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很是疑惑,冰冰有床好好的不睡,跑下来干嘛?细声问道:“冰冰,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你不上去,我就下来陪你一起睡地板!”冰冰把热脸都贴在我后背上,感觉暖暖的。

  我有些惊诧,更多的是一种感动,便张开嘴问:“你不是说你害怕吗?”

  “….我是害怕,但我不想你大冷天的还睡地板,要睡,我陪着你。”

  有些事物,有些感动,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这一晚,我顺着冰冰的意思,回到了床上,我还说了句男人普遍都会说的话:“我就这样,什么都不干,你放心。”

  ……。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便带着冰冰回到学校,买下的情侣手机,我也是揣得紧紧,生怕丢了。

  至于我们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发生过什么,除了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但当我回到学校,站在宿舍面前,看见里面凌乱不堪的景色时,所有的好心情,在这一刻,都被破坏了。

  深凹的铁门,移位的铁架床,肮脏的床铺,散落一地的生活用品,地面渗人的丝丝血迹,负伤倒地的李雷,我瞬间明白过来,李雷他们出事儿了。

  我来不及多想,心肝提到嗓门眼上了,非常着急,大喊一声雷子,就直接冲进宿舍,将他给扶起来。

  李雷看起来很不好,流了一脸血,脑门上还被人开了个口子,整个人都陷入昏迷,我怎么喊都不醒,紧张地把他背起,直奔离宿舍不远的医务室。

  我背着昏迷的李雷,心里愤怒到极点,咬牙切齿的,别提有多恨了,心里想着,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竟然把李雷打成这样,还有林东他们,都哪里去了!

  到了医务室,我急忙让之前的那个男医生看看李雷的声势,他看了两眼,说伤了脑袋,而且身体也有伤势,以医务室的设施,最多是缝合一下伤口,具体有没有内伤不知道,最好赶紧送医院。

  我顾不上那么多,让医生先把伤口缝好,然后再送,李雷却突然醒来,躺在床上,摇晃着脑袋,抓住我的手说:“蚊子,我没事儿,就是疼,刚才就是疼晕了,快,快去救人,晚了就来不及了,他们都被抓在操场后头的学校仓库里了,快去,他留下我,就是要让我转告你,他要你一个人过去。”

  “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他是谁?”

  “雷子?雷子?”

  我又急又怒又忧,很想问出个结果来,无奈李雷再次昏迷过去,无论我怎么喊,还是无法醒来。

  他伤成这样,那么依照他说的话,被抓走的林东等人,又会怎么样?

  我压根没有一点时间去多想,既然李雷没什么事儿,我只好交代一下医生,替我照顾好李雷,便快速离开,朝着操场后面的学校仓库飞奔而去。

  可是走到一半,我又掉头,着急地往正在上课的高一教学楼走。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他指名道姓要我一个人过去,那我真一个人去了的话,等于是自投罗网,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必须做出万全之策,我不能冲动!

  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兄弟们都被那人给抓在学校仓库了,就等着我过去送死,虽然我没有什么信心,但还是抱着一丝信念,去喊人,希望那些混子,能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站出来。

  刚巧是下课时分,我来到高一教学楼时,来来往往的都是混子,我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都是前些日子想要跟我的人,见我来了就走过来和我打招呼,还问我这么着急做什么。

  @@酷N!匠w网+永}久“s免'x费L看8小-}说%^

  我说:“雷子林东他们出事儿了,你们要想跟我混的话,就跟我走!”

  “文哥?出什么事儿了?”

  “具体我也不知道,可能要狠狠打上一架,林东他们全被抓走了,生死未卜!”

  “啊?文哥,我妈刚打电话来了,让我回家一趟。”

  “对,刚才我爸也来电话了,说他生日,要我现在回去。”

  …..。

  原来都是些口是心非的家伙,这些话就明显就是假的,既然他们不愿意帮我,我也不会勉强,直接找另外的人,但结果还是不变,一听是要打架,雷子他们都出事儿了,就各种找借口。

  我心灰意冷地行走在高一走廊,企图能找到几个能帮我救出林东的人,却一个都找不到。

  时间不多了,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得加倍珍惜,否则林东他们可能会有危险。

  就在我拽紧拳头,咬牙下定决心要自个闯一闯的时候,大炮急急忙忙地带着七八号人,出现在我面前,问道:“文哥,雷子他们是不是出事儿了?我刚才去你们宿舍一趟,发现乱糟糟的。”

  “对,出事儿了,雷子被打进了医务室,林东他们不知道被谁给抓进学校仓库了,你们敢不敢跟我一起去救他们?”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大炮。

  大炮出乎意料地瞪大双眼,有点生气又带点惊讶地说:“什么?林东他们被抓了?救,必须救,这事儿谁他妈干的?靠,先救人,咱得加快脚步,边走边说。”

  我应了声好,很感动,原来到这种时刻,只有大炮愿意出来帮把手,于是便他们快步走着,也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告知于他。

  为了能救出林东等人,我让大炮他们在仓库外面守着,到时候听见我的喊声,就冲进来救人。

  除了这个方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总不能贸贸然和大炮他们一块冲进去,我们现在是处于被动,一切都要听别人号令,不然林东他们或许真的会有危险。

  仓库几乎是封闭的,没有窗户,只有屋顶上的通风口和一扇大门。

  在我们的快速跑动下,仓库距离我们是越来越近,我心里却替林东他们捏了把汗,真心怕他们会出什么幺蛾子。

  大炮根据我的方法,都在地上操起了石头,板砖,分散在大门两边,随时听我号令。

  我看他们准备得差不多,点点头,心情沉重地推开大门,一步步走进漆黑的仓库里。

  我刚进来,门就突然砰的一声被关了,一时之间,我看不见眼前任何事物,又黑又闷,甚至隐隐间还有点瘆人,我的双眼,久久不能适应这种瞬间从光明进入黑暗的转折。

  砰!!!

  身处黑暗的我,后背被人给踹了一脚,一下没反应过来,扑倒在地,我看不见是谁,因为实在是太黑了,只能摇晃着起身,骂道:“谁,你他妈的谁,竟然敢对我兄弟动手!”

  “哈哈哈,贾思文啊贾思文,死到临头了,还敢和我拽,真他妈傻,还来自投罗网,你们几个,先把他打一顿,泄泄气,但别打死了啊。”这声音很是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

  砰!!!

  恍然间从四面八方从来五六个人,对着我就是一顿揍,那拳头钢管打在我身上,是火辣辣的疼,我根本看不清是谁,也躲不了,只能继续骂着,骂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把李雷打成这样,为什么要把林东他们给抓了。

  “好了,够了够了,你们几个住手。”刚才发话的人,再次说道。

  打我的人止住了拳脚,渐渐适应黑暗的我,倒在地上看见他们的脚步渐渐离我远去。

  我缓缓从地上爬起,浑身疼痛,还没来得及站好,半弯身子的我,就见到有人把一个东西扔在我面前。

  我定睛一看,这赫然是我最为熟悉的,蝴蝶刀!

  “这是在你宿舍,无意间看到的,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你这些兄弟,全部废掉!”

  “第二,你自行了断!”

  我抬抬头,看了看前面说话的人,发现,竟然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