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认出这把刀时,朦胧的意识立马清醒过来,心里不禁捏了把汗,那锋利的刀尖也从陈峰腹中消失,想必是被我知道的那个人拔出。

  陈峰回过头来,用手捂着伤口,表情却没有丝毫痛苦,反倒是苦笑一声对我说他输了,而且还输的很彻底,说完就倒在一边,伤口处的血不停地冒出来,直至地下。

  拿刀捅陈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冰冰!

  她双手沾满了陈峰的血,一点害怕都没有,手里紧紧握着我那把蝴蝶刀。

  陈峰倒地后没多久,她就连忙蹲在我身边,紧张地问我有没有事儿。

  冰冰的举动让我感到很惊讶,一个柔弱女子,竟然敢做出这种事儿,要换做别人,肯定没这胆量。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信,心里也是异常感动。

  说到底了,冰冰是为了我才这样做,我的处境确实是落入下风,只是这样做,陈峰可能会死,冰冰还会被牵扯进去!

  一想到这个层次的问题,我就赶紧站起身,和冰冰说我没事儿,让已经看傻眼的杨松等人,速度把陈峰送到医务室去。

  陈峰的情况不太乐观,刀子都贯穿了整个小腹,说不严重那就是假的。

  我心里也很紧张,见杨松他们还愣在原地,使劲将陈峰抗在肩上,落下句话给冰冰,让她洗干净手,快回宿舍,这事儿交给我解决,话音刚落,我就快步朝医务室的方向跑去。

  其实我自己也是浑身酸痛,要不是刚才给了我点喘息的时间,恐怕我连抗陈峰到医务室的力气都没有。

  一路上,陈峰的血不断流在我肩膀上,硬生生把我整个肩膀给染红,我非常紧张,生怕陈峰出了个什么幺蛾子,把冰冰的后半辈子给扯进去,那就完蛋了。

  但这事儿比较严重,或许会死人,去到医务室老师教官医生必然会问。

  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暗暗在心里下了个决定,大不了这事儿我自己扛着,按照陈峰还半睁眼,奄奄一息的状态,能及时送到,应该死不了。

  医务室距离宿舍后头,有些距离,得穿过整个大操场,我不敢跑太快,怕陈峰受不了颠簸,突然就挂了,所以我都是用不快不慢,稍微平缓的速度在跑。

  刚跑没多久,陈峰就在我肩膀上有气无力的说:“贾思文,你厉害,我服你了!”

  “你别说话,有什么留着到医务室再说。”我紧张之余,心里也在惦记着方才的一幕,我实在是想不到,会是冰冰亲手了结我和陈峰之间的恩怨。

  因是冰冰,果也是冰冰,这不知该说是不是巧合的巧合,让我有点哑口无言。

  陈峰没有听我的话,再次开口说:“贾思文,我真服你了,以前我除了老大以外,谁都不服,现在你是第二个,我都受这么重的伤,你还愿意亲自送我到医务室,我真服你了。”

  陈峰身子不比我轻,我算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奔跑的过程中,那种空白的意识终究还是朝我袭来,让我无法听清陈峰在我耳边说的话。

  还好医务室的灯亮着,大门也是近在眼前,我死死咬牙,用尽最后一份力,将陈峰送到医务室门口,大喊一声,医生,救人,接着我就昏迷不醒了,眼前也是黑漆漆一片。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病房里的床上,脸上包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伤口痒痒的很不舒服。

  我看了看周围,发现已经天亮了,这儿也没有任何人,静悄悄的,我有点口渴,想下床喝点水,我班上的范教官正巧从外面走了进来,让我赶紧躺下,亲自给我倒了杯水。

  我大口大口地喝完这杯水,范教官就问我好点没有,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

  我还是比较紧张陈峰的伤势,他死了,冰冰也不好过,这事儿如果曝光了,在场的兄弟们都会备受牵连,下半辈子算是毁了,于是我敷衍地说自己没事儿,问他陈峰的情况怎么样。

  结果范教官出乎意料地笑着告诉我,陈峰没什么事儿,运气实在太好了,差一点就伤及内脏,也还好我及时送到医务室,否则失血过多也会死,还夸奖了我一番,说我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学生。

  我有些迷糊,范教官前面说的我还懂,后面的我就有些不知所云了,尤其是那句我是难得一见的好学生。

  抱着疑惑的心,我又问了一遍,陈峰现在到底咋样了,是死是活,为什么要说我是好学生。

  后来范教官回答我,陈峰没死,休养一阵子就好了,至于陈峰为什么会挨刀子,他没和老师教官们说,只说是我救了他一命,他们见陈峰这样,也明白问下去不会有答案,索性就随他了,反正没死人。

  我听完他的话,心里才放下一个沉重的担子,但陈峰明明有机会可以让我在学校里除名,为什么他不这样做?他只要和老师说是我捅的,那学校自然是容不下我,这毕竟是大事儿,换做任何学校,都不会留情的。

  然而陈峰却没有这样做,我不知道他用意何在,也许是他想自己亲手报仇也说不定。

  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范教官和我说咱们学校的人都送回去了,就剩我和陈峰在这儿养伤,等过几天伤好点了,再派专车送我们回去。

  我没怎么在意这问题,问范教官现在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陈峰,范教官考虑了一会儿,说可以,接着就扶我下了床。

  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惊讶陈峰没有把事情的缘由告诉老师,我是个知恩图报,有仇必报的人,不管怎么样,我和他的事情算是了结,也不管他是不是还想找我报仇,我都会秉着他做的这件事儿,去谢谢他。

  酷《匠网c0唯Wk一%正C&版,7V其*z他{g都i*是盗版kR

  一桩归一桩,恩是恩,怨是怨,他的一张嘴,免了这么多人的危难,我必须得去道谢。

  在范教官的搀扶下,我来到了陈峰病房,看见他正虚弱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就连我坐在他病床旁边,他都没有发觉。

  起码过了五分钟,范教官都出去忙了,陈峰微微侧头,才发现我在他旁边,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看着他这样子,忽然觉得他这张鞋拔子脸,长得也并不是这么令人讨厌,微微咧起嘴唇,给了他一个善意的微笑,说:“陈峰,谢谢你!”

  陈峰没说话,而是用双眼紧紧盯着我。

  没有上次的狠辣,也没有上次的阴险,我能清楚的体会到,这里面有这很多的复杂想法。

  陈峰莫约盯了我数十秒,才将视线移开,依旧是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我问他身体好点没有,伤口要不要紧,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哪儿不舒服,他都不理我,我想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吧,人家压根没把我当回事儿呢!

  陈峰不理我,我也没办法,只好倒了杯水放在他病床边的桌上,说:“陈峰,我谢也谢到这儿了,如果你还想找我报仇,我随时奉陪,好了,我先走了,你自己看着点吧!”

  我站起身子,整理了下衣服,转身离开。

  “等等,先别走!”陈峰喊住了我。

  “怎么?”

  我心里有些奇怪,陈峰在玩什么把戏啊,刚才又不理我,我要走了却又把我喊住,他到底想干嘛啊?

  陈峰的表情很别扭,不知怎么了,我见状又说:“你再不说我就走了啊。”

  陈峰顿时急了,瞬间坐起身子,还伸出一只手,让我别走。

  但很快因为触及到腹部的伤口,瞬间就躺了回去,呲牙咧嘴的,表情扭曲得不行,可还是在痛苦中,憋出了句话,说:“哎哟喂,别别别走啊,文哥,我就是想问你能不能给我根烟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