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东一出现,我和李雷等人就站在了一起,正想问他来我们宿舍做什么呢,就有个人在他身边捂着脸,对我指指点点。

  我能发现林东的脸色愈加冷漠,那是一种异常愤怒的表现。

  说时迟,那时快,林东听完那人的话,就带着人朝我们走来,气势汹汹的。

  林东很明显是针对我来的,从他一直放在我身上的视线就知道了。

  可我却压根不清楚这是为了什么,冷静一想,难不成这就是陈峰说的报复?陈华少和林东的关系并不好啊,为什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林东缓步走来,强悍的体格压过我们所有的人,尤其是手里的那根钢管,仿佛死神镰刀,只要轻轻一挥,便能带走生命。

  他体格确实非常强悍,起码我在整个高一里,都没有见过有他这样的人,想想的话,也就只有疯子哥能压他一头了。

  “你就是贾思文吧?听说你挺厉害的嘛,陈华少是你打的吧?打他也就算了,也算是替我们出了口气,只是现在你们居然还敢来弄我的人,说说吧,你今天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林东说话的口气很冷漠,如果给他一件黑袍,那就更像死神了。

  不过我和李雷他们都很不解,连忙说道:“等等,这事儿有误会,我们什么时候弄过你的人?我们除了陈华少的人,谁都没碰过。”

  林东反过身,指着身后那个捂着脸的混子,说:“你要知道,我兄弟是不会骗我的,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

  “不是,这事儿真的和我们无关。”这时李雷都出来辩解了。

  然而林东还是不信,说我们真不是男人,敢做了还不敢当。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捂着脸的混子,一脚朝我踹了过来,嘴里还念叨着:“去你妈的,明明就是你,我看的清清楚楚,还跟我装!”

  我微微一侧,躲过了他这脚。

  但这脚仿佛是开战的信号,林东带着人一股脑地扑了过来。

  他们人很多,我们压根打不过,从宿舍门口,逼到阳台上。

  他们不仅人多,下手还非常狠,尤其是林东,抓着一个就往铁架床的铁架上磕,不少都被磕得挂了彩,捂着头倒在地上,甚至还有的被林东拿钢管扫在脑门上,顿时就昏了。

  林东有身体上的优势,我不可能蠢到和他硬拼,可就算是这样,我脸门上也是硬生生挨了林东一棍子,牙齿都被打掉两颗,嘴里含了一口血,那疼得我是呲牙咧嘴。

  更5新Q“最$…快上f酷匠f网KX

  除了我和李雷,剩余的基本上都倒在地上了,现在还被逼到阳台上,简直就是走投无路。

  我想这事儿,一定和陈峰嘴里的那个计划有关,不然林东不会无缘无故找我们麻烦。

  只是林东的蛮不讲理,让我感到很不悦,还放倒了我这么多兄弟,这些可都是天天在一起玩耍的兄弟啊,都被这个林东给打得不成人样,我哪能不生气啊!

  为题是我和李雷已经走投无路了,林东一伙儿人围着我们打,那钢管挨在后背上,是火辣辣的疼啊,李雷为了护住我,也挨了很多,脸都被打肿了。

  我看到躺在地上的兄弟们,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不管事情怎样,都必须要有个交代,否则李雷也会遭殃,以后的日子也不好混。

  如果我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倒是无所谓,而现在我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我有兄弟,我得为他们着想。

  于是我大吼一声,说:“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别折腾我兄弟!”

  “都给我住手!”林东的话像是命令,他们都停下手来,纷纷站在林东的身后。

  我扶起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李雷,后背靠在阳台边上,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有什么事儿,冲我来,这事儿和我兄弟无关。”

  啪,啪,啪!

  林东忽然拍起了手,罕见的露出笑容说:“好,这可是你说的,今天我就废了你一只胳膊,让你以后记得,招惹我的代价。”

  “好,只要以后你能放过我兄弟,以后在学校不动他们,一只胳膊又算得了什么?”我知道以自己的势力,是没有办法和李雷对抗的,在这里如是,回到学校更是。

  而李雷却拦住我,把手伸了出来,说要废就废他的。

  我被李雷的行为给感动了,奈何这事儿因我而起,也必须由我来终结。

  “雷子,这事儿让我来。”我轻轻把李雷的手给拉了回来,还站在他身前,防止林东待会又对李雷出手。

  “蚊子,不行,我得照顾好你,不然疯子哥怪罪下来,怎么办?林东,你冲我来,要废就废我的。”李雷又将我一把拉开,挡在我前面。

  说实话,我确实非常感动,李雷能为我做到这一点,就证明他是真心待我。

  李雷待我如此,我更不能让他白白承受,我当着林东的面,把李雷的身子反转过来,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雷子,其实我真不是疯子哥的弟弟,你没必要因为这个对我这么好。”

  李雷见我说话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眼神黯淡起来,呢喃着说他早就知道我不是疯子哥的弟弟了。

  声音虽小,我还是听到了,我附在他耳边说:“雷子,你记住,咱们是兄弟,这种时候,你得听我的,我是为了你们着想。”

  啪,啪,啪!!!

  林东的掌声再次响起,说我们还真是患难见真情啊,没想到还能见到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壮观啊。

  我把李雷的身子往后一按,然后就走到林东身前,伸出右手,说要废就赶紧,我可没这么多事精和你们瞎扯淡。

  林东应了声好,说我有胆识,还扬了扬手里的钢管,叫了两个混子,将我的手反了过来,死死抓住。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是要用钢管打在我的反关节,以他的力气,要废掉我的手,很容易。

  而李雷见到这场景,一下就按耐不住了,说什么都要冲过来,但被林东的人给按住了。

  我看着呐喊的李雷,微微咧开嘴唇,心想我这只胳膊,就算是废了,也值得,只要他们以后在学校平安无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回过头来,发现林东正看着我,我对他说来吧,别墨迹了。

  林东点点头,高高抬起手里的钢管,只要一落下,我这胳膊就得废了。

  喝!!林东发力一喊,钢管顺势而下。

  “啊~~蚊子!”我再次看了一眼李雷,发现他整个人都哭了。

  其实我心里也是很苦,要是我这胳膊废了,我还能报仇吗?我还能保护这些兄弟吗?我还能将王林碎尸万段吗?

  答案是,几乎不可能!

  而我则要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为了兄弟,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钢管落下的速度很快,在我眼里却是无比缓慢。

  五十厘米。

  四十厘米。

  三十,二十,十厘米!

  我的手要断了吗?没有了手,我在这所学校还能生存吗?

  我闭上了双眼,默默等待着审判。

  可是等了很久,我的手一直没有传来痛感。

  我心里有点苦涩,暗道:“已经痛到没有感觉了吗?”

  不可能!

  我猛然睁开双眼,发现了奇怪的一幕。

  明晃晃的钢管,散发出丝丝寒气,边上还带着不少血迹,想必是在刚才的搏斗中留下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根钢管,此时却停在距离我肘部五厘米的地方,一动不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