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以为陈峰怎么了呢,扭扭捏捏的,敢情是想和我要烟啊!

  他不提倒好,一提起来我就想抽烟,奈何兜里是一根烟都没有,平时我都是抽李雷的,索性让陈峰在这等我,跑出去和范教官要了两根烟。

  范教官知道我们学校的风气,抽烟是很正常,而且现在已经不是军训时间里,爽快地从兜里直接给了我整整一包烟,叫我留着慢慢抽。

  范教官确实爽快,我说我只要两根就行,他还不乐意了,说我不给他面子是不是。

  最后无奈,我拿着范教官的一包烟就回了陈峰病房,抽出一根塞在陈峰嘴里,替他点上了火。

  只见陈峰狠狠地抽了一口,那表情,活脱脱的就是个瘾君子,抽完还喊了声爽,说他一整天都没抽烟了,都快憋死了。

  我看他那滑稽的样儿,忍不住就笑了,他问我笑啥,不就一天没抽烟么,很正常啊!

  我说的确正常,李雷他们要一天没抽烟,也是和你一个死样,只是你的样子比较搞笑罢了。

  陈峰好像被我戳到痛处,一个劲地说他长成这样不是他的错。

  我听了,笑得更大声了,心想陈峰还挺逗的。

  病房的气氛在我的笑声下,貌似缓和不少,而我和陈峰在恍神间居然聊了大半天,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起来,有点不打不相识的意思。

  以前的仇恨几乎都被我俩抛在脑后了,聊得那叫一个起劲,要不是他还有伤,我俩绝对是勾肩搭背的。

  陈峰这厮甚至还和我说了很多笑料,比如高一的谁谁谁,干了什么猥琐的事儿,后来被人发现了,原本是不怎么搞笑的事儿,经陈峰嘴里出来,就变成了特搞笑,尤其是说话的口气和猥琐的表情,笑得我是一塌糊涂。

  我和陈峰聊了很多事儿,关于冰冰的事儿,他也放开了,他是真的喜欢冰冰,不过介于冰冰喜欢的人是我,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随后我俩又聊到了陈华少的事儿上去了,他猜疑地说:“那天晚上老大就是被你给弄成这样的吧?除了你我想不到谁了,林东虽然和老大关系不好,但也不至于这样做。”

  我倒也没忌讳,笑了笑,说道:“这事儿就是我干的,我知道你们要对我下手了,我总不能干坐着吧?这不是先下手为强嘛!哎,你可别生气啊,之前咱俩关系不好,现在不一样了啊!”

  “呵呵,老大这一躺,也不知道要躺多久啊,唉,文哥你下手也太狠了吧,原本我们就计划让林东揍你一顿,给你树立个敌人,哎!等等,文哥你和林东咋回事啊?”

  “林东?噢,其实林东来了没多久,我就识破你们的计划了,你们找的那人,技术太差啦,很明显的栽赃嫁祸嘛!哎哎哎,咱别说这事儿了,你现在呢,也不是一回事儿,咱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今儿个你就跟着我混吧?怎么样?”

  我知道陈峰是什么情况,陈华少住院了起码得猴年马月才能出来,没有主心骨,依靠他这么些人也混不长久,市九中这么乱,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疯子更不是只有我,比我还疯的,敢杀人的,比比皆是,林东就是其中一个。

  “文哥,还是算了吧,毕竟我是跟华少哥的,我也不是墙头草,除非哪天我老大不要我了,再说也不迟。”陈峰略微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既然陈峰不愿意,我也不想勉强,连忙转移话题。

  后来聊着聊着,我俩说到了咱们学校的势力!

