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他们的表现感到很惊异,连问他们干嘛要替我擦药酒,其中一个叫李雷的混子说:“文哥啊,你也太不厚道了吧?你是疯子哥的弟弟,怎么都不和我打声招呼啊?”

  我不太明白他们的话是什么意思,问他们什么疯子哥的弟弟。

  结果他说:“哎哟,你就别扮猪吃老虎了,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今天下午在澡堂子里的事儿了,如果你不是疯子哥的弟弟,他干嘛出手帮你啊?还和你说那样的话。”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低头沉思起来,当时围观的人确实很多,难保不是从他们嘴里传出来的。

  谣言都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就越变质,很容易扭曲事实。

  不过这股谣言,对我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虽然我不知道疯子哥到底是什么人,但我知道,这样挂羊头卖狗肉,就没有人敢再来欺负我。

  可事情有好的方面,自然也有坏的方面。

  谣言不可能瞒一辈子,正所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总有被人发觉的那天。

  要是那天真的来了,恐怕会有很多人来找我麻烦,说我乱借疯子哥的名号,在学校里招摇撞骗,到时候我的下场,可能会更惨。

  况且我也不喜欢挂着别人的名号,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我继而辩解,说我真不是疯子哥的弟弟。

  他们还是不信,一股脑地说我是在扮猪吃老虎呢,指不定哪天他们对我照顾不周,疯子哥知道了,还不一脚就把他们踹死?

  我很是无语,既然他们觉得是,那就是吧,我也懒得再去说什么了,倒头继续蒙头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们整个高一级的学生就坐着大巴,去了学校外面的一个军训基地。

  我在车上睡了一觉,不知不觉就到了。

  我往车窗一看,果然是封闭式训练,单凭那三米高的大铁门,我们就逃不出去。

  经过一系列的程序后,我穿着刚领到的迷彩服,和各班同学站在军训基地的操场上,大大小小有几百号人,男的占多数,都是些满头黄发,流里流气的混子。

  总教官在前不断地训话,总结下来的意思就是,你们这群高一的小兔崽子,都给我好好军训,别给我闹什么幺蛾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然后总教官又指挥着手下的教官,分开给我们剪头发,每个班的教官负责下面的学生。

  很多混子见要剪头发,都很不乐意,尤其是那些弄得像非主流的,头发就是他们的命,说什么都不剪。

  二班有个长得挺矮的混子,做了出头鸟,反抗教官的命令,还哭爹骂娘的问候了二班教官的全家。

  二班教官一下就怒了,领着几个人,对着那混子就是一顿暴打,硬生生打服气了,委屈的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剃成寸头。

  这也算是杀鸡儆猴,教官们下手挺狠的,而且还是军人出身,那身手不是盖的,不少人都被吓到了,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一一在教官的剃头工具下走了个来回。

  头发剪完,军训正式开始,从走正步,练蹲姿开始,那火辣辣的太阳照的我浑身是汗,累得要命,练蹲姿更是把脚都快要练麻了。

  从单独一个班练,到班级对练,我在走正步时无意间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整个人都停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她。

  她也是和我一个表情,脚步顿在原地。

  教官见我俩都停了,叫唤着说我们干什么呢,快给回队伍里,不然一人一百个俯卧撑。

  那是冰冰,我见到了她,心里很高兴,连忙回到队伍里,继续训练。

  训练了一整天,特别平静,没有打架事件发生,可能在学校的几天,看惯了打架,现在这样,我还真不习惯。

  训练一结束,我就屁颠屁颠地往冰冰的方向走。

  冰冰见我来了,很惊讶,但眼里掩饰不了她的喜悦,她问我不说在市一中的吗,怎么会跑到市九中来上学了。

  “嘿嘿,我这不是想你嘛,所以就过来了,没事儿,换个学校而已。”我嘿嘿一笑,其实内心是不想让冰冰替我伤心,况且我来这儿,也是有冰冰的因素。

  冰冰听了我这话,别提有多高兴了,那小脸通红的,还问我是不是真的,可不能骗她。

  我说是真的,千真万确。

  “算你有点良心,还记得人家。”冰冰咬了咬下唇,那样子可漂亮了,我差点就看痴了。

  我刚想继续开口,就有几个人走到我身前,带头那人更是将我一把推开,他身后的一个混子还恶狠狠地说:“你他妈谁啊?嫂子是你随便能碰的吗?给老子滚。”

  带头的那人,在鞋拔子脸上留了一把小胡子,长得特别讨厌,瞟了我两眼,好像不认识我,不知道昨天的事儿,转头就笑嘻嘻地对冰冰说:“冰冰,你就答应我呗?我都追了你这么多天,还不够诚意吗?”

