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一片寂静,鸦雀无声,仿佛无法相信我会拿出刀子捅人,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我给震住了!

  陈华少一惊一乍地说我居然敢杀人!

  我拿起华丽的蝴蝶刀,在眼前比划了一下,说道:“你要不要试试?”

  陈华少被吓得浑身抖了三抖,神情里的恐惧早已掩饰不住,连忙让手里的混子把陈峰拉走,还骂了陈峰两句,说:“你他妈的,什么人不惹,尽给老子惹些疯子,你们几个,赶紧把他送到医务室,把医生叫醒,赶紧的,别死人了!”

  我能看得出陈华少战意全无,脸色也是煞白。

  陈峰被人抬走后,他和我放了句狠话,说我厉害,以后走着瞧,接着就带人离开了。

  陈华少一走,李雷就凑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真不愧是疯子哥的弟弟,有胆识。

  我想起方才李雷的一番举动,和他道了声谢。

  李雷大大咧咧地说:“谢啥啊?我帮你不应该吗?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噢,对了,你这蝴蝶刀哪买的,真漂亮。”

  “李雷,我刚才捅了陈峰一刀,不会有事吧?要不要坐牢?”我心里忽然一阵后怕,现在的律法这么严,到处都是扫黄打非,我哪里能不怕,要是陈峰死了,恐怕我一辈子就只能蹲在牢里了。

  结果李雷却和我说没事,不要在意,这点事儿是不会让大人知道的,还说我们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我不太理解,李雷见我疑惑的样子,解释说:“这就和道上的人厮杀一样,你见过有哪个黑社会被砍了,还会去报官的?”

  我顿时恍然大悟,心里也是渐渐平复,随后我和李雷聊了很多,发觉其实他人还挺好的,甚至我还从他嘴里知道了一件事儿。

  那天我在澡堂里被王明打,他第一时间就带人过来救场了,后来见到疯子哥,也没机会出手,还和我说,虽然他们平时对我的态度不怎么样,但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个宿舍的人,都是兄弟,大家应该相互帮忙。

  我心里很感动,也很欣慰,不断地问自己,我也有兄弟了吗?

  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我躺在床上久久未眠,发觉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李雷就是其中一个。

  ···第二天,一声哨响声把我从睡梦中打断,我拿着牙刷毛巾,走到宿舍外头的洗刷间里,却发现人人都用一种震惊的眼光望着我。

  原本拥挤的洗刷间,硬生生让开了一条路给我。

  前方有个自己班上的同学,我走到前面问他这是怎么了。

  结果他也不回答我为什么,紧张地说:“文哥,您来了,来来来,这位置让给您,您慢用啊!”说完就像逃命般离去了。

  我很是疑惑,洗刷完毕后回到宿舍问了李雷一番,他笑着告诉我,说现在整个高一都知道我昨晚的事儿了,我都敢拿刀子捅人,谁不怕我啊?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我心想难怪呢,见到我就跟见到鬼似的。

  只是我昨晚捅了陈峰,损了陈华少的面儿,他难不成就这样算了?

  事实告诉我,不会!

  就在第二天军训的休息时间,陈华少的报复来了。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洗手间里小便,刚尿完,屁股忽然被人踹了一脚。

  还好我反应快,不然都掉到尿池子里了。

  我知道不会有人无缘无故踹我,肯定就是陈华少的人,回过头来一看,果然是,足足有五个人!

  他们见没把我踹到尿池子里,还想往我身上踹,我连忙躲到洗手间的角落里,操起一把满是尿骚味的拖把,二话不说就甩在他们脸上。

  洗手间里的拖把都比较恶心,他们不敢上前,只好躲避起来,但又不想放我走,势必有狠狠揍我一顿的觉悟。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于是把拖把放在尿池里,沾了一拖把尿水,直接就学起了关二爷,挥动着我这把青龙偃月刀。

  那尿水,溅得他们一身都是,最后他们非常无奈,被我这神一样的拖把给恶心跑了。

  可这仅仅是个开头,报复更是接踵而来。

  在军训的第五天,我和冰冰在宿舍后头正亲密着呢,忽然杀出五六个人,想也不想就动手。

  为了护住冰冰,我只身一人就和他们干了起来,要不是李雷碰巧带着几个兄弟到后面抽烟,我想我已经躺地上了。

  事后回到宿舍,李雷说这样不行,我不能落单,必须要和他们一起,不然以陈华少这样的人,我分分钟被他整死。

  我有些不明所以,问他陈华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李雷坐在床上,脸色忧伤,仿佛回忆起过往的事儿,点了根烟说道:“陈华少啊,我和他做了十年的朋友,他这人就是狼心狗肺,不论你对他多好,他都不会记在心里,自私自利,就是他的代名词,我把他当兄弟,他却一次次出卖我,唉,算了算了,不提他了。总之你知道一点就好,他这个就是有仇必报,除非你能把他给整垮了,他才服气。”

  ······我答应了李雷,和他们在一起,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其实人不坏,都挺好的,军训的时候也是互相关照,玩得也是非常开心,教官更是叫我们唱歌,军歌唱起来那叫一个热血,我和李雷很快就成了勾肩搭背,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李雷知道我女朋友是冰冰,说她可是咱高一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啊,我可得抓紧喽,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上天了。

  我说没事儿,我和冰冰的感情好着呢,谁也抢不走。

  其实我说的每句都是实话,在军训的日子里,我和冰冰的感情逐渐升温,我甚至还毛手毛脚地占她便宜,每每这样,她都是脸红耳赤地嗔我两句,但也没怎么反抗,我这小手摸得那是非常爽快。

  只是有些地方,得不到发泄,我心里是暗暗叫苦···有了李雷的相伴,我这日子过得平静很多,陈华少也没有找人报复,毕竟是在军训基地,下手不太方便。

  \酷匠q.网首0t发Z

  李雷也很仗义,我每次和冰冰在宿舍后头,他都会在我看不到他,他看不到我,却彼此能知道情况的角落里等我。

  有了李雷这样一个兄弟,我真的是一点遗憾都没有。

  然而报复却没有停止,陈华少见我和李雷在一块,居然也开始对李雷身边的人下手。

  我那天正在宿舍和李雷聊天,聊得正欢呢,一个叫杨松的兄弟捂着脸回来,说他被陈华少的人给打了。

  李雷瞬间就火了,嚷嚷着说要去报仇!

  我其实也很火,大伙儿都相处的挺好,谁被打了心里都不舒服,但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我赶紧拦下李雷,和他说:“雷子,你别着急,单凭我们这十一二个人,是干不赢陈华少的,你得冷静。”

  “他妈的还冷静什么,我和他做了十年兄弟,没想到到头来还这样对我,这狗日的我早就想干他了!”李雷像憋了万年的火山,一下就给爆发出来了。

  杨松也知道我说的话有道理,和我一起拦着李雷,并劝阻着他。

  李雷是个暴脾气,我和杨松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按在床上,整整劝了十分钟,他火气才消下来,呼哧呼哧地说这样不是办法,我们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抱团,总有那么几个落单的。

  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想法,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他们不是尽抓咱们落单的人吗?那咱们也学他好了,看见落单的,咱就打,往死里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