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和周乔乔离开了乘坐过山车的范围,缓步走向摩天轮的区域,一路上我还是难掩惊怕神色,被周乔乔捂嘴轻笑的脸容,羞得脸颊通红,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坑钻进去,再也不出来见人。

  眼看着那高大绚丽的摩天轮,近在眼前,周乔乔不再调戏我,一脸期盼,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在惊讶中抓住我的手,拉着我就去排队,就算是到了,还是紧紧抓着,弄得我和她之间的身份,仿似反转过来一样,我成了满脸通红的女生,她成了毫不畏惧的男生。

  我是喜欢周乔乔,但是我不能对不起冰冰,趁她不注意,连忙将手抽出来,那种相互紧扣的温存,立马消失,隐隐中我竟然有些后悔。

  而周乔乔,貌似并没有在意,站在我旁边,一个劲儿地眺望着队伍前方的乘坐点,那副大姐头的架势,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净。

  也不知排了多久,我们从队伍的最后,渐渐地排到前方的位置。

  我看周乔乔从开始到现在,脸上的期盼就没有停止过,甚至神情中,隐约带着些迫不及待,我见状,问道:“周乔乔啊,你高兴什么呢?”

  “啊?没啊,我就是高兴嘛。”周乔乔从恍神间反应过来。

  我没再多问,把手揣进裤兜里,一步步跟随着前方队伍。

  只是我排了那么久,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基本上排队的人,都是手牵手,幸福的情侣,我趁周乔乔不注意,回头问了后边的一带着女朋友的哥们,问他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都是情侣。

  结果他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略带嘲讽地告诉我,这摩天轮是情侣坐的,是为情侣设计的。

  我顿时就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周乔乔,暗暗想着,她带我来这里干嘛?她有何用意?难不成她也喜欢我?不会吧?或许是兴趣使然也说不定,可能是我想多了。

  排队良久,我和周乔乔总算是坐上了摩天轮的座舱,随着它的转动,缓缓升起。

  座舱的空间不大,却显得异常温馨,仿佛还真应了那哥们的话,就是给情侣坐的。

  一时之间,我坐在周乔乔对面,尴尬得不行,有意转移注意力,将视线放在窗户外头的风景,可她就像是一块磁铁,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不自觉地回头看她。

  我的回头注目,被周乔乔发现了,她笑着说:“哎,贾思文,别装了,你老是偷看我干什么?跟做贼似的,要看就看呗。”

  “啊?有吗?呃…是你一直看着我吧…我只是习惯性回头。”

  “我,我,我才没看你呢,是你先看我,我才看你的好不好!哼,傻乎乎的。”

  我发觉我在周乔乔面前,很要面子,而她居然也跟我一样死要面子,愣是不承认她刚才盯着我看。

  身为一个男人,我自然是不会过多计较,咧开嘴角,轻轻一笑,心中的疑惑,已知晓八九分。

  就在这时,敞开的窗户,恍然间飞进来一只翩翩起舞的舞蝶,它在空中翱翔的姿态,甚是美丽,在我的目光下,缓缓落到周乔乔的头上,一动不动,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又犹如自己在外漂泊一生,找到了可以落脚的家一般。

  周乔乔方才害羞得紧,压根没注意到有蝴蝶飞到她头上,唯独那蝴蝶轻轻扇动翅膀,渺小的身躯传来一股震动,才让她知晓自己头上,有虫!

  周乔乔好像天生怕虫,吓得脸色惨白,并扯开嗓子喊:“啊,我头上有什么啊,是不是有虫啊?贾思文,你快帮我拿掉…”

  “别动!”我对蝴蝶,很是有缘,我的改变,是因为一把蝴蝶刀,所以我对蝴蝶二字,甚是珍重,不想让这只蝴蝶受到一丝惊怕。

  在这一刻,我的眼里,几乎什么都消失了,只有这只蝴蝶,留在了我的视线。

  我专心致志,在座舱里移动着身子,上半身离周乔乔越来越近,要是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这是要接吻的节奏。

