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杨松那较为瘦弱的身影!

  今天实在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儿,太多太多的痛楚。

  iu酷Y/匠P网正7版¤首√%发9w

  践踏的屈辱,胜利的喜悦,失去的纯洁,让我不断在天堂和地狱,喜与悲之间徘徊,一时之间无法反应过来,继而愣在原地。

  当杨松来到我身前,再次说冰冰找到了,我才猛然惊醒,紧张地抓住杨松的肩膀,摇晃着他的身子问他冰冰在哪儿,快告诉我,她有没有受伤害,还有刘翔那个王八蛋在哪儿,我要杀了他!

  杨松貌似被我抓得很疼,脸都有些扭曲,连忙让我先松开他。

  我忍住心中的冲动,缓缓松开杨松,再问他冰冰在哪儿。

  “文哥你别着急,嫂子没事儿呢,其实我们早就找到了,主要是你跑得太快,连影子都见不着,我们都找你找了大半天,大伙儿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杨松好像被我抓得很疼,轻轻用手揉着肩膀。

  我听了杨松一席话,心中的担子依旧没放下来,慌张地问他是在哪儿找到冰冰的,是不是在学校外面的宾馆。

  杨松故弄玄虚地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说:“没有,是在学校找到的,别担心,唉,文哥,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件事情,咱得谢谢一个人,算了,咱们先去一个地方,刘翔已经被咱们抓住了,在那儿五花大绑地捆着呢,就等你回来收拾他了,赶紧的,趁现在他手下不知道刘翔在咱们手里,先回去再说。”

  “好!”我没有多想,应了杨松一声,就跟着他走回学校。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冰冰到底怎么样了,听杨松的口气,好像没什么大问题,还有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去处理.虽然混子们被南哥给赶跑了,但是,高一混子的心里仍把我们当成仇人看待,这件事情要不处理好,以后很难继续在学校走动!

  想着想着,我的脑海忽现一道灵光,暗暗把这个计划放在心头,等看到冰冰后再执行这个计划。

  而且这个计划,我越是想,就越是爽,或许这是唯一能让刘翔品尝痛楚的方法了。

  跑着跑着,我觉得杨松的方向不对,怎么不是去宿舍,而是去,医务室?

  我细细一想,可能是为了避嫌吧,免得再次招惹那些,无纪律无组织无带头人的混子。

  此时天色接近放学时段,雨也停了,云消雾散后出现的骄阳,照耀大地,仿似给予了我最后的希望。

  我真的希望,冰冰不要出事儿,我不想她出事,也不愿看到她出事,她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那个纯洁无暇,飘逸动人的白天鹅。

  大概跑了十分钟,我才快要到医务室的大门,远远就看见李雷林东等人还有冰冰俏丽的身影,全在站在里头,甚至我还看到了陈峰,最为惊讶的,就莫属被五花大绑,捆在病床上的刘翔了!

  我心中又喜又忧,索性加快脚步,来到医务室门前。

  冰冰是最早发现我的,一见我来了,也不顾及兄弟们还在身边,一股脑地就扑到我怀里,还哭了起来,紧紧抱着我,哽咽地说:“文文,你终于来了,今天吓死我了,你一下午跑哪去了啊,担心死我了。”

  冰冰哭泣的模样,甚是让我心疼,不禁伸手在她眼角轻轻拭擦眼泪,说道:“没事儿,我以为你在外面,就出去找你了,别哭了,我还在呢,再哭就不漂亮了哦。”

  “嗯,不哭了,文文,咱们得谢谢陈峰,是陈峰救了我!”冰冰止住了眼泪,把头一转,看向了笑嘻嘻的陈峰。

  我搂着冰冰,走到陈峰面前,指着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五花大绑的刘翔,问他这是什么情况。

  陈峰哈哈一笑,好像和李雷他们走到病床前,用手在昏迷的刘翔额头上敲了敲,说:“今下午,我正巧出来,看见这个什么刘翔,对吧,拉着冰冰,还动手动脚的,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什么好货,索性就把他给揍了,没想到他这么渣,我伤还没好透呢,就被我给揍趴下了,后来我找你找不到,就把李雷他们给找来了。”

  他的意思我懂,冰冰在这儿,他也不好说得太明白,直接点说,就是这厮口味独特,想玩野外战,碰巧经过医务室,给陈峰看见了,还没下手呢,就被陈峰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给揍了!

