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很在意她的话,还以为她开玩笑呢,笑着问她好点没有,好点就走吧,她却说不用了,让我先走,她已经叫她爸来接她回家了,一会儿就到。

  我也没多想,看她没什么事儿,也心安了,问候了两声,就独自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学校。

  时光飞逝,一眨眼两天的假期就过去了,学生们重新回到校园内,李雷他们也一个个来齐了。

  倒是李雷比较惊讶,也不知道我没有家,只能留在学校的事儿,拉着我到外边抽烟,问我什么情况,这么早就来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不愿意诉说的悲伤秘密,但李雷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兄弟,我怕到时候又会产生什么误会,便把自己家没了,还有过往的记忆,都统统告诉了他。

  李雷没有说话,而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烟抽了一根又一根,每每说到最痛苦的地方,他都会拍拍我的肩膀,示意让我振作起来。

  当我把所有经历都说完后,李雷叹息道:“没事儿,没了家,你还有我,还有林东,陈峰,杨松,还有咱们这么多兄弟。”

  此刻的我,感动得一塌糊涂,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只好感动地点点头,和李雷一同走回宿舍。

  但回到宿舍,我们却意外见到两个背影,在整理床铺,显然是要住在这儿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谁呢,认真一看,发现竟然是陈峰,林东两人!

  陈峰转身,发现目瞪口呆的我,笑嘻嘻地走过来说:“文哥啊,刚才见你和雷子在商量大事儿,我们就没过去打扰你了,哈哈,和你说件事儿啊,我和东子,都转到你班上了,以后就和你同一个宿舍,同一个班。”

  “林东,真的假的?”我不太相信,看了一眼刚整理好床铺的林东。

  只见林东点点头,不冷不热地说:“真的,原本跟着我的人,都被打退学了,宿舍就我一个人,一点意思都没有,连个鬼影都见不着,索性就和峰子搬过来了。”

  “哈哈,那实在是太好了,咱们以后都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兄弟,这些都是我的兄弟,可以连命都不要的兄弟,我真的激动了,不由自主地将大伙儿都拉在一块,痛痛快快地聊着,抽着,疯着,打闹着,这仿佛是我悲催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美好的青春。

  夜渐渐深了,然而我们却没有睡,因为不断有人来我们宿舍,不是来捣乱,是来道歉,来表示诚意的。

  上次那件事情,让他们误会了我,也让他们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不少混子主动来道歉,更有决定要跟我混的混子。

  有的说我忠肝义胆,有情有义,高一很多人都看在眼里,还好的说,凭我敢只身一人冲进人群救林东的勇气,就值得让他们跟随。

  我没想到让刘翔在校门口这么一跪,竟然取得了如此效果,混子们一一来向我道歉,不少的零散势力,小到三五人,大到七八人的,都过来向我示意,决定要跟着我混。

  我大概算了一下,这大大小小要跟我混的,居然有接近三十号人!

  R酷)%匠《i网_正版rk首%'发

  这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有这么多人,在学校不敢说称王称霸,至少在高一里,能够横着走。

  我很需要这样的一股势力,南哥离校在即,到时候必然又是一场风云大战,我要在这之前,做好万全的准备。

  但这里面,不乏有跟风的墙头草,我和李雷他们没打算立马答应下来,都一一记好了这些人,几乎听到我们决定的混子,都说没关系,他们都等着,只要有什么差遣,他们肯定是第一个到。

  这样的话,我自然是不会真信,计划着等日后再慢慢观察,时间久了,便能见人心。

  不过这里面,倒有个令我影响深刻,他叫展辰,手里有七八号人,外号叫大炮,这个外号的由来,李雷告诉我,主要是展辰经常吹牛逼,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个外号。

  而且这个大炮,可从来没和任何人闹过别扭,和很多高一混子的关系,包括李雷他们,都非常好,尤其是那嘴巴,简直能把死人都给说活了,做人也颇为仗义。

  问题是,我有点受不了,他一来到我们宿舍就在吹,一个劲儿地说,包青天的护卫展昭就是他老祖宗。

  虽然很快就和弟兄们打成一片,派烟吹牛打屁的,但我比较害生,短时间内接受不了。全部人,也数我最冷漠,他还说我不愧是文哥,有大哥风范,什么时候都能保持镇定。

  甚至他临走前,落下的话,更是夸张,说谁对文哥不敬,就说和他大炮过不去。

  我不知道他是花言巧语还是怎么的,总而言之,一句话,日久见人心,等哪天我有难了,那些敢站出来的,才是真心想跟着我的,现在说得再好听,也不管用。

  接下来的几日,日子过的那是相当的平静,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混子来我们宿舍,想尽一切办法,和我们打好关系。

  这方面的东西,我不太会,人际关系什么的,我最难搞定了,从初中的时候就这样,不善于和同学们玩耍。

  以至于我把事情全权交给李雷他们打理,让他们看着办,先别答应下来,谁真谁假还不一定呢,咱必须要找到不会临时反水的兄弟。

  …..。

  自从进了市九中,我就很少和冰冰在一起,几乎每天都在打架,厮混,连学习都放下了,现在想想,好像有点冷落了她,便在白天的时候,和她约好,晚上出来溜达一圈。

  说是说溜达,其实就是谈恋爱,牵牵手什么的,在市九中这样的多了去了,晚上那操场上,遍地都是情侣,早就见怪不怪了。

  冰冰听到我约她出来,别提有多高兴了,一个劲儿地说好,还和我说,她生日马上就要到了,问我有没有什么表示。

  我还真不知道冰冰生日,内心的亏欠就更重了,我作为男朋友,连女朋友的生日都不知道,这也太不称职了,决定今天晚上带她出去好好吃上一顿,毕竟南哥留了钱给我,买个生日礼物给她也好。

  不过礼物这个问题,倒是难倒我了,回到宿舍统统问了一遍,让大伙儿给我出主意,全都说不知道,没经验。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晚上了,我那是着急得不行,在宿舍里转了好几圈,转得他们也跟着我着急。

  咯吱!!!

  宿舍门被人推开,忽然走进来一个人,我双眼一瞧,这不是大炮吗?

  我想着大炮这人嘴还挺能说的,估计主意肯定不少,趁着他还没坐下和李雷他们聊天,我就把他拉出了宿舍,这回就当是病急乱投医了,希望他能给我出个好主意吧。

  我把大炮拉出宿舍,走到楼梯间,他就开口:“哎,文哥,啥事这么着急啊?”

  “大炮,帮我件事儿!”我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很认真地看着他。

  大炮愣了一小会,随之反应过来,豪爽地笑着说:“没事儿,包在我身上,你说就是!”

  “我女朋友要生日了,你帮我想想送什么礼物好?”

  大炮听了我这话,捏着下巴,玩弄着他的小胡子,眉头紧皱,说道:“文哥,送礼物很简单,这种事儿我最拿手,只不过文哥你不一样,这肯定得送别出心裁,又能有益自身的礼物,文哥你身上有没有缺的东西?”

  “缺的东西?也没什么缺的,好像就少了部手机,一直没去买。”

  “那还想啥?赶紧买呀,和嫂子一起买部情侣手机不就成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主角要破处,你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