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万万没想到,原来那天的那个少年,竟然就是陈峰嘴里的传奇人物,南哥!

  此刻我已经被震惊的无话可说,傻傻站在原地,看着朝我走来的光膀少年。

  “文文,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怎么见到你南哥我,都不打声招呼啊?”南哥走到我身前,用手拍拍我的肩膀,脸上笑容绽放,好像见到我很高兴。

  我还有些痴呆,指着都齐齐望向我的疯子哥还有老鬼,结结巴巴地说:“这这···”

  “噢,他们都是我兄弟,怎么了?”起初我还是不太相信,以为是南哥碰巧认识他们,当我听到南哥这话,才真正相信,他就是传说中的南哥,没有错。

  我正想开口,说是市九中的学生,老鬼就从后边跑了过来,打断正要开口的我,好奇地问南哥是不是认识我。

  南哥当做所有人的面,出乎意料地勾住我肩膀说:“什么认识不认识啊?你们听清楚了啊,以后得照顾着点,他叫文文,是我弟弟!”

  “什么?南哥,他是你弟弟?”老鬼和众人都跑了过来,牌都不打了,就连我仰慕已久的疯子哥,也缓缓从床上下来,来到我的身前,不停地打量着我。

  我则很不理解,心里纳闷得很,南哥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他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为什么他要这么说,这样等同是认了我做弟弟啊,我何德何能与这样的人建立这种关系?

  “南哥我···”

  我实在是不理解,奈何南哥忽然扬手,示意我别说话,我这嘴里的话,再次硬生生被打断。

  “我和你们说啊,以后有空,得帮我看好我这弟弟,别让他挨揍了,不然我可不放过你们啊!”南哥说话的态度虽然有些开玩笑的感觉,但老鬼和疯子哥还有另外一个人听了,却丝毫没有当成玩笑,眼神都非常坚毅。

  “什么情况啊?我刚撒泡尿回来,你们就不打了?”

  方才冲出宿舍的小北,站在我身后的宿舍门,见我们这一团人围在一块,也好奇地走了过来。

  南哥交代小北,说我是他弟弟,以后不能让我出事儿。

  他的话,仿似一种命令,我看小北也很坚定地点点头,说没问题,一切包在他身上,还主动把我从南哥手里拉出来,勾着我的肩膀说我要不要跟着他学东西。

  “哎哎,小北,你可不能抢人啊,得分个先来后到啊···”老鬼一把拽住我另一只手,和小北争起我来了,说什么要学也是跟着他学东西,南哥的弟弟那是一定要教好。

  “你们都教我什么啊?我这不好好的在读书吗?”

  “不行不行,我小北的本事必须要交给南哥的弟弟,不然可就浪费我一世英名了。”

  “你那是挂羊头卖狗肉,尽教人学那些鬼点子,你赶紧撒手啊,要学,肯定是和鬼哥我学。”

  “你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用来用去还不是用来泡妞,蹭吃蹭喝啊?”

  小北怒了,使劲拽着我的手,老鬼也分毫不让,生怕我被抢了似的。

  然而南哥他们却一个个站在原地,笑嘻嘻地看着我们拉拉扯扯。

  这时疯子哥从南哥身后站了出来,也不动手,抱着胸,冷冷地说:“你们俩个,赶紧松开,这人,是我的了,以后我教他打架,比你们都实在,拳头才是硬道理。”

  “疯子,你太不厚道了,难得有个可以传本事儿的人,你就过来抢,信不信我再回去看几百集柯南···”小北嘴上挺倔,还是松开了我的手,貌似面对疯子,他无能为力,憋着张脸委委屈屈的。

  老鬼也有些不服气,说疯子实在是太不厚道了,这么好的材料,竟然还和他们抢。

  我实在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拉拉扯扯的,我压根就没听太清楚,不过疯子哥刚才说的,我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打架?依外面的传闻,疯子哥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要是我能跟着他学打架,那以后我还会出现那晚和陈峰单挑输了的情况?

  于是我说:“好,我就跟着疯子哥学!”

