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王林,杀了王林。

  此刻的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杀了王林!

  椅子挥动着,以飞快的速度,直奔王林脸门,他的眼里再次浮现出那种对死亡的恐惧,双眼不禁瞪得巨大。

  我敢保证,这椅子抡在王林脸上,不死都得半残,我完全顾不上后果,我内心的欲望在告诉自己,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就什么都一了百了,给爷爷报仇了!

  椅子距离王林越来越近,五十公分,四十,三十。

  我心里疯狂到极点,眼见着就要触碰到王林了,想着大仇终于得报,爷爷也算是死而无憾了,椅子却忽然被一个身高八尺的保安抓住,动弹不得!

  我还想放下椅子,一脚揣在王林的肚子上,这保安不给我机会,反过来一脚踹在我身上,那力气非常大,我果断倒地,疼得我黄胆水都差点吐出来了,连起身都有点困难。

  “两个小兔崽子,年纪轻轻就学人打架,还好没损坏公物,这次看你们俩年纪小,我就算了,不然肯定把你们抓到少管所里关着!你们几个,把他们一个拉到街头,一个拉到街尾,别让他们接触,赶紧的,还有你们你们,围观的,都给老子散了。”

  保安就像个老大,在指挥着现场工作,群众们纷纷散开,我和王林都被分开拉走,冰冰也是紧张地跟在拉着我的保安身后,手里还拿着那付了帐的情侣手机。

  我很不服气,这次没把王林给弄死,心里是万般不服气,被人侮辱的滋味,更是让我咆哮起来,把渐行渐远的王林,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可是王林却没有说一句话,就算是离得再远,他都没说话,只用那种阴险,狠辣,狡猾,无耻的表情看着我。

  又是这种表情,我最恨的,莫过于此,暗暗发誓,下次要再看到王林,我发誓一定要弄死他。

  我想起王林那句,我爷爷该死,是乞丐都该死,内心就恨得不行,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王林尝遍千刀万剐的疼!

  “以后别闹事儿了,这不是你该闹的地方,走吧,这次就放过你了。”保安们一举将我扔在地上,其中一个还站出来说话,说完就带着人走了。

  冰冰紧张地把我浑身疼痛的身子扶起,问道:“文文,你没事吧?”

  我看了冰冰一眼,发现她眼角边上还是湿润的,显然是方才哭过,我不禁心里一疼,轻轻替她拭擦即将消散于无的泪水,说:“没事儿,咱们走吧。”

  可能是刚才我和王林下手都是非常狠,再加上那保安的一脚,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走路一拐一拐的,胃里一阵反酸想吐,最后实在是忍不住,让冰冰把我扶到路边的垃圾桶,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我弓着身子,一阵呕吐,吐得差不多的时候,后脑勺不知被什么湿润了,还以为冰冰又哭了呢,结果抬头一开,发现朦胧的夜里,下起了细细小雨。

  我简单地擦了擦嘴,带着冰冰去避雨,哪里知道这雨,越下越大,强风也是阵阵袭来,这是暴风雨来临的节奏。

  步行街离学校有十分钟的路程,依照这个状况,回去是不太可能的了,我也不想冰冰被雨淋了,正巧我们避雨的地方,是一家宾馆,索性就说:“冰冰,咱们今晚别回去了吧,这雨太大了,而且我也不太舒服,可能走不太动,就在这住一晚吧?”

  我跟冰冰说的,都是老实话,我确实是很不舒服,不说保安的那一脚,就王林拿椅子砸在我脑门上的那一下,我脑袋到现在都还有点晕乎。

  冰冰知道我不太好,也没管太多,扶着我就进了宾馆,只是面对前台,那句要开什么房,冰冰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不敢说出来。

  女人家家都是害羞的动物,关于这点我也明白,忍着脑袋的晕乎,胃中剩余的翻滚,说道:“单人房,赶紧的,再慢我都要躺在这儿了!”

