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范教官还告诉我,那个刘焱,是个危险人物,不仅仅在校园散播这种害人的东西,很多学生都害得不成人样,有可能我身边的同学,就在吸这种东西。

  还因为一批货,把自己的下线给杀了!

  要不是留着他还有用,范教官早就抓进牢里了。

  ……。

  我震惊得目瞪口呆,我当真是万万没想到,在这混乱不堪的校园里,竟然隐藏这不为人知的一幕。

  我内心对这些东西,是很反感的,也非常谴责那些上线下线的行为,决定要帮范教官一把。

  但我要真答应了,恐怕自己会陷入很危险的境地,因为刘焱后面牵扯的,不单单是一个上线,我听范教官说,是南邱很大的一块黑势力。

  g=看s正《O版章节◎#上+酷‘m匠z-网S

  我要答应吗?我要做吗?

  我的良心在告诉我,要做,还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

  不过在这之前,有个难题,就是我和老猫的事儿,一直没能解决,距离开学的日子,也不远了,我也是没能想到好的解决法子,现在是想帮,也无能为力去帮啊!

  所以我只能垂头丧气地说:“教官啊,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在学校和老猫出了点矛盾,我都回不去学校了我,还怎么帮你啊?”

  “没事儿,只要你能帮我,一切好说,那个老猫,我手里的证据一大把,只要你愿意配合,我可以直接用打架斗殴的罪名,把他逮到少管所去,关到十八周岁生日了再算,哈哈!”

  “真的假的?是我们学校附近的那个少管所吗?”

  “对,我不骗你,就是关到市九中附近的那个少管所里。”

  “那好,这活儿,我干了!”

  我和范教官交谈了许久,直至深夜,才留下号码,相互告别,他千叮咛万嘱咐,他不方便在学校展开调查,这次把任务交给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全才是第一的,如果查不到什么,可以放弃任务,他不会怪我,总之就是要确保安全。

  我心里很欣慰,即使范教官过了这么久,大好人的性格还是没变。

  当我好奇,问及他,为何要去做警察之时,他抬抬头回答我,说是因为那次在工地里的事情,让他改变很大,他感觉到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和黑暗,需要人去维护。

  所以他放弃了军训基地悠闲的工作,跑去考警察,以他军人的背景,和坚持不懈的态度,后来被南邱分局,破格录用了。

  和范教官,交谈甚欢,待我回到租房时,也在细细回味他的那句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和黑暗,需要人去维护。

  夜已深,我躺在床上,依旧在回想着,心中渐渐有个想法在浮现。

  这个世界,确实存在了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和黑暗,就算人们拼了命地去维护,它还是会出现。

  但如果不去维护,这个世界只会变成彻彻底底的黑暗,无忧的人们,生活在黑与白之间,警员,律法,则是站立在白色光点的最前线,用他们的身躯,用他们的行动,去维护这个世界。

  那黑呢?

  有人说它是祸害,若是没有黑,那这个世界就会和平,我轻声问自己,会吗?

  答案是,不会,也不可能。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有它相对的一面,有白,自然有黑,这种想对,是不可能完全消失,只能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将犯罪率压制到力所能及的地步。

  可我心中疯狂的想法,却在诉说着,它有可能将红云市的犯罪率,压榨到最低!

  那就是成为整个红云市的黑道老大,就像当日南哥和我说的那个李少白一样,成为只手遮天的黑道教父!

  这是梦想,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实力,如果我这个想法,真的有可能实现,那我就能狠狠地反击王林,甚至和白道交接,相互控制…!

  也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或许在这一刻,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当我若干年后的一天,登上红云老大宝座,知晓自己身世之谜时,这种所谓的控制,交接,是不切实际,是痴人说梦。

  而且,到了这个位置,只会招来更大的封杀,因为他们只想着,如何维护手中权力,任何能威胁到他们的人,都不会选择相信,反而是用尽一切方法,将你置之于死地,就像当年,我的父亲,一样!

  尤其是他,王林,这个和我站立在相对面,共同成长的宿敌!

  ……!

  一晃眼就到了年初七,还剩下十来天,就要开学了,在这几天里,我倒也不算孤独,李雷林东他们几个,都来给我拜年,甚至是归来的南哥,都来了我这里一次,还给我包了个大红包。

  疯子哥也跟着南哥回来了,倒也没急着让我马上训练,说再给我放几天假,其实就是他自己懒罢了,也好在他没给我训练,我才悠闲得紧。

  自从那天和周乔乔在人工湖一聚之后,我和她就再也没有过联络,只是我这些日子,满脑子都是周乔乔的身影,我觉得自己彻底疯了,我他妈居然同时喜欢上两个女人!

  疯了,我不知该如何去叙述这种情感,每天都活在自责和纠结当中,就连冰冰给我电话,我都不敢和她说太久。

  我刚把冰冰的电话挂掉,手机忽然间又响了,我一看这号码,瞬间就激动了,迫不及待地接起来。

  “喂,是贾思文吗?这几天你在干什么呢?我在你楼下,你下来,陪我去个地方。”

  “好!”我把二次挂掉电话,鞋子衣服都没穿好,就急忙忙奔下楼。

  当周乔乔看到一身凌乱的我,也不禁捂嘴轻笑,说我傻乎乎的,出门衣服都不穿好。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捂着没拉好链子的裆部,尴尬地笑着。

  没想到周乔乔又来找我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都快乐开花了,二话不说就整理好仪表,问她要我陪她去哪儿,我绝对奉陪到底。

  周乔乔上下打量我,眼里带着疑惑,问道:“我要去游乐园,你确定?你敢?”

  “没事儿,游乐园而已,男子汉大丈夫,怕啥?”我拍拍胸口,一丝畏惧都没有。

  “那好,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

  疯了,我他妈又疯了,这他妈比被人打还可怕,压根就是在玩命啊,弄得我差点没昏死过去,而周乔乔,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简直就是变态。

  我实在是不敢再去回味,自己和周乔乔坐在高空急速下落的过山车中,那种徘徊在死亡恐惧和求生欲望的感觉。

  我拖着发软的双脚,脸都被吓白了,周乔乔走过来扶着我,笑着说:“贾思文?你没事儿吧?哈哈,怕你就说呗。”

  “我,我,我才不怕呢!”

  “真的?要不再来?”

  “谁怕谁!”

  我还没站稳,又坐回了过山车的座位上,从停顿到缓速,最后上升到升空,突然间向地面急速坠落,恐惧,死亡,刺激。

  我在下坠的过程中,侧头看了周乔乔一眼,她脸上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我他妈快要被吓死了,她还露出一脸期待的表情?还是不是人啊?

  “哈哈,这次你怕了吧?”

  “我才不怕,我还能再来!”

  “啊!!!!”

  “哈哈哈,刚才全车,就你叫得最大声,还来吗?”

  “来来来,谁怕谁。”

  “啊!!!!变态啊!”

  “哈哈,再坐一次,待会咱们去坐摩天轮。”

  “好,我陪你。”

  “啊!!!!要死要死要死了,我的妈啊!过山车这玩意儿他妈的,到底是哪个龟孙子发明的啊?”

  “啊!!!救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