  老鬼和小北不吭声了,摇摇头叹气,俩人相互勾肩搭背就往宿舍外面去了,完全没有刚才那股要死要活的劲儿,反而像是难兄难弟。

  “嗯,既然这样,疯子,以后你就留在学校帮我看着文文,顺便教他点什么防身,外面暂时没什么动静,太平得很,磨牙那个家伙近期内不会来找麻烦,好了,文文你先和我出来。”南哥说完,就出了宿舍,我也顺着他的步伐,离开了这儿。

  南哥走到宿舍走廊,一只手插着裤兜,另一只手夹着根烟,在黑夜中看起来非常酷,尤其是那浑身七横八落的刀疤,看得我也是不由得一惊,这煞气比疯子哥的还重。

  我不太适应这样的南哥,暗暗觉得还是当初那个在我家和我嘻嘻哈哈,没有任何气势的南哥好。

  我走到了南哥身旁,咽了咽口水,说道:“南哥,你刚才···”

  “文文,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之前愿意这样无条件帮助我,我就知道你是个单纯的孩子。”

  南哥又一次打断了我的话,继而开口:“不过既然来到了市九中,有些事情就免不了,为了能更好的保护你,以后你就对外说是我弟弟,我保证没任何人敢欺负你,顺便和疯子学点东西,他身手很厉害,以后对你有好处。”

  原来南哥说我是他弟弟,是这么个意思,明明是举手之劳,他却如此对待我,让我在市九中三年都平安无恙,我真的感到自己无以回报。

  不过我心意已决,我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大概清楚南哥的经历,知道弱者是活在庇佑之下,永远不会有太多成长,唯独强者,是靠自己。

  我肩上的仇恨告诉我,我不能做被保护的弱者,我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生存的法则,那就是像南哥一样,靠自己的双手!

  我果断拒绝了南哥,并让他不用在学校保护我,也不要说我和他有任何关系,疯子哥教我的事儿,也不要和别人说,只有我们知道就行了,更不要出现在任何人面前。

  南哥得知我的要求后,眼里掩饰不了他对我的惊讶,没有拒绝,反而是答应下来,说我好样的,这才是男人,但他还是说,我要有什么事儿解决不了的,可以随时去找他,他开了家地下赌场,在红云一街。

  V(更新'#最快T*上YB酷En匠p网

  开赌场?在我眼里开赌场的人都是非常厉害的啊,南哥能做到这一步,想必也不简单啊。

  后来在和南哥的唠嗑中,他告诉我,他在外头开了间地下赌场,专门和土豪富商官员打交道,在红云市也算混得不错,是较有名气的年轻一辈。

  当然,他还和我说,在红云市里,这算不得什么,比他厉害的大有人在,千万不要过于骄躁。

  而且现在红云市很乱,地盘抢来抢去,谁都不知道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我对这些事物很感兴趣,顺口问了他句:“南哥,现在红云市里谁是老大啊?”

  南哥抬起头,把视线放在高空的圆月上,说道:“红云市啊,没有真正的老大,因为从来都没有人拿下过所有地盘,现在的话,要数人最多,地盘最大的,也就周源周老大了,华东,南晨两个区,都被他掌握在手里,至于我嘛,地盘也就红云市的一条街而已,唉,目标尚远,同志还需努力啊!”

  据我所知,红云市就分为四个区县,华东,南晨,西邱,北郊,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占领半个市的地盘,这势力,简直就是通天啊!

  而南哥在我眼里这么厉害,也只有西邱市九中附近的红云一街,是属于他自己的地盘,那南哥嘴里的这个周老大,该有多厉害啊?

  我想也没想,就问南哥他的志向,肯定就是成为像周老大这样的人吧?

  结果南哥居然看着月亮摇摇头不是,周老大还不够格。

  我更震惊了,周老大这样的人都成为不了南哥的目标?那什么样的人才是?

  南哥眼里忽然冒出一丝崇光,那是异常崇拜的眼神,他那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侧脸,还微微勾起了嘴角,这笑容,仿佛是一种向往。

  随后他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志向啊,就是成为十几年前,那个一统南岭,还把手伸向其他省市的传奇人物,黑道教父,李少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写到这儿,我特想剧透····从黑岩过来的兄弟,看过天降五百万的,都知道李少白是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