抗的傲气。

  反倒是我,被他无形的气势震慑了一小会儿,随之反应过来,他平淡地开口:“还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求下撸撸票,喜欢的点一下追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