  陈峰告诉我,高一就林东和乔乔最多人,但也不包括一些藏在暗地里的。

  高二嘛,他就不太清楚。

  至于高三,陈峰还没张嘴说,双眼就露出了崇拜的神情,还特地吊我胃口吊了大半天,我就纳闷了,到底谁这么牛逼,会让陈峰都用这种表情。

  “这说到高三啊,可就厉害了,咱高三呢,有两位老大,其实就是市九中的老大!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能分分钟弄死林东这样的,厉害吧?”陈峰还在吊胃口,愣是不说这两人是谁,我被逼急了,把手放在他肚子上面,威胁他要再不说我可要使劲了。

  他被我吓得连连求饶,然后点了个烟才说:“先和你说第一个吧!刘老大,刘焱,这刘焱和我一样,都是本市的,家离我也不远,我知道他很多事儿,刘焱啊···”

  听完后,我内心很震惊,这个刘焱不得了,非常不得了,难怪能坐上市九中老大的交椅。

  刘焱的老爸,是道上有名的大混子,手里有很多兄弟,可他从小就是极其叛逆,和他老爸更是闹得不可开交。

  来到市九中,他也没依靠他老爸的势力,甚至还隐藏自己的身份,硬是靠自己的双手,在市九中这个地方拉起一帮子兄弟,从高一,一步步成为九中霸主,还将“混”字进行到底,在红云市道上,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震惊之余,我很有感触,内心在告诉我,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不过我对另一个老大更感兴趣,想也没想就问陈峰下一个老大是谁。

  陈峰又开始对我卖弄高深,缓缓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上了一口,表情销魂的不行,仿佛烟就是他的命根子,足足吸了五六口,见我快要发火的模样,才开口。

  “文哥,疯子哥你熟悉吧?”陈峰呼出口烟,说道。

  我有些疑惑,陈峰好端端的问疯子做什么,于是我问他怎么问这个,我不怎么熟悉。

  陈峰倒是惊讶了,两眼瞪得大大地说:“不··怎么熟悉?他不是你哥吗?”

  “外面的谣言你都信?都是假的,我告诉你,我和疯子压根就没瓜葛,好了好了,你赶紧说正事,另一个老大是谁啊?”

  “噢··我还以为是真的呢,没想到都是谣言,唉,算了算了,这事儿啊,还得从疯子哥开始说起。嗯···疯子哥,厉害吧?”

  (j最?(新}"章!节km上q酷》:匠w网~

  我脑海里回忆起那天见到疯子哥的一幕,那霸气的声音,那完美的线条,那浑然一体的肌肉,还有那恍如皓月的背影,不知不觉间就说出了疯子哥,的确很厉害的话。

  然而陈峰却摇摇头说:“疯子哥,是很厉害,市九中最能打的人,但是!有人比他更厉害!”

  “谁啊谁啊?你倒是赶紧和我说啊,卖弄什么关子哟?”不得不说,我震惊了,竟然还有人比疯子哥更厉害?我还以为疯子哥就是另外一个老大呢!那陈峰说的这人,到底是谁?

  “哈哈,先不说这人是谁,先说说他的经历吧,这个人啊,我多少也是听别人讲的,具体的不太清楚,嗯,从哪儿说起好呢,就从他进学校的时候说起好了!”

  陈峰终于说了,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经历更重要。

  足足听陈峰唠嗑了十几分钟,才把这人的经历说完,我被震惊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人的出身,和我相似,都是出身在穷苦家庭,父母亲早年双亡,家中亲戚弃养,流落在街上做了乞丐,后来被好心人收留,供其去学校上学。

  他也是个认真学习的人,可是一次次的挑衅与争斗,和最爱的女朋友被扒光衣服,倒在血泊中时,他变了,彻底变了。

  他从高一的一个无名小卒,一步步杀到高三,大大小小打过无数次架,连疯子哥这种人都愿意跟随在他左右,刘焱对其也是忌惮三分,在学校外边的势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听了这两人的成名记后,我内心有很多感触,每个人想要的一切,都不是凭空得来的,都是用自己双手创造的。

  “牛,太牛了,没想到咱们学校还有这样的人,哎,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人到底是谁呢,叫啥名字啊?”

  陈峰也是感慨颇深,叹息道:“其实他已经很少出现在学校里了,咱们这些后辈,很多都不知道他的全名,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喊他,南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希望每一位在看这本书的读者朋友们,每天都能替饺子撸一票,点一下追书,谢谢,暂时每天两更,更新时间为晚上六点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