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主谋另有其人,他趁着林东不在,拿他的旗号来敲打旁人,变本加厉,日复一日。

  待林东回来,民怨爆发,背后的主谋肯定会出来联合这群散沙,到时候林东必定是饱受轰击,前有狼,后有虎啊!倒下,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其实我原来的想法也差不多,但我没想过用这么狠辣,这么阴的手段。

  我只想把高一给闹乱了,然后趁着混乱,从中崛起。

  如果真有此人,那我刚决定好的计划,就这样被先声夺人了。

  而且他这计划虽说阴险,可在阴谋论中,无疑是一出好计,看来我这计划,和别人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截。

  也许是我还不够狠,也也许是我自己认为,和林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用不着下手这么狠。

  我觉得当务之急,不应该是想这些,而是先找到林东,和他问个清楚。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找林东,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站在一边观虎斗,我内心的欲望却不停地告诉我,让我去帮林东,去救林东。

  我忍了好久,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忍,在宿舍憋屈得不行,连觉都睡不着。

  早晨我和疯子哥在学校外边跑步,整个人忧心忡忡的,总觉得和林东的关系还没好到这个程度,贸贸然地去问他,他会不会把我当傻子?还是其他怎样的情况?

  疯子哥见我整张脸都拉下来,跑步无精打采的,就问我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就和他说。

  疯子哥是我的成长目标,我对他也是毫无保留的,便将高一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结果他一巴掌拍在我后脑上,骂道:“我他妈早知道这件事儿了,你小子,想救,那就去救啊,做人,就不能违背自己的心!要出什么事儿,直接来找我,老子帮你解决,可你他妈要见死不救,以后就别来找老子了,我最瞧不起这种人。”

  疯子哥简直就是我的强心针,愣是让我停在原地,仅仅的一句话,复杂纠结的心也确立下来,第一次在训练中抛下疯子哥,独自离开。

  而他也没拦着我,还让我赶紧把这事儿处理好给他看看,证明我是有能力的,不是怂包。

  疯子哥就是这样一个人,说话时而难听,时而搞怪,却贵在真实,能很好的激励我。

  从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嘴里的话,就没有一句不是激励我的。

  比如训练时,一脚踹在我屁股上让我滚到终点之类的,我一路往林东宿舍方向跑,还不时地笑了起来。

  因为方才已经差不多把第一趟的二十公里给跑完了,我往返的路程等于第二趟,时间也还早,公交什么的压根没出现,只能加快脚步跑回学校。

  以前在我眼里的惊恐来回二十公里,在这短短将近一星期的训练中,我竟然适应下来,那种早起时的疼痛感也渐渐消失,转而变成心痒无比,我每天不跑一趟,我身子骨就痒得不行。

  当我回到学校,身体仅是接近负荷状态,还能继续跑,看来我这几日的训练不是白练的,难怪那天老鬼和小北争着要教我东西,南哥都没说话,疯子哥一出来,他就同意了。

  我一到学校,起床钟声就打响了,我连忙快步跑回宿舍楼,直奔林东所在的地方,可是结果依旧是和之前一样,林东不在宿舍。

  我问和林东住在一起的兄弟,他们都知道我和林东之间有误会,都化解了,所以对我并没有太多的架子,反而是很和善又很奇怪地和我说,这些日子他们都没见到过林东,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

  “高一都出这么大的事儿了,你们都不知道?”我很是着急,林东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肯定和这件事情有关,或许是有人刻意把林东给困住了也说不定。

  林东手下的混子却和我说:“东哥不在,可能是有事儿,外面的风言风语我们也不怕,反正不是我们干的,而且翔哥也下了指示,说没弄清楚事情前不能轻举妄动。”

  既然林东的人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逗留,一路上我心里不单单着急,而且眼前仿佛是被蒙上了一层迷雾。

  按照林东手下的说法,这件事情,我至少猜对了,的确是有这么个人,甚至他们内部都知道了,还下了命令不能轻举妄动,那就证明主谋不是林东,而是另有其人。

  只是现在有很多新的问题重新蒙在我的眼前,仿佛是一层迷雾。

  林东,到底去哪儿了?

  主谋是谁?

