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最后的黎明

  刘海少年,横刀一出,傲视群雄,谁与争锋?

  浑然一体的气势,从身上瞬间散发出来,震慑全场,就连疯子哥,都要矮上一截。

  我被按在地上,已经看傻眼了,心里却很高兴,没想到在危难之际,南哥竟然出现了!

  而且我还听见鸦雀无声的周边,开始议论起来。

  “这个人是?”

  “嘘,小声点,你想死啊!他可是咱们市九中的老大,南哥啊!”

  “他就是南哥?霸气,太霸气了!”

  “可是,南哥,怎么会出现在这?”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

  当这些按住我的混子,得知面前此人就是南哥,渐渐松开按住我的手,缓缓站到一旁,一动不动,我还从他们眼里,看到了一丝不敢违抗的恐惧。

  李雷林东等人,也被松开,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尤其是林东,脾气暴得很,刚起来就要打,还好疯子哥及时瞪了他一眼,他才老老实实回到边上,否则场面说不定又会再次混乱。

  我心里异常喜悦,历经煎熬,最终还是解脱出来,不由自主地走到南哥面前,说道:“南哥,真是...”

  “你是谁?”

  南哥把手挡在我面前,出乎意料地把我说到一半的话给打断,其脸上冷漠的表情,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

  我有些不明所以,脑子里迷糊得很,感到非常尴尬。

  但南哥朝我偷偷眨了下眼,我就明白过来了,退到一边,将倒地不起的兄弟,从冰冷的地面扶起,不再说话,把剩余的一切,都交给他。

  就在我刚退下身不久,南哥就开口了,也没自己动手打,也没自己动嘴骂,就让闹事的人,自己扇自己十个耳光,不然的话,谁都不能离开。

  南哥虽然很少在学校里出现,可他的威名,早已传遍了整个市九中,我对这点很是清楚。

  明面上,市九中有两个老大,一个是姓刘的,一个是南哥,要较真的说,论势力,论人,南哥才是市九中最为强大的人,是实至名归的九中老大!

  所以他的话,没有人敢违抗,原本嚣张至极的混子们,都一一扇起自己的耳光子,害怕得不行,恨不得马上逃离现场,那扇耳光的声音,啪啪作响,震人心怀。

  这一幕是我完全想象不到的,比上次被数十个民工追杀还要震撼人心,我想无论是谁,此刻的心情都和我无异,教室里几十个混子都在扇自己耳光,谁能不震惊?

  我站在教室的角落里,搀扶着李雷杨松,大概看了一分钟,混子们都扇完耳光,脸上留下了红红的五指大印,留在原地,还是不敢离开。

  直至南哥带着人,转身走出教室,他们才悻悻离开,走廊上的人也是渐渐散去,教室顿时空荡得就剩下惊呆的我们。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南哥,面对这么多混子,仅仅说了两句话,就统统吓得屁滚尿流,尤其是杨松几个,一惊一乍地叫唤着,说原来这就是南哥,实在是太厉害了,在无形中将南哥的形象神话起来。

  众人又惊又喜,然而李雷却不是,在一旁沉默不语,我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结果他笑了声说我不厚道,不拿他当兄弟,一个劲儿地说我骗他。

  李雷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好兄弟,我怎么可能不把他当兄弟,抱着疑惑,我问:“雷子,我什么时候不把你当兄弟了?”

  “你还说不是,上次你还和我说,你不是疯子哥的弟弟,可是现在你看,你要不是他弟弟,他来救你干什么!”

