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的手此刻微微颤抖,内心极度的不相信,周乔乔竟然要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结婚,甚至我的内心,隐隐中更是不愿意周乔乔嫁给别人。

  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指甲掐住自己的手,问自己这是怎么了,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一时之间,气氛再度回归沉默。

  良久,周乔乔咧嘴一笑,有些自嘲地说:“呵呵,很惊人吧,像我这种家庭的人,女儿不过是用来牺牲,婚姻也只不过是一桩交易,人情罢了…”

  “好了,今天谢谢你陪我,我把话说出来了,心里舒服很多,嗯…下次我再来找你吧,我先走了。”周乔乔起身道别,有致的身影倒映在地面,随着烟花的消逝,渐行渐远。

  酷f匠网唯…一~@正r版F,其A他都是。D盗版'i

  周乔乔走了,我没有挽留,反而是狠狠一巴掌甩在自己脸上,警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我不可以对不起冰冰,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我使劲儿摇晃几下自己的脑袋,将心中想法抛之脑后,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新年盛开的烟火,不断在璀璨的夜空中绽放与陨落。

  也不知坐了多久,我感觉有些疲困了,这才选择离开,在僻静的道路上,一步步往返走去。

  其实人工湖这边,人烟稀少,听说以前有人跳过湖,死过人,来这里还要穿过一片小树林,要不是当时有周乔乔和我一起,我当真是不敢独自一人来,此时往返的脚步,也是异常快速,生怕从旁边被寒风吹得呜呜作响的树林里,蹦出个鬼来!

  好在今天过年,有烟花给我照路,勉强能看清前方的去路,只是在我来时,没注意到,原来小树林里头,孤零零的耸立着一栋微微亮着昏暗灯光的破平房,在恐怕树林的搭配下,显得异常古怪,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从皮肤里冒出来,生生打了个冷颤。

  这简直就是栋鬼屋,我低着头,连看都不敢去看,希望能赶紧离开这里。

  “我操,老猫你什么情况?那些东西你怎么能弄丢了?这样的话,怎么和老大交代?你是想老大弄死你吗?”

  突然间,从破平房里传来一道骂声,起初我还以为有鬼,差点没撒开脚丫子就跑,但细细一想,这好像不是鬼的声音,而是人的叫骂声啊!

  “阿龙,你帮帮我,你要是愿意帮我补上这批货,我老猫以后在市九中,除了老大,都听你的!”

  又有一道声响传来,语气里还带着哭腔,而且声音非常熟悉,市九中?阿龙?老猫?我脑里顿时炸开了锅,这他妈不是老猫的声音吗?大过年的,老猫在这里干什么?要补什么货?

  我脚步顿在原地,知晓平房里的是老猫这个王八蛋,不是鬼,心里也不再害怕,反而是抱着解惑的想法,蹑手蹑脚地走进树林里,想要一探究竟,看看是谁有这么大本事,让老猫都变成这样。

  我趁着烟花消散,大地无光的一刻,奔到平房外的一个窗户上,悄悄把视线放了进去,正巧看见里头的老猫,立马就惊呆了。

  老猫他居然泪流满面地跪在一个人的面前!

  这使我不得不倒吸口凉气,瞪大双眼,暗道老猫是什么情况,招惹了什么人,还要下跪这么严重。

  不过我倒也乐在其中,看着老猫跪在地上,心里都乐开花了。

  只见我视线中的老猫,哀求地对他前方的人说:“阿龙,你就帮帮我吧,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只要你帮我补上这批货,你要我干什么都成,不然,不然老大他真会杀了我的,难道你忘了,上次小二私吞了一批货,是怎么被老大弄死的吗?阿龙,你就帮帮我吧,我还不想死。”

  “老猫,你站起来,站起来再说,我阿龙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起来,大不了我瞒着老大,我把货分你一点,自己贴点钱出来,补上去。”那人眉头紧皱,搀扶着老猫,貌似受不起他如此大礼。

  老猫喜极而泣,激动的眼泪,哗哗直流,完全没有上次的那股嚣张劲儿,听到这个阿龙的话后,才站起身来,嘴里透出一番言语:“真,真的?龙,龙哥,我老猫谢谢你了,等老大一毕业,这市九中老大的位置,就由你来坐,我老猫绝无异议!”

  我回过头来,靠在墙壁上,暗暗想着,老猫他们嘴里说的货,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老猫会害怕成这样,不就是丢了点东西,至于吗?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继而把视线探进去,可不料,我脚踩碎了竹子,发出竹子爆裂的声响,顿时传进了平房里老猫和阿龙的耳中!

  “谁!”那个身子瞒壮实的阿龙和眼角湿润的老妈,几乎在霎那之间,反应过来,眼里满满都是警惕,说着他们俩人就冲了出来!

  我心里早就骂开花了,把这竹子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正想转身跑走,手臂忽然被一只厚实的手掌抓住,一股巨力瞬间拖动着我整个身子,吓得我急忙反抗,差点没喊出声来。

  这大半夜的,被一只手抓住,岂不是有鬼?

  “小文,是我啊,快,跟着我跑。”

  原本我还以为是鬼,不停地挣扎,但是定睛一看,抓住我的,不是鬼,而是人,还是我熟悉的人,来不及多想,顺着他的意思,和他一起朝树林深处,快速跑走。

  我和他跑得很快,当我没入树林时,老猫俩人才从房里出来,还传来老猫微弱的骂声:“我操,吓我一跳,原来是只该死的野猫,没事儿。”

  大概跑了五分钟,一路上他拉着我跑来跑去,要不是恐怕我就迷路了。

  先是带着我跑进树林,接着又从树林深处的另一端,奔到人烟稀少的大马路,这才松开我的手,和我一块呼哧呼哧地坐在马路牙子上。

  我实在是不明白,大过年的,怎么有这么多人不回家,还让我见到这么多人,看到本不应该被我看到的事情。

  但我还是对眼前此人较为疑惑,喘了两口气,开口问道:“范教官,怎么你会在这里啊?到底是什么情况?”

  “哎哟,小文,跑死我了,唉唉,别叫我范教官了,现在应该叫我范警官,哈哈,我正在跟一单案子,他们都回家过年了,正巧我家离红云太远,回不去,索性就过来探探情况。”范教官的身子仿佛弱了许多,以前围个操场跑十圈都不见得他会喘成这样。

  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范教官嘴里的案子,他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树林里,此事绝对和老猫等人有关,于是我再次问道:“我还是习惯叫你范教官,改不了口了,哈哈,教官啊,你查的什么案子?是不是和老猫有关?”

  “老猫?你认识他?对哦,你是市九中的学生,太好了!这样的话,你就能帮我了。”范教官的表情,很是高兴,像是找到至宝一般。

  “教官,到底是?”

  “好,小文,这事情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虽然很危险,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我,那个老猫只是最下的下线,他上面还有…”

  我静静听教官说着,那是越听越震惊。

  这件案子,是范教官变成警官后的第一单大案子,他在树林里潜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至于那栋破平房,就是他们好几个交易地点中的其中一个。

  他们的交易,范教官是知道的,证据也有不少,不过他并没有立马抓人,而是和同事们继续潜伏着,企图揪出他们的领头人,也就是警匪片中,常说的上线,大鱼!

  其中的一个上线,就在市九中,那人便是老猫的老大,刘焱。

  而且,范教官还想我,帮他在学校搜集刘焱交易的证据,交货、藏货的地点,顺藤摸瓜,把刘焱的上线,给找出来。

  至于这些所谓的货,就是害人害己,一朝触碰,全家祸害的,毒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