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带种!我林东就喜欢像你这种人,这次就算啦,你们几个,放开他吧,还有你你你,把李雷也松开。”林东把钢管扔在地上,发出哐啷一声,样子很是豪爽,一改方才冷漠的模样。

  我很是震惊,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我久久不能平复。

  之前那个捂着脸的混子,忽然站出身来,画面很不和谐,气愤地指着我说不能放过我,今天下午就是我打的他。

  这时李雷来到我身边,正想替我辩解,我扬手示意他别说话,然后对林东说:“我不知道你兄弟是故意的还是认错人,我也不需要解释,我既然敢做,我就敢认,但不是我做的,我就绝对不会认,信不信由你!”

  林东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那混子则一直在他耳边嚷嚷,让林东一定要相信他,今下午就是我打得他。

  说实话,我和李雷都很生气,这人明显就是栽赃嫁祸,而且事情我已经猜到七八分,要不是林东人多,事情也无法真正确定,我绝对会撕了他那张臭嘴。

  “东哥,你要相信我啊,就是贾思文干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东哥,我告诉你,贾思文把陈华少干了,现在就轮到咱们身上了,指不定哪天他出阴招损我们呢。”

  “东哥,这贾思文就是想当高一老大,你可千万不能放过他啊!”

  “你他妈给老子住嘴!”林东终于受不了了,怒喝一声,顿时把那混子吓得不敢开口。

  其实我和李雷也快受不了了,这混子真不是一般人,这嘴巴太能唠嗑了,要不是我没有确凿证据,我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诺言,把他嘴巴给撕了。

  林东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竟然有略微歉意,好像知道了点什么,说道:“今天,必须要把事情弄清楚,贾思文,黄强硬是说身上的伤是你打的,你有没有证据证明,这事儿不是你干的?”

  我说今天我一个下午都在宿舍,压根没出去,还睡了一觉,全宿舍的人都能替我作证。

  那个叫黄强的混子,连说不可能,肯定是我趁着别人不注意,离开了,还比划着脸上的伤,说我还记不记得这一拳,还记不记得这一脚。

  我拽紧了拳头,心里很愤怒,这都什么人啊,简直是不可理喻。

  林东看见他的模样,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叹息一声,眼里带着无尽失望,说道:“黄强,事到如今,你怎么解释?你又怎么证明身上的伤是贾思文打的?”

  黄强没有解释,而是不断冤枉我,还说林东是不是不相信他了之类的话。

  后来我实在是听得烦了,心里也是很不爽,超级不爽,想当着林东的面把这人揍了再说。

  可是我还没动手,林东倒是先动手了,满脸怒气,一巴掌甩在黄强的脸上,那力道,直接把他打成扑街,还在地上滚了两圈。

  黄强捂着脸,表情慌张,神情恐惧,仿佛非常害怕愤怒的林东。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亏老子之前还这么相信你,哼,到现在你还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故意栽赃的吗?快说,是谁指示你这么做的。”

  林东的身高本来就高我一截,体格也是很壮硕,发起怒来确实有点可怕。

  “我我我...”我看黄强被林东吓得愣是说不出话,但从他的模样,已经可以知道,他的的确确是在嫁祸于我。

  林东见他还是不说,更怒了,转身将刚才扔在地上的钢管拿在手里,二话不说就想给黄强一棍。

  我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及时拦住了林东,说我知道这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先别着急动手,要打你自己带回去打。

  林东让我赶紧把事情说出来,我摆摆手,蹲在黄强身边,说道:“我不知道陈华少给了你什么甜头,总之你回去,记得给陈华少多买点补药,身子骨太瘦了,连我都打不过,噢,还有陈峰,你让他多准备点云南白药,因为待会可能要见血了。”

  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林东不可能不明白。

  其实我在黄强唠唠嗑快的时候,就大概猜到了,这事儿就是陈华少之前安排的,他被送走了就轮到对我恨之入骨的陈峰负责。

  所谓我打黄强,压根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利用林东护短的个性,想让我在市九中树立一个强敌,再来个双重夹击,慢慢玩死我。

