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滚烫的心被阿翔激怒,长久以来积压的仇怨,也爆发出来,一拳就把阿翔给打翻在地。

  这一拳,仿佛是开战的信号,一大波人都挥着乱拳砸在我身上。

  我不仅替倒地不起的林东愤怒,我不仅替被冤枉的林东感到委屈,我更反感这种使奸诈手段的阴险小人,就像是至今我还未能报仇的王林一样,各种手段用在我身上,前途尽毁!

  我恨,我恨这种满肚子坏水的人,纵然有十数个人围着我打,我还是顺势压在阿翔身上,一拳拳疯砸在他脸上,这一刻,我仿似把他当成了那个拥有阴险笑容的王林!

  我不是超人,也不是钢铁侠,我的反抗,使得充满仇恨,充满发泄的混子愈加狰狞,五六个人把我拉到林东身边,一顿顿拳脚,钢管,板凳,狂打在我的身躯上。

  “蚊子!兄弟们,上,把你们文哥给救出来!”我被一伙人围着,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情况,而李雷的喊声,我却历历在目。

  舍身救你于火海之中的,才是真正的兄弟,并不是林东身边那种所谓的兄弟。

  但李雷即使进来,也无济于事,他们的人太多,很快,连带李雷都被浩浩荡荡的人打趴下,拉到我和林东的同一位置,杨松他们也是和我们一样。

  “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成群结队干的,今天全抓到了,不要放过他们!”

  “就是他们,打,往死里打!”

  面对丧失理智的混子,我无言以对。

  面对浩荡的人群,我也无力反抗。

  我很愤怒很愤怒,为什么这些人就不会理智点去想问题,这么容易就被人给骗了!

  我很想反抗,把所有不理智的混子,都给打趴下。

  这不现实,也不可能,我只能尽量在混乱中,能护住几个就护几个,就算是再疼,再痛,我也无所谓,因为这是我最值得的兄弟,同甘共苦的兄弟!

  多年后,仇人王林,踏入官场,手执大权。

  民不与官斗,我却要逆天而行,一场黑与白的斗争,在我的仇恨下,逐渐展开。

  处于弱势的我,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被无数人追杀,险些丢命,落难逃离红云市,为了寻求复仇机会,潜伏在山野小村,当时我就问林东,李雷,问他们后悔跟着我吗?

  尽管生活条件艰难,他们还是回答我,自从高一那年,我使尽全力保护他们俩的那一刻,他们就不再有任何后悔。

  因为在那一刻,我已然成为他们心目中,真正的老大!

  ......!

  说时缓慢,实则一瞬,我和李雷林东等人,被数不清的混子殴打,我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他俩面前,企图能够帮他们减少哪怕一丝丝疼痛。

  “贾思文...你...”林东惊讶地说。

  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林东,到了现在,我终于明白。

  从他那根钢管停在我肘部五公分的地方时,他的模样就被我印在了心里,在潜意识里,我把这个豪爽讲义气的林东,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亦或者说,我想要这样的兄弟,我想和这样的人,做兄弟!

  酷T匠hU网永J久免%费e看^o小说s

  我在疼痛中,说不出话,勉强咧开嘴角,只能给林东一个最为善意的笑容。

  没想到林东的双眼竟然冒出眼泪,浑身爆发出一股力量,站起身来,把我挡在身后,说道:“贾思文,对不起,你替我挨了太多,对不起,是我错怪了你,是我太冲动,从今天开始,就让我帮你挨下所有的痛吧!”

  “蚊子,还有我!”李雷也翻过身来,和林东死死地替我挡住袭来的棍棒拳脚。

  我感动了,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了,兄弟,这是我最为真挚的兄弟,为兄弟流眼泪,不丢人!

  “文哥,还有我们!”杨松他们也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十个人整齐地挡在我林东李雷前面,把我们三人的伤害全都给挨了下来,即使被踹倒在地,也死死挡住。

  看到这一幕,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史无前例的感动,能得到这么一群真挚的兄弟,也许是我人生中最为幸运的事情!

