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乔乔的人,我着实没想到,在这种时刻,竟然会被人趁虚而入,我这算盘打来打去,还是打岔了,只能暗叫倒霉,撒起步伐就往楼梯上跑。

  “别让他们跑了,追上去。”

  “妈的,你们是什么人,挤什么挤!”

  “我们是乔姐的人,你们又是谁?靠,先不说这个,贾思文要跑了,先把他给收拾掉。”

  我在奔跑中听见身后的争吵声,他们显然不知对方是谁,但最终目的是收拾我,索性也不再争,带着人马就跟了上来。

  我们拖着受伤的人,速度本就不快,好在他们人多,挤满了整个楼梯,跑动之间难免拥挤,我们人少,前方一路无阻,上楼的速度虽慢,却比他们快多了。

  一上到天台,我就让受伤的兄弟先出去,然后在千钧一发之际,把钢管卡在天台的门把上,紧紧卡死,不让后面的人上来。

  刚把门卡住,后面的人正好上到,要是我慢一步,或许今天就得栽在这儿了。

  他们像失去理智的疯狂野兽,不停地用身子或脚撞击,军绿色的铁门顿时被踹得发出一阵巨响,甚至有些变型,我从外头看,铁门都凸出来了,钢管也卡在门把上不断晃动,恐怕用不了多久,这铁门就会被他们攻破。

  “林东,雷子,速度,咱们去那边的出口,快快快!这次先别想什么报仇,咱们先跑了再说,不然全都得废在这儿!”我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只希望林东等人的脚步能快一点。

  铁门里头的人非常多,我知道这样顶不了多久,此刻已是迫不容缓,我狠狠咬牙,忍住身上传来的疼痛,帮杨松扶起虚弱的大炮,趁着他们暂时上不来,直奔另一个出口。

  教学楼的天台有两个出口,这样的设计是学校为了安全起见,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我和林东他们可以说是用逃亡的速度去跑,三脚并两步,不过三十秒,眼见着就要到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说不怕,那是假的,铁门里有整整一百号人追着我们啊,我看杨松的脸都被吓白了,其余几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就连平时最不怕事儿的林东,更是眉头紧皱。

  轰隆!!!

  距离出口还有十米,那边的铁门轰隆一声,终于被攻破了,我回首一看,铁门被撞得稀巴烂,一时之间,整个天台出现黑压压的一片人,仿佛奔腾的野兽,人人手里拿着家伙儿,像要杀了我们一样,飞速朝我们跑来。

  他们失去了楼梯的限制,速度非常快,眼见着就要追上来了,我没有停留,大吼一声喊道:“妈的,跑,快跑!”

  “我操!”

  “靠,跑!”

  林东,雷子,皆尽回头,刹那间被眼前的惊喜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抬起脚丫子就跑。

  九米,八米,五米,两米,一米。

  我拿过杨松手里的钢管,松下大炮,让杨松扶着他们先进去,转身就抡在最先追上的混子脸上,在这么危险,这么紧急的境地下,我压根没有时间去考虑下手轻重,完全是奔着对方命去的。

  那混子被我狰狞的面孔吓了一跳,连忙闪身躲过我这一管子,我也趁着这点空隙,最后一个冲进出口的铁门里,抓住门把子就要狠狠关上。

  突然间,一个黄毛短发的混子挤进来半个身子,我被吓了一跳,很清楚知道被他们进来的后果,没有一丝停留,抓着钢管,用钢管的一头,狠戳在他脑门上,戳了好几下,才把他戳了出去,不再留给他们一丝机会,咔嚓一声将门紧紧反锁。

  砰!!!

  砰!!!

  “快把门推倒,快,你们去些人,从原来那边下去,拦住贾思文他们几个,别让他们跑了。”

  “你们快点把门推倒,我带着人从那边下去,拦住他们!”

  我从门里听见他们的指挥,深深明白此刻一刻都不能缓,大喊:“林东,跑,快带着人跑,我留在最后,快!”

  林东见几个兄弟脸色惨白,受伤不轻,匆忙间扛起昏迷的陈峰,顺着我的话,带着人就往楼梯下面跑,我也是跟在最后头,几乎每一层楼梯,都是跳下去的。

  可是刚下来一层,却发现林东他们全都止住了脚步,不由得着急再喊:“快啊,跑啊!”

  林东和李雷,微微撇过头,纷纷望向了我,我见他们的眼神不对劲儿,暗想该不会出事儿了吧,跳下几节楼梯,站在杨松背后,定睛一看,眼前的一幕,果真是让我感到上天无门,入地无路,这次可能真要完蛋了!

  在我们前方的楼梯,站立着十几个拿着家伙儿的混子,我认出了他们,这十几个人全是乔乔的人,没想到她人这么多,后面的五十号,这里居然又有十几号,站立在最前方的,更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生,蒙着口罩,扎着马尾,一股大姐头的风范,看都不看我一眼,全把视线放在林东身上。

  到这儿,我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她是乔乔,除了她,我再也想不到有谁,能带着这么多混子出现在这里。

  最}W新?章'W节上酷匠网

  而且我从他们的姿态上看,明显是在这儿等了我们很久,是有备而来的,知道我们会从这边逃出去。

  聪明,这个蒙着口罩的乔乔太聪明了,想必今天的情况,也是她等了好久的吧,这后手留得非常厉害,把我们的后路全给封住了。

  不过,我看着眼前充满着冰冷神色的乔乔,隐隐间有些熟悉,仿似在哪儿见过,尤其是那高高扬起的马尾,更是让我在无形中想起些什么。

  但此刻我来不及多想,要想逃出去,就只能冲破这里的关头。

  砰!!!

  砰!!!

  上方传来撞门的声响,听着已经快支撑不住了,这样下去我们就迟早完蛋了,要么放手一搏,和眼前的乔乔一战到底,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要么缴械投降,选择做一个懦夫。

  懦夫?以我的性格,是绝对不允许这样做的,我早已在爷爷墓前发过誓言,我贾思文,今生不再做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就算是死,我也不能懦弱!

  “雷子,林东,跟他们拼了!”我话在说出口之前,林东就扛着陈峰,冲了下去,雷子他们也没有停顿,不管眼前的敌人有多强悍,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反击!

  兄弟们很快就和乔乔的人交手在一块,混乱的楼梯间响起钢管撞击的剧烈声响,我们的人全都受伤了,眼前只能像疯了一样拼命,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逃出去。

  我拿着钢管,也冲了下去,死死忍着身上的疼,见人就往他命门上敲。

  场面非常混乱,这仿佛是我们最后的挣扎,是歇斯底里的挣扎,我拼尽所有力气,企图能带着兄弟们冲出重围。

  “雷子!”林东突然怒吼,表情越发狰狞。

  “雷子!”我也是不由自主地喊出声来,因为李雷被蒙着口罩的乔乔,给打倒在地,脸上被凶狠的钢管抡出一道血印。

  林东身边围满了混子,其余还能继续站起来的兄弟,也都一样,眼下只有我能去救,我没有停留,看到雷子倒下的一刻,我心中就已怒火滔天,没想到这个乔乔,下手竟然这么狠。

  我狰狞着,疯狂着,不再管自己不能打女人的原则,跳下楼梯,凌空抽出一棍,却没打中乔乔的脸,反而是打在了她的马尾上。

  乔乔转身躲避,马尾脱落,长发飞舞,口罩在晃动中脱落,一张倾城的容颜,轻轻在发丝飘舞中回眸,让我不禁止住了二次挥动的钢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