  我认为,不管陈峰现在还喜不喜欢冰冰,他作为我的兄弟,都有必要教训刘翔一顿。

  他果然没令我失望,我看着绑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刘翔,心里简直就是爽到爆,没想到这个王八羔子,还有今天!

  我没有趁他昏迷去揍他,因为暂时已经没有必要了,我心里有自己最泄恨的计划,这回一定要让他尝尝,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痛!

  我轻轻回过头,和李雷林东他们都把这个计划的详细步骤都说了一通,。

  这个计划非常狠,刘翔可能会死,但李雷他们听了,还是直呼爽快,说什么现在都不敢回宿舍了,一大波人在宿舍守着我们呢,要是回去,立马就会被人打,不过有了我这个计划,一切都好说。

  这个计划的前提,就是要让刘翔屈服,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服,也不论他服不服,我都会用自己的手段,强制征服!

  我回头对杨松说:“小松,去端盆水来,把这货浇醒。”

  “好嘞,等着啊!”杨松知道我的计划,亢奋得不行,屁颠屁颠地就跑去找水了。

  这时沉默不语的林东开口了,问我这么做,会不会有些不妥。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问我能不能放过刘翔,我知道,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到了这副田地,仍旧不愿意去伤害这个曾经交心的兄弟。

  但是!

  人不狠,站不稳,历尽屈辱的我,深深明白这个道理,谁敢伤害自己,那就十倍偿还,更不用说背叛,拿自己当枪使的兄弟!

  我态度很坚决,并和他说了这个道理,他听了,默默低下头,继续沉默不语,仿佛是默认了我的计划。

  “水来喽,大家闪开!”杨松端着一盆水,急忙忙从门外进来,我们顺着他的话,闪到一边。

  只见杨松盆里的水一泼,冰冷的水瞬间染湿了刘翔整个身子。

  他浑身发颤,随之醒来,害怕地看着周围的我们,原本气焰嚣张的他,顿时就成了缩头乌龟,畏畏缩缩地说:“文文哥,别打我,我不敢了,放过我好吗?东,东哥,你快帮帮我啊,你看我脸上的伤,你怎么忍心我再被打,我可是你兄弟啊!”

  我在一旁看着,林东生气了,确实很生气,不是生我的气,而是生刘翔的气,抬起手,狠狠地一耳光就抽在刘翔那张臭脸上,疼得他那是哭爹喊娘的。

  “到现在还跟老子说这种话,老子有你这样的兄弟,简直就是瞎了眼,到了八辈子的霉,贾思文,计划照办,办了他,妈的!”林东性格本来就暴,这会儿抽了一耳光,还想抽下去,我和李雷连忙把他拦下,免得又被他给抽晕过去。

  刘翔疼了没多久,也不喊了,抽搐着嘴角,那股狠劲儿又上来了,说道:“你们今天要不弄死我,以后我他妈就弄死你们,看着吧,今天要是放了我,指不定哪天我心情好,就饶了你们。”

  “你他妈找死。”杨松被激怒了,一脸盆狠狠砸在刘翔脸上。

  “弄死我啊,有种你们就弄死我啊!来啊!”刘翔还是再叫,不可抑止地叫。

  “别以为老子怕你们,来啊,别让我出去,出去就要你们好看!”

  刘翔说了好多狠话,说实话,要不是为了计划能够顺利执行,我早就把他给揍了。

  我比其他人更痛恨刘翔,这个王八蛋竟然想搞冰冰,我怎么能不恨他,事到如今还敢嘴硬,我着实是忍无可忍了,大不了换一下计划执行过程,先把他狠揍一顿再说,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

  我的计划很简单,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要他当着高一所有混子的面,认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