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军训,活动范围控制得比较严格,很多情侣都是藏着掖着,生怕被教官看见,而我也是一样,和冰冰躲在宿舍后面卿卿我我。

  冰冰刚开始很不自在,扭扭捏捏的,憋了半天才问我,今天下午那话是什么意思。

  H看8正版章E节q上0d酷v匠网1i

  我一听就笑了,她很生气,摇晃着我的手,问我笑什么,再笑就不理我了。

  “你说我什么意思?”我抓住冰冰的手,把它放在我们面前,那种意思不言而喻。

  冰冰涨红的小脸很快就变成羞红,抿了抿嘴,说道:“真的吗?你不要骗我。”

  我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居然主动把冰冰抱在怀里,我看她的小脸都快滴出水来了,但没有抗拒,任由我这样抱着她。

  或许是被浓情蜜意所影响吧,我轻轻地抱着冰冰,说:“我没骗你,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冰冰含羞带笑地点点头,表示愿意做我女朋友,我被这种意境沉醉了,忽然觉得她嘴唇仿佛有吸引力,在引导着我不断前行。

  她闭上了双眼,我缓缓地吻住了她的香唇,我发誓,这是我货真价实的初吻。

  后来和冰冰聊了很多,我问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她掩嘴一笑,说是在初一的那年,我被王林虐得不行,第一次挥拳反击的时候。

  接着冰冰又反问我,我说是那支舞蹈让我喜欢上你,那个画面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舞动的长裙,飘荡的长发,倾城的容貌,恍如一只美丽的白天鹅。

  或许人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感觉和冰冰没聊多久,就到了休息时分。

  冰冰很是不舍,巴不得在我怀里躺一晚上,奈何军训基地有它的制度,我们做学生的也不好违抗,不然教官着急了,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大半夜不回宿舍休息,跑到后面来偷情...于是我和冰冰约定好明天晚上再来这里,她很听我的话,不舍得点点头就和我各自往宿舍的方向走了。

  回到宿舍,教官们在外头吹着哨子,示意我们睡觉,那模仿非常严厉,见我们都躺到床上,才悠哉悠哉地离开,我的床位靠宿舍门,我听见他们临走前说什么,今晚要去外头喝酒,找几个小妞好好玩玩。

  教官一走,宿舍的人就开始活动了,但不敢开灯,也不敢大声,烟民们都到宿舍的阳台上,拼了命地抽烟,像极了瘾君子。

  其实教官们都走了,就算是开灯都没人知道,不过我心想教官们喝酒就喝酒吧,同学们抽烟就抽烟吧,反正也不管我的事儿,捂着头就这样睡了。

  可是刚睡下没多久,宿舍门突然被人踹开!砰的一声!

  我顿时被响声震醒,起身一看,发现门口站了大大小小近乎有三十号人,在夜色的遮掩下,我看不大清楚他们的样子,却能很清晰的感受到那股煞气。

  带头的那个,貌似极有自信,双手别再后腰上,身子骨比我还瘦弱。

  我看他站在这些人前面,肯定就是老大了,我很好奇,想要一瞻其容貌。

  待我双眼适应了黑暗后,才看清眼前这人是谁...我时常听宿舍里的混子唠嗑,也知道了不少关于高一混子的事儿。

  刚开学的时候,高一有好几股势力,在几天里逐渐被打散,就剩余三股较为强大的,也经常被人调侃是争夺高一老大的仨太子,带头人分别是:个性残暴,却又极讲义气的林东。

  富家公子,贪恋女色的陈华少。

  最为强大的本地势力,乔乔,据说是个女的,我没见过,也不知道真假。

  而站在门口的这位,就是仨太子中的其中一位,富家公子陈华少。

  我起初还不明白陈华少来我们宿舍干嘛,但是当我看见那张鞋拔子脸在他耳边说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为什么了。

  不得不说,陈华少的出现,惊动了我们整个宿舍的人,大部分都将视线放在宿舍门口醒,不过我发觉,更多的是静观其变,属于围观心态。

  我知道他们是来找我的,我也从来没想过让别人帮我,在我看到陈峰的那一刻起,我就在那把非常有纪念价值的蝴蝶刀,从包里拿了出来,安静的躺在我裤兜里。

  只见陈华少在门口阴阳怪气地说了声,谁是贾思文,给我站出来。

  我给自己承诺过,无论遇到多大的事儿,我都不会再逃,在听了陈华少的话,我立马就站了起来,往他面前那么一站,就开口说:“我就是,怎么?有事儿?”

  陈峰很显然没预料到我会这么直接就站出身,双眼惊奇地看着我。

  同为姓陈的陈华少也掩饰不了对我的好奇,上下打量了我几番,才说:“不愧是疯子哥的弟弟,有胆识,不过别人怕疯子哥,我可不怕!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给我这位兄弟下跪,叫一声爷爷,我就放过你,至于为什么,我想不用我多说吧?”