  这前台的人没说什么,直接就让我们进去了,也没跟我要身份证。

  当我进到房里时,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一股脑倒在床上,连翻身都无力,休息了好一阵子,看着冰冰给我又倒水,又擦脸的,这才缓过劲儿来。

  我缓缓靠在床头边上,心里恨得很,不由得一拳砸在床上,大骂了王林一顿!随后才把视线放在安静的冰冰身上。

  我看她坐在床边椅子上,一动不动,脸上略带紧张,忽然觉得她好生奇怪,便问:“冰冰,你怎么了?”

  “没,没事儿,我就是没来过这种地方…有点害怕。”冰冰轻轻搓了搓手,好像真的有点害怕。

  不过我不清楚她怕些什么,我不是在这儿吗,她还怕什么?索性准备下床。

  最…s新.章节B上◇酷匠/C网p

  这脚还没落地呢,冰冰就紧张地站了起来,喊道:“你,你,你别过来,我爸爸说,来这种地方,都是干坏事的,你别过来,我害怕。”

  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原来她是怕这个啊,我压根就没这种想法好吧。

  但我决定还是逗一下冰冰,装作大灰狼的模样,邪恶地走下床,一步步朝她走去。

  冰冰被我吓得急忙后退,眼里充满了慌张,惊怕,手上放在胸前,不停地让我别过去。

  我哪里会听她的,继而走去,将她一步步逼到墙角,两个手搀着墙壁,不让她逃跑。

  冰冰被我吓得都快哭出来了,含糊不清地说:“文文,你要干什么,人家害怕,你这样看着我,人家迟早都是你的,你…”

  “文文,我爸爸说不可以这么早,能不能再等等。”

  “文文,我妈妈说女孩子不能够轻易…”

  “文文,不要这样看我好吗,我好怕这样的你。”

  冰冰已经语无伦次了,捂着胸口不断求饶,甚至是乞求,我听了她这些话,心里有点小失望,倒也没有多想,哈哈大笑道:“哈哈,逗你玩呢,瞧你那小样儿,吓得够慌的啊,好了,我去洗澡,今天晚上你睡床,我睡地板。”

  我话音一落,就转身走进了浴室,身后响起冰冰的声音:“贾思文,你坏死了,吓死人家了。”

  热水冲击在我的躯体,仇恨回荡在我的心中,王林,爷爷,这个纠缠了这么久的恩怨,我何时才能了断?我又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复仇?

  现在冷静下来,想起今天晚上的举动,我确实过于冲动,要真的把王林给杀了,我下半辈子算是毁了。

  为了王林,毁了一辈子,我认为不值得,而且我也会失去很多舍不得的人与物,冰冰,李雷,陈峰,林东,杨松…!

  值得吗?真的不值得,除非我能悄无声息地杀了他,就像侦探电影里的杀人凶手一般,布置出一个让人无法看透的现场,不留下任何线索。

  可这是不切实际的,我智商还没高到这种程度。

  我想不通,真的真的想不通,只好把这事情暗暗放在心中,我永远相信一句话,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我相信王林,他总有被我抓住把柄,痛不欲生的一天。

  夜,渐渐深了,我在房间的衣柜里,找到另一张被子,卷在身上就倒在地板上睡了,而冰冰则是一惊一乍地在床上躺着。

  可能是冰冰不忍心看我这么凄凉,睡地板吧,在黑漆漆的房里,问我要不要上去,还不止问了一遍,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让她害怕。

  但没过多久,我就要入睡的时候,朦朦胧胧中,赤着上身的我,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卷缩的被子里,忽然被拉开,钻进来一个人,紧紧地抱着我,那诱人的柔软,也深深印在我的后背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呵呵,本书的贴吧创建了,希望大伙儿都去关注一下,贴吧名是:不良之生存法则吧,直接在贴吧里搜索不良之生存法则就可以了,希望大伙儿都去点一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