  李雷貌似真的生气了,双手抱胸,一脸憋屈,杨松他们也凑近过来,问我为什么南哥疯子哥他们会出现,倒是林东最为淡定,趴在窗户上看着外景,紧皱的眉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而我这时才恍然大悟,难怪李雷会生气,这事儿我的确没告诉他,再加上那时候,我和疯子哥确实不认识,在经历了一些事后,才认识到他们,一时之间也忘了和李雷说。

  做为兄弟,必须坦诚相待,我也不想对兄弟有任何隐瞒,于是我将整件事情,一一交代给他们,比如怎么认识到南哥,怎么认识到疯子哥,最后我还附了句:“不是我不告诉你们,是真的没记起来,还有,我真不是疯子哥的弟弟,是南哥认了我做弟弟。”

  李雷听了,这才裂开笑容,笑骂道:“你妹的,我早就看出来了,就是想看看你愿不愿意老实和我交代而已,你瞒得过别人,可瞒不住我。”

  “可是,南哥刚才还问文哥是谁呢,文哥你怎么还说他认了你做弟弟呢?”最为疑惑的,要数杨松,那挠着脑袋的模样,甚是搞怪。

  我见状,不禁一笑,拍了下他脑袋,说:“其实我早就和南哥说过了,我不想依靠南哥的势力在学校混,他也尊重我的意见,可能这次实在是太意外了,没想到整个高一都乱了,他才会出现的吧,好在他当众问我是谁,这也算是告诉整个高一的人,他不认识我。”

  这么一说,众人才皆尽醒悟,可是李雷忽然的一句话,让我重新陷入急迫当中:“冰冰,蚊子,快去找冰冰,别让刘翔那王八蛋占了便宜,快,快快快,应该还没走远。”

  冰冰,对,没错,冰冰,我整个人都急了,暗骂自己怎么会这么笨,居然忘了冰冰被刘翔那王八羔子给带走了!

  我没有在教室里停留,以飞快的腿速,远远抛离李雷林东等人。

  冰冰会有事吗?冰冰的纯洁会被刘翔这个畜生给玷污吗?我不知道,但在一路上,我依旧是不停地想着这个问题,越是想,我就越着急,差点没蹦出泪来。

  我和冰冰是相互之间的初恋啊,我们彼此都是最纯洁的,那种初恋的爱,几乎爱到极致,我怎能舍得让她失去纯洁。

  刘翔不可能停留在学校,我觉得他一定在附近的宾馆,索性就跑出了学校,开始一间间宾馆地问了起来。

  “老板你好,刚才有没有见过一个男学生,带着一个头发很长很漂亮的女孩子过来?”

  “不好意思,没有。”

  “老板娘你好,刚才有没有见过一个男学生,带着一个头发很长很漂亮的女孩子过来?”

  “没有哦,我一直在这儿呢!”

  ……!

  lJ酷DG匠Q网永#p久h●免I◎费;c看)*小'说"0

  我的腿跑遍了学校附近的所有宾馆,我的嘴,问遍了所有的老板,却没有得到一丝冰冰的消息。

  天空不作美,恍然间下起暴雨,我还在找,不停地找,连餐馆,便利店,我都去问,就像个疯子一样,淋着大雨在大马路上跑来跑去。

  我的心在痛,很痛很痛,前所未有的痛,史无前例的痛,这种痛楚,令我窒息,令我揪心,令我在奔跑中流泪。

  我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雨越下越大,滴在我脸上,还能感到轻微的痛,可这怎能抵得过我心中那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饭馆,酒店,宾馆,保安把我当疯子处理,进都不让我进。

  我身心疲惫,心痛不已,身体再也无力支撑,一个踉跄,跪倒在地,终于忍不住心痛,在大马路边上,大声哀嚎:“啊!!!冰冰!”

  我最爱的人,为了救我,居然和其他男人...!

  哭?这宣泄不了我对失去冰冰的痛。

  眼泪?这无法填补我对刘翔的恨!

  我发誓,一定要弄死他!

  我不清楚自己在马路边上哭了多久,有很多撑着伞的行人,都把我当成了傻子,全是鄙夷的眼神。

  哭了,确实哭了,我当做全世界的面,哭了。

  在我眼里,我并不觉得自己丢人,因为我是个人,是个有感情的人!

  男人两行泪,一行为兄弟,一行为女人。

  在我哀嚎之际,感觉世界都陷入黑暗,绝望,痛苦时,身后忽然传来喜悦的呼唤声,仿佛是重回黑暗中的最后一道黎明。

  “文哥!原来你在这儿,我们找你大半天了,嫂子她,找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