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斗仍在继续着,唯独我和眼前的她,没有动弹分毫。

  “怎么会是你?”我在惊讶中开口。

  她睁大了双眼,美丽的容颜中,带着一丝无法掩盖的震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你就是贾思文?”

  “难道,你就是乔乔?”我的震惊,不低于她。

  恍神之间,我和周乔乔双双无言,原来那天我救下的周乔乔,就是高一里颇为强大的人物,难怪那天她敢对我说那种话。

  砰!!!

  砰!!!

  撞门声不停地响,虽然我救过周乔乔一命,但不管怎么说,我和她都是站在了对立面,此刻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她要不放我们走,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而且她还和王林有关系,这点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正想开口,叫周乔乔让开,她就微微咧开嘴,轻轻对我一笑说:“姐说过,姐罩定你了,但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贾思文!”

  哐啷!!!

  “都给姐住手!”周乔乔挥舞着钢管,动作极为霸气,狠狠敲击在楼梯架子上,发出极为刺耳的声响,在场的人都被她的行为所吸引过来,尤其是她手下的人,全都止住了手里的家伙。

  林东他们见这样的情况,着急得也没想着继续动手,冲过来将倒地受伤的李雷从地上扶起来。

  周乔乔收回钢管,坦然说道:“贾思文,我欠你一次人情,这次还给你,可下次我就未必会放过你了,你们走吧,快点,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

  “乔姐,这怎么行,这机会我们可是等了好久的。”周乔乔的人都乱了,满满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对啊,乔姐,怎么能放过他?干掉他,乔姐您就是高一老大了啊!”

  周乔乔貌似有些不喜,当着我们的面,大喝一声:“你们都给姐住嘴,姐做事还要你们来决定吗?”

  她的话仿佛是命令,混子们一个个都不敢在说,并让开了一条道路给我们。

  我心里很是震惊,可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上面还有一帮子,就算周乔乔的人不追我们,还有老猫的人,以我们的情况,是完全对抗不了的,无言中憋出一声谢谢,便带着兄弟们冲下楼去。

  林东在下楼的过程中问我是怎么回事儿,我是不是和周乔乔认识。

  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压根就没想到那两个乔乔居然会是同一个人,在楼层切换中,我简单地和他们说我救过周乔乔一次,勉强算是认识,交情算不上太深,并说这次她愿意放我们走,不代表还会有下次。

  我细细回想起周乔乔,这份震惊至今仍余留在我心中,那个躺在病床,美丽动人,不由得使人想要轻吻其容颜的周乔乔,竟然是我一直想扳倒的敌人。

  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去表达,很是纠结,面对那个我认知中的周乔乔,我真的不想和她成为敌人,是真的不想。

  只是,我听她的口气,这次放我走,是看在我当日的人情上,日后还是要与我为敌,待我这次逃出,回到学校时,依旧是两面受敌,这该如何是好?

  我真的不想和她成为真正的敌人,在还能有机会调节之前,我觉得这次逃出去以后,有必要和周乔乔好好谈谈。

  因为我总是和冰冰在一块的时候,想起这个倾城容颜,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起码我对她是比较特殊的,甚至我的内心也在劝阻我,不能和她为敌,否则,朋友都做不成。

  我的思绪异常复杂,想来想去令人心烦,只好咬牙不想,带着林东他们冲出最后一层的楼梯。

  刚到地面,不远处的另一角,就出来一拨人,显然是从天台另一边下来的,我们没有多做停留,好在之间有点距离,在我们跑到学校大门后,他们愣是没追上来。

  我们一伙儿,没有回自己租的房子,而是直奔医院,陈峰到现在还没醒来,看来那一击对他的伤害很大,我们前所未有的紧张,管不上自己的伤势,匆匆忙忙就把陈峰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检查了一番,医生告诉我们陈峰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脑震荡,到下午就能醒来,还说我们年纪轻轻的,以后别打架了。

  我没多做辩解,我们的苦处,他人怎么明白?这一切不是我们主动造成,都是被逼的!

  林东等人,伤势算不上很严重,医院设施齐全,没过多久就全都包扎好了,全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等陈峰醒来。

  我在病房里坐了好久,看到陈峰安然地躺在病床,心里的担子松懈下来,心想这次的事情必须要有个了解了,不然的话,我们就不能回去学校了。

  我走出病房,让他们留在医院照看陈峰,大炮抓住我,略微锁起眉头,问道:“文哥,你这是要去哪儿?”

