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我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学校。

  起初林东他们还不答应,让我先把身子养好。

  但我把这事儿和他们一说,都默默答应下来。

  回到学校时,我捂着还有些发疼的肚子,坐在宿舍的铁架床上,面前全是要跟着我混的混子们的带头人,其余都在门口等候,塞满了整个宿舍走廊。

  会议,这是一场由我召集的会议,没想到我的影响力确实挺大的,很多混子都来了,还有些不相干的,都一一站在门外探头瞭望。

  在场的人并不多,除了我们的核心人物,林东,大炮,李雷,陈峰,杨松几个,其他都是混子们的带头人,足足有七八人,高矮肥瘦,样样俱全。

  名字我大概都记得住,我首先打破沉默,说道:“今天我叫你们几个来,目的很简单,你们不是说想跟着我混吗?好,我答应你们。”

  “那敢情好,上次我和老强临时有事儿要回家,要不然我绝对是第一个冲!”

  “对,我和胖子,能跟着文哥混,那绝对是前途一片光明啊。”

  我看他们高兴得劲儿,心里暗感虚伪,不过我倒是没有点破,扬手示意说:“等等,你们先别高兴得太早,在这之前,我先和你们说一件事情,听完了,你们再做决定。”

  “啥事儿啊?文哥。”胖子疑惑地看着我。

  “对,什么事情啊?”老强也是同样。

  “实话和你们说,现在高一,剩下乔乔一家独大,想必你们也清楚,如果我们不联合起来,肯定会被乔乔当成垃圾处理,到时候散的散,被打退学的退学,但咱们要是联合起来,那就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只要能干翻乔乔,我们就是高一最大的势力!”

  这时胖子好像还有点不知所云,挠挠头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又和他们解释了一遍,说我的意思就是,把咱们的人都联合起来,对抗乔乔,拿下整个高一,只要乔乔一倒,咱们就是高一最强势力!

  解释完,我还顺带说了句:“我问你们,敢还是不敢?不敢的,可以马上给我走人,我不会拦你们,可这以后要有什么事儿,千万别来找我!”

  其实我这样做,用意颇深,算是把他们这些混子当枪使,当炮灰了,等乔乔对我下手,我也能有自保之力。

  这不能怪我心狠,谁叫他们之前一听我有难,就找各种理由推脱呢?别忘了,我是有仇必报的贾思文。

  还有一点我很清楚,他们如果真答应下来,跟着我,也会是真心的,随时有可能反水,说到底了,我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人多力量大,我也不求他们全都能动手,只要往那一站,气势就能吓倒一片人。

  很多时候,打架并不是所有人在打,更多的,是走过场,我很需要这种人。

  况且我也不信乔乔那边,全是敢打敢杀的混子,只要不超过三十个,我就有一拼的信心。

  “要动乔乔?这这这,咱们在一起能自保就行了吧?高一老大什么的,就别想太多了吧?”

  “就是啊,文哥!”

  这七八个混子,知道要动乔乔,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都来劝阻我,说联合可以,但别去争什么老大的位置。

  其实我已经快要发火了,这些人全他妈是窝囊废,碍于他们还有用,我迟迟没有爆发,忍着心中怒火,说道:“不敢的,可以走,我贾思文不送。”

  混子们一听,眼里都冒出喜色,兴高采烈地跟我道了声别,说不是他不敢,而是想要认真学习,他家里人还指望他考大学呢,说完就屁颠屁颠地朝宿舍门走去。

  他们的话语,如出一辙,基本上全是这么说,都说自己家里人要让自己考大学。

  我暗暗冷笑,不敢就不敢,还给我找什么借口,就凭他们流里流气的样儿,别说是考大学,下个学期能不能熬过去都是问题。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冷冷地笑了出来,开口让他们先等等。

  他们还想开门走人呢,听我这么说,都一一回头瞧来。

  我很需要他们,我是不可能放他们走的,不管真跟我,还是假跟我,我都需要他们给我壮场面。

  他们手里的人接近三十号,和我们联合在一块的话,是非常壮观的一道风景,别说是打了,就那么一站,学校里谁不屁滚尿流的?

