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你他妈说什么?”

  林东狠拍桌子,带着兄弟们纷纷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胖子,仿佛他刚才做的,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我心里也很恼火,虽然我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但我还是有点气不过,老子有难不来帮,老子有蛋糕,他们就想来分或者是来抢,这些王八羔子真他妈搞定。

  不过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不能急躁,不能被他真正激怒,笑笑站起身来,把林东按回去座位,说道:“胖子,你说的在理,你们的人确实比我多,你要认为你有能力,这老大的位置,就给你来当如何?”

  我把这个问题,抛回给胖子,既然他想当老大,那我就给他当,只不过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身边的混子同不同意,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其实我敢把这个老大的位置,抛给胖子,是因为我清楚他们几个人之间,人是多,问题他们不是真正交心的兄弟,所以胖子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果然,如我所想,我站在一旁冷冷看着,胖子得知我把老大的位置给他,高兴得不行,拿着酒就要敬周围的几个混子,还说从今天开始,他就是老大了,以后要听他的。

  胖子把酒放在我们这次酒桌上,这次联合的核心人物面前,却没有一个人理会他,都是面目冰冷,胖子很是尴尬,我轻微冷笑,便不再搭理,点了根烟,坐回座位上等着坐山观虎斗。

  酷f匠}C网\*正2版}首s发0

  争吵开始了,其中一个黄毛混子首先说话:“胖子,你把酒拿开,老子喝不起你这酒。”

  “就是,胖子就你这熊样,凭什么当老大?”另一个混子的脸上写满了不服气。

  “别的不说,胖子你除了脸皮厚点,你还会什么?还做老大?反正我是不服,我自认自己没能力,也不代表你能坐这个位置。”

  “这这这…”胖子慌了,手里的酒都在摇晃。

  “文哥做老大,我们几个都能服气,毕竟人家文哥有能力,也有气魄,胖子你呢?要啥没啥,你要真做了这个老大,我花柳飞就退出。”

  ……。

  争吵许久,众人都认为我做老大,是最合适不过的,至于胖子,没能力,也没资格,被混子们喷得不行,羞愧地坐回座位,低头不语。

  我见吵得差不多了,略微用点大哥风范的口气说:“好了好了,别吵了,胖子!现在你还要不要做这个老大?你要的话,我可以随时给你!”

  “算了,我胖子不做了,老大的位置,还是给文哥你吧!来,咱干一杯,为刚才的不和气,干一杯!”胖子说着便举起酒杯,要和我敬酒。

  我倒也没有拒绝,还连带把兄弟们都叫了起来,痛痛快快地干了一杯。

  为了能和他们打好关系,为了弥补自身缺乏的交际缺点,我算是拼了老命,干了一杯又一杯,渐渐地,我和他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我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不是真正的兄弟,真正的兄弟,是不会把兄弟两个字成日挂在嘴边的。

  第二天,我们联合在一块的消息,几乎整个高一,都知道了,走在教室走廊,没有人不把我当霸王看,回到教室上课,少量不混,或者没跟我混的同学,也把我当成魔王。

  初步目的算是达到了,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这样一传,想必很快就能传到乔乔的耳中,就算是有王林在背后指使,乔乔不可能轻举妄动。

  乔乔这个人,我了解并不深,到现在我还不清楚她到底长什么样,而且在高一里,我也从来没见过她。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抱着这份心,跟朋友圈广阔的大炮问了问情况,结果他也挠头不解,说他不太清楚,只知道这个乔乔是个美女,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美女?我恍然间想起那天救下的马尾美女,她叫周乔乔,难道是她?

  我咧开嘴一笑,心想或许是重名吧,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可能是大姐头?

  自从联合了胖子老强花柳飞几人,日子过得忒平静了,我每天除了和疯子哥训练,就无所事事了,乔乔那边也一直没有动静。

  她不下手,我自然是不能贸贸然去动手,我至今还不了解乔乔这个人,想要扳倒她,难!

  我趁着这些时间,把那上次陈华少老爸留下的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便宜的大房子,将林东李雷等人,全部迁移出了宿舍,成了外宿生。

  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安全,我不想再有类似陈华少那种事情发生,住在外面,总比在学校安全多了,乔乔要来个突然袭击,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我拿着剩余不多的钱,还给大伙儿配了几部手机,一来是方便联络,二来是有什么事儿,一个电话就能有一呼百应。

  可我知道,没有钱,就算是混的再好,也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我和胖子几人,商量了几天,决定在高一里收保护费,他们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还高兴得很,一个个的都很支持。

  从这时起,我们就徘徊在高一的教学楼,每天就是收保护费,并承诺收了钱,就能好好保护他们,只要有事儿,我们一定帮到底。

  刚开始,我们收的很顺利,在高一我和乔乔明面上,可以说势均力敌,也没有什么人跟我玩反抗,毕竟收了保护费的,每次他们有事儿,我确确实实带着人去帮忙。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不知帮人解决了多少麻烦,但也是因为这个问题,最终还是出事儿了。

  时间飞逝,一下就到了学期末,眼见着就要放寒假了,兄弟们这段日子过得都挺滋润的,可就在那天,我正坐在教室里玩弄手机,杨松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大喊出事儿了。

  我放下手机,让他别着急,先喘口气,慢慢和我说。

  杨松停息许久,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这件事情,不禁让我紧皱眉头,暗想这乔乔还没解决,又树立起新的敌人,而且背景颇为强大,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杨松告诉我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下面保护的人,和高二的混子发生了点矛盾,还把高二的混子给揍了。

  没想到这些混子,竟然是老猫的人,老猫一气之下把我们保护的那几个人都给打了,还把责任怪罪到我头上,说什么在高一混得牛逼了,就想踩到他们高二的头上,现在正带着人从高二教学楼奔来呢!

  起初我还不怎么担心,老猫我也没听说过是谁,可是杨松和我说,这个老猫不简单,是高二的大混子,人不比咱们的少,他的老大还是高三的刘焱,刘老大!

  我这么一听,顿时就知道事情难办了,暗骂一声,想趁着他们还没过来,把胖子他们叫过来,结果还没打电话,一大波人就出现在我教室门口,把走廊围个水泄不通。

  一个长得身材消瘦,不高不矮,短发猫脸的少年,带着很多人,气势汹汹地走到我教室的讲台上,狠拍桌面,发出砰的一声,骂道:“谁他妈是贾思文,给老子站出来!”

  老猫老猫,这人长得非常像猫,我几乎瞬间就认出来,看着他们这么多人,倒也不怕,毕竟这里是我们高一的地盘,谅他们也不能翻天,不过我还是悄悄让李雷给胖子他们打电话,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安排完,我直接站起身,笑道:“我是,想必你是就老猫吧?不知来我这儿?有何贵干啊?”

  那人见我站起来,瞪了我一眼,凶狠地说:“你就是贾思文?长本事了啊,都敢打老子的人了,你们,把那几个人给拖出来。”

  老猫的人,迅速从教室门口拖进来几个人,都是熟悉的面孔,是我们承诺保护的人,被打得鼻青脸肿。

  而我心里却是笑了,暗想这老猫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分明是来找茬,要打我们的话,早就开打了,何必装腔作势,和我做这番举动?

  他们此行,必定不是那么简单,肯定有别的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