  然而冰冰却没有理他,紧张兮兮地躲在我身后,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这人叫陈峰,从来学校第一天开始就缠着她,很讨厌。

  我猜到了七八分,肯定是面前的这个陈峰喜欢冰冰,所以才整天围在冰冰身边。

  这个叫陈峰的人,看到冰冰竟然躲在我身后,脸色都变了,指着我的鼻子就骂,说我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赶紧滚蛋。

  y酷_R匠网g:永Y久P免0费4√看小说dr

  我抹了陈峰喷在我脸上口水,反手紧紧抓住冰冰的手,说道:“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吧?你是不是喜欢冰冰啊?别指望了,冰冰是我女朋友!”

  我把抓住冰冰的手高高扬起,看得陈峰一愣一愣的,还傻傻地问冰冰是不是真的。

  冰冰含羞带笑的,小脸都红到了脖子,轻轻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我知道冰冰不会拒绝我,这也算是我另类的示爱吧,我真的很喜欢冰冰,我要和她在一起,我来市九中,也是因为这个。

  陈峰则是被我俩给气炸了,我看情况不对劲,让冰冰先走。冰冰很听我的话,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在我耳边交代让我小心点,就满脸担忧地走了。

  陈峰满脸狰狞,说道:“老子追得那么辛苦,就这样被你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给抢走了,操,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说完,他就挥着拳头冲过来了,身后的那三个混子也是跟了上来。

  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昨天浑身虚脱后,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好像大了不少,胆子也大了,要换做以前,面对四个人我肯定得逃。

  但现在我完全不怕这四个人,我躲过陈峰一拳,便死死地抓住他的衣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论其余三人在我身上使了多少拳脚,死了命地就挥起拳头,往陈峰那张臭脸上打。

  起初陈峰还反抗,差点挣脱了,我一脚撩在他小腿上,他立马失重倒地,我顺势往上一压,坐在他肚子上就拼了命地打。

  陈峰被我打得渐渐无力,脸上也是一块青一块紫的,那三个混子有尝试过拉开我,却怎么使劲都拉不走。

  我之所以这么狠,把陈峰打得像条死尸一样,是因为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如果你不狠,那敌人只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侵犯你。

  后来我看打得差不多了,再打就得死人了,周边还有学生,要是被教官发现,下场可不太好。

  于是我站起了身,拍着刚才不小心蹭到的灰。

  而那三个混子,早就没有动我了,一直在拉我,现在见我不打了,连忙把躺在地上,快要昏迷的陈峰给拉了起来。

  我正准备要走,陈峰含糊不清地说:“小子,我记住你了,你妈的,别让我再看见你,快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转身踏步,大概走了十米,也沉思了十米,终于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在宿舍里,我经常听李雷他们聊天,得知红云市里,有不少大哥都是从市九中里出来的,他们混的比很多走在正路上的人好,还把学校的弟兄带到了社会上,在刀光剑影的道路上取得了成功,权力,钱力,势力,不比正道上的人差。

  相反,我逐渐认识到,勤奋学习是一条很远很远的路,我不知道这样要多久才能解决我和王林之间的恩怨。

  为了复仇,为了爷爷的死,为了不再被人践踏尊严,为了保护自己最喜欢的女人不再受人侵扰,我决定我要,混!我不单单要在学校里混出名堂,将来还要在社会上混出成绩,我要让王林知道,我并不是丧家之犬。

  同时我也要让王林后悔,当初把我流放到市九中的决定。

  如果说爷爷的死是转折点,那市九中,就是我的人生新起点!

  想罢,我轻轻转过头来,冷酷地说:“我叫贾思文,高一一班,如果你想找我报仇,随时欢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