  大炮是我一直看不透的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为什么要和我受苦受难,但他对我的担忧,我却是看在眼里,微微裂开嘴角,露出真诚的笑容,欺瞒着说:“我出去买瓶水,马上回来。”

  “真的很像…可是,为什么一直找不到那个纹身…他到底是不是…”大炮愣了一下,松开了我的手,眼神黯淡地呢喃着。

  大炮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没怎么听清楚,还以为他怎么了呢,也没多想,问候了一声,发觉他没什么事儿,才瞒着所有人,踏步走出医院,朝着学校的方向,再次归去。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还有胆量回去学校,而且还是只身一人,这无疑是自投罗网,但我的内心在告诉我,我必须要和周乔乔说个清楚,我不想和她成为敌人!

  回到学校,高一教学楼恢复了平静,我没有大张旗鼓地出现,而是避开人群,去到乔乔的人经常厮混的地方,洗手间。

  当我出现在洗手间时,乔乔的人都傻眼了,嘴里的烟更是差点掉下来,说我胆子够大的啊,他们乔姐放过了我一次,没想到我居然还敢回学校,说着就要抓住我,要在周乔乔面前立功。

  我看他们动手,站在原地不动,说道:“住手!我这次来,不是和你们打架的,我要见你们乔姐。”

  一个平头混子,拦下身后欲要冲前的人,他貌似是这里的混混头子,上下打量我两眼,给我竖了个大拇指,说:“好,不愧是贾思文,有种,难怪能带这么多人,既然你自己要送死,那我就成全你,跟着我,我带你去见乔姐。”

  说完,他就带着我走出了洗手间,一步步往高一教学楼的楼上走去。

  高一教学楼,有五层,学生的教室都是在一二三层,至于我的,则在第三层,其余两层一直都被学校空着,我早就听闻乔乔把第四层当成了自己的聚合地,平时他的人一般都是聚集在这里。

  不过我以前没有上来过,只是上天台抽烟时,不经意望上一眼。

  这几个混子带我一层层踏上了四楼,来到了一个空阔的教室里,课桌椅子全被摆放在教室后头,只有靠近窗户的位置,放着一张课桌,很是奇异。

  我从走廊的教室窗户边上,就远远看见里面熟悉的侧脸,正坐在课桌上,眺望窗外的风景,一丝凉风吹拂在她身上,长发轻轻飞舞。

  高挺的秀鼻,有致的身材,飞舞的长发,完美的鹅蛋脸,一切,是那么的美,不仅是我,就连我前面的混子,都看傻了眼。

  我轻咳一声,他们才反应过来,走到教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好像生怕吵到里头的绝世佳人。

  周乔乔听见敲门声,没有回头,也没有多做注意,只淡淡回应说:“谁?”

  “乔姐,是我,小宏,贾思文要见你。”平头混子说道。

  我看见周乔乔回过头来,正巧和教室外的我双目相接,她的眼神里有着丝丝震惊,想必是无法想象我竟然还敢回来。

  接着她又把头撇回去,也不知是装,还是天生冷淡,冰冷地说:“让他进来吧,你们都别靠近这里。”

  L酷3p匠网!:唯一TW正版$,EP其他O都p}是盗@/版U

  混子很听乔乔的话,仿佛这就是命令,蹑手蹑脚地打开门,让我进去,还让我说话小心点,别把他们乔姐给惹火了。

  混子们走了,还连带把四楼的混子全部遣走,而我站立在教室门内,看着周乔乔的动人身影,心中异常震动,她的美,又变了,变得冰冷,变得冷漠,恍如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我使尽压下心中震动,咽了咽口水,在这空阔的教室中,开口说:“周乔乔,我不想与你为敌!”

  等了很久,周乔乔都没有回应我,依旧是坐在课桌上,静静瞭望着窗外的风景,一丝丝飘雪从窗外吹来,落在她那美丽的容颜之上,仿佛本就是和寒冰一体,雪花,渐渐融化在她冰冷的面孔中。

  她的美丽,让我震动,更是让呼吸急促,我不敢相信地质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要来说这种话,为什么我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这里。

  就在我思绪混杂之时,周乔乔开口了,恍然中也不再以姐自称:“我知道你是个什么人,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退学!”

  “第二,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还有几天就要放假了,就一个寒假吧,跟我混,我罩着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Ps:贾思文不可能退学,也不可能跟别人混!事情的转机,尽在寒假,开学的第一天! 我怕你们接受不了,所以暂时不决定后宫,周乔乔和冰冰之间,只能选择一个,如果到了后面,大家意见有变的话,我也可以改,哈哈,就看你们喜不喜欢了。(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周乔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