  不得不说,陈华少下手实在是太阴险了,明的不来,反倒是喜欢在暗地里玩,这种人,一旦得罪,就没完没了,连什么时候栽了都不知道。

  好在那晚我把他给打进医院了,不然以后真的很难在市九中混下去。

  细细一想,也不知道是老天的眷顾,还是走了狗屎运。

  林东的脸色很难看,和我道了声歉,说让我见笑了,改天回到学校请我吃顿饭,算是和头酒,说完就一把抓住黄强的衣服,把他拖出了宿舍,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子人,看样子这个黄强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林东走后,这事儿才算过去了,我和李雷坐在阳台上相互搭着肩,嘴里还叼根烟,有点难兄难弟的感觉。

  李雷问我这仇报不报,我深深吸了口浓烟说:“报,必须报!陈峰这个王八羔子,今天晚上别想睡觉了。”

  这时很多兄弟都从地上起来了,也没什么大碍,不知情况的,还问我要不要今晚来个偷袭,把林东给干了,好泄心头之恨。

  后来我将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的仇恨瞬间就被转移了,说今天非弄死陈峰不可。

  杀人,不行,这事儿毕竟犯法,我们还年轻,用不着为了区区事情葬送了青春,我也不想兄弟们做这样的事情,反正不到绝路我绝不会这么干。

  但教训陈峰这是必须的,否则的话他还以为咱们好欺负,所以我拿出包里的蝴蝶刀,放在裤兜里,带着还有战斗力的七八个兄弟们,直奔陈峰宿舍。

  我们并没有大摇大摆地去,而是很谨慎地靠近陈峰宿舍。

  不为别的,我就为弟兄们考虑,他们才刚刚恢复那么一点,况且陈峰的人也不少,起码有十几个,都是陈华少的死忠,还傻傻的等着他回来。

  我悄悄在陈峰宿舍的窗户上探了一眼,发现陈峰居然不在宿舍,他那些兄弟倒都在,睡觉的睡觉,抽烟的抽烟。

  这时候已经挺晚的了,陈峰会去哪儿?难不成是知道我和林东解开误会,跑了?

  看正d0版章`节上酷●J匠P网

  不可能,军训基地没人能跑出去,陈峰绝对还在这儿。

  我开始在宿舍楼里搜索,今天势必要找出陈峰,给他留下一个教训。

  问题是我在厕所,别的宿舍里,甚至是楼顶上,都没有找到陈峰,他到底去哪儿了?

  我意识到陈峰可能是有意躲避,等他躲到明天,回到学校,他就可以完全远离我,明天做学校的车回去,老师都在场,我也不能动手。

  学校还那么大,很自由,老师除了大事以外,基本上不管,上不上课完全由你自己说了算,完全可以说没有束缚,他想避开我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说不定还能在背后阴我一把。

  陈峰有陈华少这样一个老大,在耳目渲染下,我完全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我最不喜欢处于被动,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我索性将搜索范围扩展到宿舍下面的操场。

  可是找了一圈,连个鬼影都没见着,杨松还说这货该不会是人间蒸发了吧!

  我暗骂一声,这龟孙子到底躲哪去了,让我找到看我不揍死你。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只好带着他们回宿舍。

  但在经过宿舍时,我听到宿舍后头传来一道女生的呼叫,声音非常熟悉,却一时之间怎么都想不起来。

  抱着好奇心,我缓步走向宿舍后头,杨松他们也跟在我身后。

  这距离越近,声音就听得越清楚。

  “你放开我,混蛋。”

  “呜呜呜···”女生好像被捂住了嘴。

  “嘿嘿,我说了你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哈哈哈,事实证明一切啊。”

  刚开始我还纳闷呢,这女的是谁,声音好像在哪听过啊!

  在我听到最后面的这声音,脚步停在原地,愣了一小会儿,方才脑海堵塞的立马就想通了。

  这他妈是陈峰的声音啊!

  那么这女生,声音这么熟悉,还能和陈峰扯上关系的,不就是冰冰吗?

  我去!陈峰,老子今天要废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