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子,给我上,弄死他们!”

  愤怒的我,几乎失去理智,咬着牙就往前面冲,手里的钢管一直没有停下,像个疯子一样拼了命地打,谁靠近我我就朝死里打!

  或许是因为我太猛,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硬生生被我打趴下好几个,李雷等人也是越战越勇,把他们逼得一步步往后退,还有害怕的,竟然把手里的家伙一扔,逃命去了。

  这逃跑的人出现,他们就被影响了,士气大降,压根就没想要把我们打趴下,只想着怎样保护好自己,后来在我又抡倒几人后,他们终于慌了阵脚,连忙扔下武器就跑。

  李雷还想追,可是被我拦下了,我让他别追,先把陈峰送到医务室。

  这时的陈峰,捂着伤口的手已经沾满了鲜血,整个人也是昏迷不醒,流了一地的深红血液很是煞人,我知道一刻都不能缓,立马和李雷抬着陈峰就去学校的医务室。

  一路上我真的担心死了,陈峰脸色白成一片,手脚更是冰冷起来,所以我脚下的步伐根本没有停顿过。

  来到医务室,穿着白大褂,带着眼睛的男医生,正在坐在里头玩弄手机,专心致志的,压根没有发现被我们抬着的陈峰,就连我们进到医务室,我把陈峰放在病床上,喊了几声救人,他还是没回过头来。

  我实在是着急得不行,赶紧走到男医生的前面,狠狠拍了下他的桌子,说道:“医生,你有没有听见我在说话?”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成天除了打架还会什么?”男医生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把视线放回手机上,继而说道:“等等吧!,等我先玩完这盘游戏,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儿我在市九中见多了,好了,你们可以先走了,别在这儿打扰我!”

  陈峰成了这样儿,我原本心情就不好,被这人模狗样的医生一说,我就更怒了,直接抓起他的衣领,狰狞地说:“你救?还是不救?信不信我在这儿就废了你!”

  “好,好,我我救。”医生眼神出现一丝恐惧,仿佛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人,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

  ······!

  医生在陈峰身上仔细检查了一遍,我和李雷在旁静静观看,兄弟们也是到后面才来到,都站在门口外等我们出去。

  后来医生说没什么事儿,除了这伤口裂开了,其他都是皮外伤,不打紧,他给缝几针就好了,还让我们出去回避一下,顺便帮他把护士叫来。

  我照着他说的,和李雷出去了,还把医务室旁边正在昏昏欲睡的女护士给叫醒,兄弟们也被我给遣散,回去宿舍了,只剩李雷陪在我身边。

  弄完这些,我才松了口气,跟李雷要了根烟,在医务室门口一口一口地抽着烟。

  “刚才没事吧?我看你挨了好几下呢!”李雷用胳膊碰了我一下,问道。

  我轻轻呼出口咽气,说:“没事儿,小意思,对了,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救陈峰?”

  “你这样做肯定有你的原因,我问不问结果都是一样,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就会支持你。”李雷拍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

  ····!

  我沉默了许久,把手里的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踏灭,双手插进裤兜,看着无比刺眼的烈日骄阳,或许是受了南哥的影响,我说:“雷子,我要做一颗太阳!”

  “好。”雷子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

  “雷子,我要做可以保护你们的人。”

  “好,咱们一起保护!”

  “雷子,我想混。”

  “好,那我跟着你混!”

  “雷子,我想在市九中打下属于自己的地盘。”

  “好,我陪着你打。”

  “雷子,我想做高一的老大,你敢不敢和我一起?”

  “有什么不敢的?我李雷说到做到。”

  “雷子,你决定好了吗?”我伸出了手。

  啪!!!

  李雷紧紧抓住我的手掌,微微笑道:“决定好了,从你愿意为我冒险断一只手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好了!”

  “好,那咱们,以后一起打天下!”我也笑了,人生难得一知己,而李雷,就是我最幸运的知己。

  ·····!

  医生从医务室里出来,说缝好了,让我们进去看看,陈峰也正巧醒了。

  我顺着他的话,和李雷走了进去,看见陈峰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表情还有丝丝扭曲。

  当我和李雷坐到陈峰床边,他连话都没说,就把头给转到另一边,好像没有脸面见我。

  自己经常玩耍的兄弟,竟然说自己是叛徒,还当众被打,这事儿要换做是谁,都没脸见人。

  我觉得陈峰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照这情况来看,他那些所谓的兄弟,肯定不会放过他,以后必然是过得不如人。

  于是我说:“陈峰,我是什么人,估计你也了解,咱俩,算是不打不相识,你这样下去也不是一回事儿,不如以后就和我们在一起吧,这样也能确保你的安全!”

  良久,陈峰回过头来,脸上都是那种愧于见人的表情,说他什么都没了,还要什么安全,被人说成叛徒,不如退学算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抓住了他的手,说他不是什么都没有,他还有我!

  陈峰愣了好一会儿,双眼不知怎的,渐渐冒出泪水,苦笑一声说:“好,文哥,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以后我陈峰,就跟着你混了!”

  说实话,我也很意外,我完全没预料到陈峰会跟着我混,之前他还说除非他老大陈华少不要他了,他再做决定。

  但转念一想,被人说成叛徒,又和这有什么区别呢?只是这里面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

  我问了一遍,后来陈峰告诉我,原来是那天范教官送我们回家,正巧被他那些兄弟撞见,我和陈峰的玩笑话,都被那些人看在眼里。

  我心里感觉很愧疚,也很不忿,虽然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因为我,但这些人怎能如此蛮不讲理,陈峰身上有伤,还硬生生把他打成这样,太不是人了!

  说着我就想回去再收拾他们一顿,然而陈峰却拉住了我,让我别去,那些都是他兄弟。

  兄弟?我一听到这话,心里就呵呵了,和陈峰说有这样对你的兄弟吗?

  “文哥,对,是没有这样的兄弟,但是,他们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们不义!所以,算了吧!”陈峰眼神黯淡,甚至还有丝丝乞求的感觉。

  我看他这样子,还有这话,心软了,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回床边,说道:“唉,既然这样,那就先不说这个,陈峰,我有个计划,不知道你敢不敢跟着我干?”

  陈峰颇有兴趣地看着我,问我是什么计划。

  “据我所知,咱们高一除了林东和那个什么乔乔以外,还有很多比较小的零散势力,对吧?”我也没有忌讳什么,直接就和他说了,在我心里,陈峰已然是我的兄弟。

  陈峰则有些糊涂,挠挠后脑勺问:“对啊,怎么了?”

  “没怎么了,就是想问你敢不敢和我一起,把这一盘散沙,都给收了!”

  酷匠Z!网2#永久●免,!费gs看(小说L。

  “敢,我陈峰就没什么不敢的!不过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应该明白的。”

  陈峰好像想通了什么,顿时倒吸口凉气,说:“难不成,你是想和林东,乔乔他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

  我内心被南哥,疯子哥所影响,渐渐的也有了自己的目标,尤其是南哥上次和我说的那个黑道教父,简直就是震惊了我整个心脏!

  于是我说:“对,没错,我就是要做高一老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想了一会儿,我决定把最终最大的逆袭放在本书的最后一章,就是王林和贾思文之间的恩怨,这也是我原本的意思,在这之前就来几个小逆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