  我知道想找到林东,已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如果他真的被人困了,不是我想找就能找到的,所以我决定从那些打着林东旗号的人身上下手。

  我把事情的大概告诉了李雷,并让他在晚上做好准备,咱今晚来一次反扑,看能不能逮到一两个人,问个清楚。

  李雷知道这次计划被打乱,是出乎意料的事情,也没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连话都没说就答应下来,并吩咐杨松他们今晚都别睡觉,白天养好精神,晚上大干一场。

  有怨气的不止李雷一个,杨松他们也是忍了好久,要不是我在,恐怕早就扑上去了,听到我下了指令,个个都兴奋得不行,说今晚一定要把这群家伙给干趴下。

  那些人还挺多的,每天都在夜里游荡,浩浩荡荡二十几号人。

  凭着我们十一二个人,是干不过的,我交代他们别来正面的,那天不是被偷袭了吗,咱就来个反偷袭,趁他们进别人宿舍的时候,冲进去。

  里面被打的混子,看到有人支援,在加上数日以来积累的怨气,必然会反击,到时候来个前后夹击,不求能赢,只求能逮到一两个能问到东西的人。

  时间晃眼间到了晚上,今天是星期四,是住宿生在学校的最后一晚,上完明天的课就要放假周末假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起码要等到下个星期。

  还好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群夜晚游荡的混子,再次出现,众多的脚步声在宿舍走来响彻不停,我和李雷等人早已准备妥当,就等他们进别人宿舍,只要他们一进宿舍,就等于是进了牢笼,我来个瓮中抓鳖,就不信抓不到一两个。

  我正守在门口,身后站着十个人,都是自己宿舍的弟兄们,包括李雷杨松,听着走廊上的脚步声,随时准备在黑暗中冲进去。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脚步声原本走过了我们宿舍,竟然折返回来,砰的一声,自己宿舍的门又被踹开了,我急忙一闪,黑压压的一片人随着大门的敞开,顿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暗骂一声,今天真是倒了大霉,这些人他妈的又回来了!可我没时间多想,他们还是和上次一样,话都没说,直接就进来开打。

  还好我和李雷之前就做好了准备,数日以来的寂静,终于响起了反击的声音!

  第一个冲进来的人,我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能微微看到轮廓,有点熟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管子就抡在他脑门上。

  他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我抡倒,更多的人,也是随之而来,我没有停,手里的钢管不断挥动,见人就打。

  李雷等人忍耐多日的憋屈,在此刻也得以爆发,下手一个比一个狠!

  宿舍前所未有的混乱,铁架床都被撞得移位了,我抓着一个混子的头,死死地朝铁架上磕,还想再磕两下,把他给磕晕,到时候他们逃不了,我还能抓住了审问,刚一用力,后背就挨了一棍子,疼得我直接扑倒在床上,五六个人围着我就打,那种钢管落身的痛疼,简直无法想象。

  “蚊子!”李雷大呼一声,从后方带着三个兄弟冲了过来,尤其是李雷,那种不顾自己安危的态度,更是让我感动。

  看J正版*章*k节上酷M匠网…

  ••••••!

  一分钟,李雷为了将我救起,硬生生挨了好几管子,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两分钟,我心中怒火朝天,李雷被人打中了后脑勺,整个人昏迷过去,我彻底火了,双手握着钢管,使了吃奶的劲儿,往别人脑门上砸,愤怒使我咆哮,愤怒使我疯狂,我一人连续爆掉三个人的头。

  三分钟,李雷恢复清醒,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我见状连忙扶着他,把自己的身躯挡在前面,希望他不会再受伤。

  四分钟,他们人实在是太多,正面战,我们是敌不过的,被他们逼得一步步往后退。

  ······!

  这五分钟,过得很慢很慢,每一秒钟都是疼痛的煎熬。

  我企图抓住一个人,不让其跑掉,奈何一次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渐渐被逼到宿舍的最角落,兄弟们也倒下好几个。

  他们围在我们仅存的几人面前,正要下手,方才最先冲进来的那人,睹了眼自己的荧光手表,说道:“都撤,大哥说的时间到了,咱不能逗留太久,速度!把躺下的都抬走,赶紧。”

  这话一落到他们耳中,立刻抬起地上的人,转身就跑,杨松还想追,我和李雷拦住了他,并同时向对方点了点头,因为在那一刻,我们看到了陌生却又熟悉的脸庞,已经知道,不用追了。

  杨松很不解我们为什么要拦着他,着急说道:“文哥,雷哥,为什么不追啊?”

  “穷寇莫追,咱们贸贸然追上去,就不怕人家阴自己吗?”我对杨松摇摇头,并让他们把宿舍收拾好,我和李雷有话要说。

  我搭着李雷肩膀,周身疼痛地走到宿舍的阳台边上坐着,一人点了根烟,我深深地吸了口,说道:“雷子,刚才你都看到了吧?那个带荧光手表的人。”

  “嗯,看到了,是林东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疯了,这两章都是边睡边写的,写着写着,太累睡着了,恍然间在梦里发现自己小说还没更呢,又醒了,然后又睡,又醒,意识比较模糊,可能写得不好...我真的要睡了,下午起来再写吧,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