  但我明白,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样下去是不可行的,毕竟都是血肉之身,挨不住这么多人的打,他们救我于苦海,我也想拉他们一把,却没有一丝办法,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既然没办法,那就只能拼了,大部分都是宣泄仇恨的人,不可能和我们玩真的,遇到不要命的肯定也得逃!

  于是我捡起有人没抓稳,掉落在我身侧的钢管,大喊一声:“兄弟们,拼了,就算是死,也不能懦弱地躺着!”

  “啊!!!拼了,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对你不义了!”林东站起身来,抢过一个混子的砸来的椅子,反身砸在那人的脑门上。

  “拼了!文哥说的没错,就算是死,都不能躺着!”

  “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他们人多又怎么样,咱和他们玩命!”

  兄弟们都顶着拳脚站起来了,一个个气势昂然,能拿什么就拿什么,拼了命地往别人命门上打。

  我自然也不甘落后,拿起钢管就一顿疯打,被踹下地,又爬起来,不管身上有多疼,我都始终坚持,能打几个就打几个!

  林东更是猛,强悍的体格爆发出犀利的攻击,椅子一扔,顿时砸到几个人,顺手一拳把别人牙齿都给打掉了。

  李雷更不用说,跟在我身边一起奋战,我倒,他拉,他倒,我拉。

  “妈的,竟然还敢还手!今天一人卸一只胳膊,反正人多,就算是警察来了,也管不了这么多!安保队队长是我舅舅,有事我扛着!”这时阿翔再次从人堆里出现,模样奸诈,我真想一棍子把他给抡死,奈何人太多,我压根挤不过去。

  “对,今天不卸掉他们胳膊,我想他们永远都不会记得!”

  “没错,卸胳膊!”

  “按住他们,别让他们站起来!”

  丧失理智的混子们,再次被阿翔给影响,把我们一个个踹到在地,起码有四五个人按着我们,林东更多,大大小小被八个人给死死按着。

  我们一伙儿全被按倒在地,我拼命挣扎,企图脱离束缚,却怎么都动弹不得。

  人群慢慢散开,阴险的刘翔站出身来,拿着一根钢管不断地拍打手掌,其中的笑容把他的意图表达的淋漓尽致。

  “刘翔,你这个畜生!”林东知道自己动不了,还是在地上怒吼。

  刘翔当着所有人的面,一脚踩在林东脸上,说道:“丧家之犬,弟兄们,先把他的手抬起来,今天我不仅还废他的手,还要废了他的腿!”

  “啊•••”我疯狂挣扎,发出剧烈的嘶吼声,刘翔阴险的面孔,几乎和王林,一模一样。

  刘翔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啧啧一声,说:“别着急,待会就轮到你了,没想到啊,还有人这么傻,竟然敢来救林东,呵呵!”

  “废了林东,废了林东。”

  “废了林东,这种人就该废掉!”

  周围的混子虽然散开,但一直没有停止过喊叫,恨不得我们全都废掉。

  我愤怒地不行,一个混子把我头按在地上,接触到冰冷地面,我内心却依旧滚烫,骂道:有种你冲老子来。”

  “啧啧啧,不行不行,你想得倒美,哈哈,先把林东给废了再说。”

  林东的手被三个人抬起,死死拽住,其余的全压在他身上,不让他动弹,他简直就像疯了一样,不停地怒骂刘翔。

  刘翔没有丝毫在意,还是不断地笑着,阴险的笑容使我恨不得马上挣脱,把他给撕了。

  他把钢管对准了林东的肘关节,还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知道这么一管子下去,手必定会废掉。

  星期五,阴天,红云市高一楼层,这一场以少敌多的大战,我们宣布失败,统统被按倒在地,混子们还扬言要废掉我们。

  无法挣脱的我,难道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东手脚全被废了吗?

  绝望之际,我闭上了眼,心中无比苦涩。

  但是,随后我又猛然睁开双眼,喊道:“走,冰冰,别过来,快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