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装的?

  我傻眼了,这疯子哥成天闷着张脸,就是为了装神秘?吸引美女的注意?

  “哎哎哎,想什么呢,男人嘛,这不都正常嘛?好了好了,别说了,早餐上来了,咱快吃了,待会还得跑呢!”疯子哥接过老板端上来的皮蛋瘦肉粥,放在我面前,自己则张开嘴就吃起自己那份,狼吞虎咽的。

  我勺子都还没动呢,听见疯子哥这样说,下巴差点没给掉下来,这他奶奶的,刚跑了二十公里,还要跑?这不是要我老命吗?

  疯子哥见我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笑道:“哈哈,待会你可别溜了啊!咱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速度可以慢点,你可别指望坐公交车回去啊,我告诉你。”

  “啊···”我很是憋屈,虽说歇息得够了,但这浩浩荡荡的二十公里,还要我跑回去,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啊!如果不跑,我的屁股想必都要开花了。

  疯子哥貌似知道我很憋屈,笑了一声,差点把自己给噎住了,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赶紧的,看啥看,速度吃完,既然第一次你都跑下来了,以后你就踏踏实实的跟着我训练。”

  “别我看现在跑个二十公里都不喘气,这都是长久训练下来的,你以为天天这么早起来,我不累啊?”

  “我他妈也想每天睡到中午了,要不是为了保持身材,我才不跑呢!唉,坑啊,这是个巨大的坑,进来我就出不去了,唉,吃吧吃吧。”

  难怪疯子哥今早起来的时候,一脸的不情愿,浑身懒散,敢情就是不想训练啊?

  最@新¤章/F节rR上X酷…匠网◇

  这倒也不奇怪,我看他身上的肌肉,要真的不坚持锻炼,可就要松懈下来,像他这种出门都要半小时的人来说,的确是无法接受的事实。

  索性我也赶紧吃了起来,心想着要加把劲儿,练出疯子哥这样的身材,上次冰冰就和我说过,我太瘦了,要有肌肉就好了,肯定是个超级大帅哥。

  我想起冰冰那美丽的鹅蛋脸,那高而挺的秀鼻,那粉红嫩唇,那及腰长发,那穿透心灵的丹凤眼,我就整个人都好了。

  跑就跑,不就是再来二十公里吗?谁怕谁啊?我贾思文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击倒的!

  ······!

  第二轮开始了,噩梦,完完全全的噩梦,比第一次来得还要恐怖,我跑得要死要活,疯子哥却啥事儿没有,时不时还给我来上一脚,最后在连滚带爬间,终于跑完了。

  我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回到宿舍,二话不说,衣服一扒就往床上躺去,那种劳累使我不出两分钟,就睡死过去。

  待我醒来时,已是下午时分,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痛,非常痛,浑身都痛,像是被十几号人围着狠打一顿过,痛得我不由得在宿舍里大骂一声。

  不过刚醒来,肚子那是非常饿啊,我还想去疯子哥的宿舍,叫他一起去吃饭呢,结果发现他人不在,不知去哪儿了,只好自己去学校外面打了份快餐吃着。

  就这样一连过了几天,除了每天早上我能见到疯子哥,并要死要活地跑个来回四十公里,除此之外,其余时间我见不到他。

  疯子哥也和我说了,这只是最简单的训练,是给我身体打下基础的,以后还有更难的呢。

  我一听就差点给跪了,四十公里,四十公里啊,这他妈还是最基础的东西?那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噩梦在等待着我?

  但为了不让疯子哥瞧不起,我还是决定继续坚持下去,四十公里我都跑下来了,那还有什么我坚持不了的?

  时间晃眼间到了星期一,学校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学生,连李雷他们都来了,一见我像条死尸似得躺在床上,就问:“哟,你什么情况?干嘛去了?”

  “没事儿,没事儿,也就是跑了四十公里罢了。”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散架了,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李雷则很不相信,竖起四根手指,惊讶且大声地说:“四十公里?你就吹吧你,就你这身子,别说四十,四公里你就得趴下了。”

  砰!!!

  哐啷!!!

  “操,弄死他!叛徒。”

  “打,枉我们这么相信他,竟然胳膊往外拐。”

  我正想开口反驳李雷,外面却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噼里啪啦的,全是硬物砸在身上的声音。

  这声音引起了我们的好奇,我忍着疼痛下了床,和李雷他们出了宿舍门,往外一看,发现有十几号人再围着一个人打。

  我看着这些人好像有些面熟,恍然想起这不是陈华少的人吗?隐约间我又看到被打那人的面孔,居然是陈峰!

  陈峰和我在军训基地的那几天,可谓是建立了不错的友谊,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没想到他那些人竟然把他当叛徒看。

  我一下就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跑进宿舍把李雷用来打架的钢管操在手里。

  “哎,蚊子,你拿钢管干啥啊?”李雷还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毕竟他也不清楚我现在和陈峰的关系,所以我理解他的问题。

  不过时间就是生命,迟一刻陈峰说不定就要挨多几下,他的伤还没好呢,经不起打,况且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和李雷解释,只让他跟着我去救人,别问救谁,先救了再说!

  李雷没有质疑我的话,好像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来都没有质疑过,我话音刚落,他就拿起别的钢管,说道:“哥几个,走着,救人去!”

  ······!

  我拽着根钢管,带着李雷他们冲出了宿舍,因为时间还早,平时玩在一块的,都没来齐,仅仅到了六七个人,面对殴打陈峰的十几号人,很有难度。

  但我不管了,有什么事儿,先救出来再说,我可不是那种看着朋友被打,还站在原地看戏的人。

  他们离我们不远,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在我们的快步冲刺下,不出几秒就到了,我连话都没说,就一管子抡在背对我的混子后脑勺上,他后脑立马就冒血了,整个人瞬间昏迷倒地。

  为了救人,我下手压根不分轻重,顺势冲进人群,见谁抡谁,哪儿都不抡,就往脑袋上抡。

  我的出现,仿似开战的信号,这些混子都不打陈峰了,转而反过来打我们,还有一个叫唤着:“贾思文,兄弟们,给我打,老大肯定就是他害得,打死他,替老大报···”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用钢管狠狠抡在嘴上,两排门牙统统打碎,那种碎齿的疼,无法想象。

  场面很乱,之前他们是在宿舍门口的走廊上打陈峰的,走廊原本就不大,在我们的加入下,显得异常拥挤,很多人都施展不开手脚,唯独我的位置占尽了优势。

  我看到陈峰还蜷缩在地上,被打得遍体鳞伤,我着急喊道:“陈峰,你先走,这里交给我解决,快!”

  砰!!!

  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老子刚把话说出口,就拿着铁脸盆砸在我后背上,还好这些日子和疯子哥的训练体现出了效果,我愣是站住了身子,转身就一管子抡过去。

  这时陈峰缓缓从地上起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搀扶着走廊墙壁,满脸发青,显然是被打得很严重,我甚至还看到他刀伤的位置,流出一丝丝血液。

  我隔着好几个混子,发现前面有个不长眼没良心的东西,见陈峰起来,回头就给他一脚,正好踹在刀伤上。

  陈峰顿时躺回地上,刀伤位置的血是越流越多,我看他面目扭曲的样子,就知道他疼得不行,伤口铁定是裂开了。

  这一幕令我刹那间,怒火中烧!

  我火了,彻彻底底发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