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挑衅着,叫唤着,咆哮着:“来啊,看什么看,贾思文你敢弄死我吗?”

  我忍不住了,随手抓起一个点滴瓶子,就狠狠砸在他脑门上,就算是碎片刺进手掌,我仍拿起另外一个,疯狂地砸!

  “老子让你拽,让你嘴硬,我不敢弄死你?好,你看着!”

  砰!!!

  “啊…疼,别砸了。”

  砰!!!

  “啊…”

  砰!!!

  “还拽吗?你倒是拽啊!”

  砰!!!

  宣泄,疯狂的发泄,我的血,刘翔的血,混合在一块,湿润了床头,刘翔被砸得脑门都开了花。

  但还没昏迷过去,脸色煞白,眼神恐惧地看着我,不敢开口,浑身都在发抖,仿佛见到可怕的事物般。

  我还想操起瓶子砸,李雷他们却死死拉住我,说我手受伤了,赶紧包扎一下,别再砸了,待会不好办事儿。

  我看目的也差不多达到了,刘翔被砸的迷迷糊糊,非常恐惧,索性就停手,把手里的玻璃碎片拔出来,再用纱布随便包扎了两下。

  这时的刘翔,已经流了一脑袋血,要走在街上,肯定会被人当成犯罪份子,再加上他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十足就是干了坏事想逃跑的人。

  于是我说道:“你倒是开口啊,你不是说老子不敢弄你吗?呵呵,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带走冰冰,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趁着快下课,你和我们去校门口,跪着认错,说那件事情是你干的!”

  刘翔急了,立马清醒过来,忍着疼痛,连忙说第二个第二个,第一个他可能会被人给打死的,他还不想死,不断地求我饶了他。

  我没有理会他的求饶,继而问他是不是确定要第二个,他很确定地点点头,说只要不死,什么都行。

  我看他这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说:“这可是你说的,待会可别后悔!小松,上手术刀!”

  杨松也跟着我,咧开嘴一笑,屁颠屁颠地从医务室里拿了把手术刀给我,我比划了两下,这刀子薄得就跟张纸似得,太利了,我毫不怀疑一刀就能把刘翔的肚皮割开!

  而刘翔见我拿着手术刀上下比划,顿时就吓倒了,结结巴巴地问我,想要干什么。

  我还是在笑,透过反光的刀面,我发现自己的笑容,竟然是无比狰狞的,连我自己都感到自己很可怕!

  不过我还是按照计划执行,让杨松把冰冰送到外面回避,然后说道:“雷子,把刘翔的裤子给我扒了!”

  “别,别别,文,文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刘翔都快要吓死了,不停地摇着头。

  酷y#匠$网;首发

  我还是比划着手术刀,一边笑,一边吓唬他说:“别?这可是你自己说要第二个选择的,死嘛,自然是不会死,不过对男人来说,这比死还难受,恐怕这一辈子,都碰不到女人喽!”

  刘翔听完我这么一句话,顿时明白了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就是割掉命根子!哭爹喊娘地求我不要割掉,不要割掉,这样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还是没有理会他,其实我压根就不打算割了他,这么做,是为了更深层次地吓唬他,让他主动选择认错,并诚恳地认错,永远永远害怕我,永绝后患。

  可是这裤子还没扒,刘翔就紧张地哭着说:“别割,别割,哥啊,哥啊,求您饶了我吧,我选第一个,第一个,我认错,我认错,我跪着认错,我再也不敢了。”

  刘翔还真经不起吓,我这刀还没下去,裤子还没扒呢,他就泪流满面,各种求饶,选择认错了。

  既然是这样,我也怕把刘翔给吓得精神失常了,毕竟这事儿,一般人还真承受不起,要是真吓傻了,不但毁了计划,以后在学校还难混,想也不想,就把刀子一扔,让雷子林东两人,给被吓得像一滩烂泥似得刘翔松绑,然后扛出医务室。

  为了避免某些不必要的混乱发生,波及到冰冰,我让她回宿舍,还是强制态度的,不由得她不听,把恋恋不舍的冰冰,给遣回了宿舍。

  我们一行十四人,我,林东,李雷,陈峰,杨松等人,还有虚弱无力的刘翔,大摇大摆地走向校门口,要是这个计划成功了,那我们真的没有后顾之忧了,和高一混子们的误解,也能解开。

  当我们扛着刘翔,一步步来到校门前的时候,正巧响起了星期五下课的铃声,这仿似一种终结,这几天一切的终结!