  联合起来大大小小五十号人啊,我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放他们走?我有这么多人,乔乔那边想必也不敢贸然动手,因为乔乔不知道我的底,乔乔不知道我这里有多少人是壮场面,有多少人是真动手的。

  于是我威胁着说:“哼,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儿,市九中,每一次老大的毕业,都会经历一场腥风血雨,到时候整个学校都陷入争老大位置的境地,我看你们还怎么自保!”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这这这,文哥你是听谁说的?什么天下大乱?”胖子最为慌张。

  随着他的慌张,周围的数人也紧张起来,一一问我是从哪儿知道的。

  我再次扬手,止住了他们的吵杂,断断续续地说:“你们刚来市九中,对这些事情确实不清楚,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有人告诉了我,至于是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你们只要知道,我有内幕消息就行了。”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咱们要联合在一起,不仅仅有机会打倒乔乔,还有机会在那天来的时候,抢上一把市九中老大的位置,第一步就是当上高一老大,老大这两个字,所代表的的含义,想必你们也清楚,坐上高一老大,整个高一的混子,都为我们所用,谁不敢听咱们的?”

  “你们想想,他们距离毕业,还有一年,到时候我们都高二了,高一又来了一群小兔崽子,乱吗?乱,我话就说到这儿了,要不要跟着我干,就看你们自己了。”说完,我负手而立,背对他们,紧紧等着他们的决定。

  我表面镇定,内心却很是紧张,答案就在于他们的那张嘴,如果他们不答应,我可能会与高一老大的位置失之交臂,被乔乔弄得毫无翻身之地。

  如果他们答应,或许我还能和乔乔一战,一举推翻王林的阴谋,高一老大,甚至是未来的市九中老大,我都有机会争夺一番。

  一切的一切,就看我身后的几个混子了。

  他们没说话,我看不见他们,但能感觉到,他们和我一样,在反复思考着。

  林东等人也是沉默不语,坐在一边静静看着胖子老强几个。

  良久,一道憨厚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好,我胖子跟着文哥干了,妈的,老大啊,老大啊,市九中老大啊,哪个市九中的学生不想当啊?”

  “好,我跟着文哥干,为了老大的位置!”

  “没错,我也决定了!”

  一个,两个,三个….我以老大为诱惑,刺激他们的欲望,渐渐的,胆怯的他们被这股欲望冲破了惊怕,一个个都战意昂然,纷纷答应下来。

  至于他们能不能像李雷林东他们一样,能拼命,我就不清楚了。

  人总算是在我的威逼利诱下,联合在一块了,以后肯定少不了摩擦,男人嘛,有酒就能成朋友,为了能更好的接触,我拉着他们一帮人,还有我自己的人,浩浩荡荡穿过学校,去到了外头的饭馆。

  刚到饭馆门口呢,这饭馆老板就见我们这么多人,就迎了出来,一惊一乍地走到我面前,还喊我大哥,问我是要吃饭还是要干啥。

  我笑笑,说我不是来砸场子的,就是单纯带着兄弟们来吃饭,你别怕,把饭馆里的好酒好菜都上来。

  饭馆老板这么一听,才松下心来,吆喝着对身后的服务员说:“你们几个,快回去让厨师们下菜,可不能怠慢了这么多兄弟啊!”

  胖子,老强这些人也乐了,一路上都在叫唤,来到这儿更是叫唤个不停,一个劲儿地说我大方,豪气,各种奉承的话响彻于耳。

  y最@W新章''节&a上y酷‘匠=(网!!

  当我们一帮人坐下来,分了好几桌的时候,胖子跟老板点了很多啤酒,还亲自给我倒酒,要跟我碰杯。

  我不怎么会喝酒,但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儿,我也不想闹出什么尴尬,一口喝下,那种苦涩徘徊在我的舌尖处。

  胖子也哈哈一笑,喝下一杯,坐下来说:“文哥,豪气,真他妈豪气,说干就干,不过文哥啊,我刚才坐下来,就被一件事情堵得慌,也不知道在这么多兄弟面前,该不该说出来,就是怕有点伤和气。”

  “有话,你就直说,别憋在肚子里。”我放下杯子,想着他会问什么。

  “那成,文哥啊,明面上,我们是跟你的,不过嘛,我想了那么一会儿,发觉不对劲儿啊!我们这边人多,虽然都是分散的,但总归来说,人比你多,为什么要我们跟你,而不是你跟我们?呵呵,所以我想在今天,问问你。”

  胖子的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说到这儿,还故意倒了杯酒,灌了一杯才说:“咱们这么多人联合在一块,这老大的位置,究竟该谁来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会议,口语化自然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