  我心里很生气,明明是陈峰做的不对,先出手打人,当然我也有过错,但陈峰居然用这种羞辱人的方式,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华丽而锋刃的蝴蝶刀,被我抓在手中,我承认我很疯狂,面对这么多人,我要不疯狂,又能怎么样呢?

  正想开口拒绝,我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两下,一个身影从我身旁走过。

  那个身影走到陈华少面前,笑道:“华少,你来我这儿闹事,不太妥当吧?不管怎样说,我都是一班之长,我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安全。”

  我没想到李雷会在这个时刻出来帮我,那逐渐被冷藏的心脏开始有点温热。

  “你妈的,你谁啊你,做什么出头鸟!”陈峰道。

  “你给我闭嘴,李雷可是我的老朋友了,是你能骂的吗?”陈华少大喝一声,陈峰立马就不敢再说话了,把仇恨转移到我身上,用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好像恨不得把我给吃了。

  我心想难怪李雷会帮我,敢情是认识陈华少,要是来的不是陈华少,不知道李雷还会不会这样做呢?

  “华少啊,没想到你还能记得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李雷说话的口气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我甚至在他眼里看到一丝苦涩。

  陈华少却是异常高兴,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而我在经历过这么多世事后,发觉他笑得很假,很虚伪,那不是真心的笑。

  在他的笑的这半会,宿舍的同学都围了过来,我知道这些人又在看戏了。

  陈华少说:“这样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让他跪一只脚吧,就这样了,说多无益。”

  我看见李雷的脸色都变了,我见他要开口,连忙走到他前面,对陈华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跪!

  我这样做,一来是不想让李雷难看,因为我知道陈华少肯定不会罢休,不然的话他的脸往哪搁?

  二来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李雷知道我要跪,很震惊,和我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跪,不停地劝阻我。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同学的温暖,心里很欣慰,问题是我这个人,只要是决定好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不管李雷怎样劝,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心。

  我扬手示意他别再说话,在陈华少等人看不见的方向,做了个口型给李雷看。

  这时陈峰已经站了出来,趾高气扬的看着我,还让我别墨迹,赶紧跪,跪了再叫声爷爷。

  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膝盖慢慢弯曲,弧度渐渐收缩,陈峰哈哈笑着,陈华少阴阳怪气的看着,李雷一脸沉重的望着后边的混子。

  单膝弯曲九十度...单膝弯曲四十五度...眼见着马上就要碰到地了,我握紧了兜里的蝴蝶刀,冰冷的铁器被我的手逐渐温热,恍如带着无穷火焰,这是代表了我的愤怒,我贾思文,不是谁都能羞辱的。

  就在距离地面还有一公分的时候,我后脚一蹬,抽出了充满寒光的蝴蝶刀,狠狠地刺进陈峰的肚子里,身子紧紧挨着陈峰。

  我不害怕,我甚至还笑了出来,这种笑,在惊恐的陈峰眼里,犹如恶魔般。

  同时我也很深刻的体会到自己变了,变得不再斯文,变得不再软弱。

  我曾在夜里,看着孤寂的天空,问自己现在是什么人,是好学生?是不学无术?还是什么?

  而此刻我得到一个答案,好学生的日子让我备受欺辱,我不是不学无术,我有扎实的知识功底,但这又能怎么样?

  我做的事情,和好学生完全相反,我学会了打架,学会了讲粗口,甚至还学会了拿刀子捅人,我算是好学生吗?

  不,我不是!

  当刀子没入陈峰的肚皮时,我渐渐明白,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好学生。

  刀子会让我的鲜血沸腾,这是一种热血!

  血液溅射到我身上,我感到一阵畅快,羞辱我的人付出了一种代价!

  众人惊恐的眼光,更是让我明白,唯独双手,才是力量,才能让人恐惧!

  陈峰的颤抖,会让我勾勒起邪邪的嘴角,我的心得到另类的满足!

  或许在别人眼里,我是个疯子,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我这股疯,都是被现实所逼!

  我若不疯,谁都能骑在我头上撒尿,我若不疯,谁都能拿我当沙包使唤!

  对,我是疯子,一个被现实所逼的疯子,我要用这股疯,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我要利用属于自己的生存法则,在混乱的校园,现实的社会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我轻轻把刀子从陈峰肚子里拔出,陈峰捂着伤口哀嚎倒地,血液沾满了我的双手,还溅到我的脸上,我用肩膀擦了脸上的血迹,在自己的内心最深处,告诉自己,我不单单是个疯子。

  我还是混子!

  我更是!!

  不良少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