  其实不然,我不是要接吻,而是要把周乔乔头上的蝴蝶,给摘下来,然后从座舱的仓库,让它重新腾空飞去。

  我的脸,距离周乔乔愈加接近,我甚至都没注意到,她居然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快要抓住蝴蝶的那一刻,它微小的身子,好像害怕我的到来,立马扇动翅膀,从我的手中逃去,远远飞出了座舱。

  “飞走了…”我的视线回复正常,一屁股坐回原位。

  可周乔乔却不知为何,满脸涨红,隐约还带着气愤,极为罕见地怒嗔道:“贾思文,你,你,你混蛋,我不理你了。”

  “这,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在帮你弄虫子吗?怎么还怪起我来了?”我有些不知所云,深深觉得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刚才我还帮她弄虫子,没过一会儿,就怪罪起我来了。

  “哼,不理你了,坐完,我就回家。”

  砰!!!

  砰!!!

  吱….!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到了,在倾斜的一刻,周乔乔一下没抓稳,就要从窗户上,掉下去!

  “啊,救命啊!”

  “摩天轮坏了,要倒了,快来人啊!”

  “救命啊!”

  摩天轮坏了,在座舱随着摩天轮的倾斜而倾斜的那一瞬间,我紧紧抱住了周乔乔的身躯,用自己的双手,捍卫了她的生命,使她安稳地印在我怀里。

  周乔乔害怕得不行,在惊怕中,死死抱住我,问道:“啊,贾思文,刚才吓死我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没事儿,放心,有我在呢,我看看是什么情况,别担心。”

  我看了周乔乔一眼,发现她和普通女生,其实没有区别,在害怕的时候,总会表现出需要依靠的表情,于是我用力抱住她,让她能够安安全全,在我怀里。

  随后我在这倾斜的座舱里,将头探出窗户,看见整个摩天轮的中枢,都扭曲了,全都倾斜到一边,显然是长久以来的运动,使得它再也无法承受。

  好在中枢部分,被一块大铁给顶住了,这才没有整个掉下来,不过那大铁,也支撑不了多久,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弯曲起来,只要这铁块一弯,摩天轮一倒,我和周乔乔,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看到一幕,我心中不禁大骂,觉得这次真他妈倒霉,搞不好命就得载在这儿了,要不是为了安抚怀中吓得瑟瑟发抖的周乔乔,我肯定要破口大骂一番。

  这时,在我眼角的余光中,有很多工作人员,从游乐园的四面八方,极速奔来,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那铁块顶不了多久,便在上空,大喊一声:“你们快报警,这铁块最多只能顶十分钟,快点!”

  “好,你们放心,别害怕,我们已经报警了,很快就能到了,你们再坚持一会儿,救援马上到!”

  “对,你们再坚持一下,不要从上面掉下来了,要做好保护措施。”

  …..。

  周乔乔依偎在我怀里,脸色惨白,浑身发颤,不断地问我,是不是要死了。这样的她,是我第一次见到,和平常女生无异。

  我感觉到,她平时要强的个性,只是为了掩盖心中的脆弱,外表的冰冷,或许是不想让人走进她那凄惨命运的心。

  可是,这无数个瞬间,这无数个一刻,都比不上,我为了保护她,抓住她的身子,将她抱在怀里时的那种,悸动。

  不管她以前有多要强,她,始终是一个女孩,一个需要男孩去呵护的,女孩。

  R、酷qA匠#p网◎首t9发…“

  “贾思文,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

  “贾思文?你回答我。”

  “贾思文,我好怕,从来都没那么怕过。”

  也许在这另外的一刻,她需要一个可以给她温暖的肩膀,或者怀抱的人。

  我毫不压抑地将那种悸动释放出来,定住摇摇欲坠的座舱,说:“我答应过你,今天我奉陪到底,所以有我在,别怕,就算是死,我也陪着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今天喝朋友的喜酒了,现在头还很晕,这章我从晚上六点钟酒醒来,一直写了几个小时,现在还有一个小时就不能审核了,如果我能在这一小时里把下一章搞定,那大伙儿就能看到下一章,如果不能,那就明天补上,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