  各个年级的学生们,一个个都从各自的教学楼上下来,校门口几乎在这么几分钟的时间里,被挤个水泄不通,然而我们也成了焦点。

  今天的事情,闹得实在太大,可以说是高一大战,南哥的出现更是惊动了整个学校!

  原本该下课回家的学生,看到我们,没有一个离开,全都站在校门口,静静地看着,当然也有高一的混子,要不是发现我们身边还站着刘翔这个人,恐怕早已是打成一片了。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人都快站满了,只要刘翔这么一跪,立马就能传遍学校。

  想着就让林东把浑身发抖的刘翔给放了下来,轻轻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说:“刘翔,人都来齐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敢在这儿说我们一句不是,联合他们来弄我,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能你还很疑惑,我们为什么手脚都没断是吧?我实话告诉你,今天是南哥亲自救了我,所以,你别想反抗了,接受现实吧。”

  我说这话也是有原因的,这么多人,难保刘翔不会反过来对付我们,现在他的话,就是至理名言,高一的混子谁听了都信。

  好在我说了南哥两个字,才把刘翔给彻底震住,他一脸绝望,摇摇头回应我,说他服了,真的服了,就没遇过我这么好运,后台这么大,还这么聪明,这么疯狂的对手。

  说着,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了下来,为了不被我割掉命根子,竟甩了自己一耳光,喊道:“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高一的同学们,其实打你们的事儿,都是我指使干的,不关林东的事,我还安排别人在外面故意挑衅他,特地报了警,把他抓进了少管所,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干的,我不是人,我是人渣!”

  刘翔轻轻回过头来,问我这样行了没有,他怕待会别人会把他给打死。

  周围的人貌似还有些没听到的,我让刘翔重复几遍刚才的话,要是不说我就废了他,下半辈子别想那啥了。

  刘翔好像对命根子特别看重,纵然面对这么多人,怕得不行,可还是忍了下来,说只要我不废他,别说是跪,让他吃屎都没问题!

  又是一轮认错,混子们开始惊讶,甚至是愤怒,不少都拽紧了拳头。

  就在刘翔的人出现,想要救下刘翔时,众人终于怒了,有一个带头人喊着说:“就是他们这群王八蛋,让我们误会了我和林东,原来一切都是他们干的,太他妈不是人了,还背叛兄弟,狗日的。”

  一片黑压压,充满愤怒的混子们,成功被我,将愤怒转移到刘翔身上,连带他手下的人,都被揍了,打得非常狠,五六个人打一个,场面非常壮观,后来人实在太多,我们都被挤出马路边上了。

  ......!

  星期五,阴天转暴雨又转晴,我在市九中大门,前面是浩浩荡荡的一片人,我的心得到了发泄,我看着误会被解除,刘翔被围打,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落下的夕阳,画上了个完美的终结。

  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经历过最多痛苦和快乐的一天,我永远记住了它,并把它取名为“星期五大战”,以此警示自己。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我的举动,竟然招来了另外一股强大势力的挑战,就连南哥,都要避让三分!

  市九中能有我的一席之地吗?

  我能顺利当上高一老大的位置吗?

  面对即将毕业离去的市九中两位老大,重新陷入老大之争的校园,我能在这个残酷的地带,存活下来吗?

  我不清楚,只能一步步,继续往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这是17号的,也就是今天晚上的,过了0点就是昨天晚上,23:15分才写好,不知道能不能过审核,要是能过,大伙儿就能看到,要是不能过,就得明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