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功不受禄,南哥给我留下这么大笔钱,我实在是无福消受,暗暗掂量等开学再还给他。

  暑假剩余的时间在我的忙碌下,已然所剩不多,期间我又去了一趟班主任的家,和他说我要去市九中上学。

  我不能因为王林,就落下自己的学业,所以选择了将就,既然上不了市一中,那我就去市九中,我就不信换了个学校,我就考不上大学。

  况且班主任也和我说,其实市九中和市一中没什么差别,就是环境不一样,只要我能坚持学习的心,那肯定能考上理想的大学。

  我和班主任聊了很多,他也说了很多给予我激励的话,我重重地谢过了班主任,然后才离开了他的家。

  b酷匠网lF首发…

  一路上,我拿着这张市九中的录取通知书,心中感慨万千。

  市九中是全市最混乱的学校,基本上我们这些学生都知道,很多混社会的人都是从这间学校出来的,几乎没有一个好学生。

  抽烟,打架,酗酒,乃至吸毒的,一抓一大把,像我这样文质彬彬的好学生去到,有没有属于我自己的生存之地,在这么多不良少年的学校里,我又该怎样保护自己?

  还有王林表哥要找我麻烦的事儿,我不知道怎样去应对。

  我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随机应变。

  如果把我逼疯了,狗急也会跳墙,我可不敢担保我不会拿刀子捅在别人的肚子里,因为我早就不是那个懦弱的贾思文。

  ······暑假已过,新的学期来临,我踹怀着沉重的心情,拿着一箱箱行李,搭上了通往市里最早的一班车,不舍的离开了这个充满着回忆的小镇。

  我要去市九中的事儿,没有跟冰冰说,在这段时间里,我能感觉到,冰冰是喜欢我的,我一有什么不开心,她也会跟着不开心,所以我不想她替我伤心。

  当我来到这所高中的时候,心情很复杂,也不知道这个地方,会不会改变我的命运。

  我背着大包小包,在报名处经过一番波折,才去到了自己的宿舍。

  市九中不管怎样说,都是市里的学校,环境并不差,只是有很不协调的一幕,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学生,有几个还染着黄头发,正坐在宿舍的铁架床上抽烟,聊得不亦乐乎。

  然而他们一见到我这么文弱的人,神情立马就变了,很是嫌弃,还问我是从哪来的。

  大家毕竟以后都是同学,我礼貌地打招呼道:“哦,你们好,我是这个宿舍的,大家以后都是同学了,希望能够多多关照。”

  我话音刚落,他们居然理都不理我,继续勾肩搭背的聊着,很显然他们都是认识的,唯独我是这个宿舍的外人。

  我心里有点不爽,这些人都什么态度,不过我也不是惹事的主,在我的法则里,别人不来招惹我,那我自然不会去得罪别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我多年来领悟的道理。

  既然他们不搭理我,那我也不会主动去搭理他们,我把他们当成了透明的,拧着行李就往一张空床上走。

  ······在市九中平静的过了几天,由于和冰冰不是在一个班级,我没有见过她,班上的同学对我也是很冷漠,但没来招惹我。

  而且在这几天里,我终于见识到市九中的乱。

  白天,就有人在教室的走廊里打架,大大小小一伙人,不是他打他,就是他打他,场面非常混乱,老师看到竟然出乎意料的不管。

  甚至有的学生被打得浑身是血,老师就带到学校的医务室草草了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听见宿舍的同学议论,说什么高一有个人,叫林东,是新崛起的一霸,有做高一老大的意思,现在和其他镇上来的学生打得火热,势必要坐上高一老大的位置。

  更有些时候,晚上宿舍楼里都有人打架,我不时也会跟着宿舍的同学出去围观。

  那场面比起白天更加残暴,我就见到一个个头将近一米八的,留着寸头,匪气很重,手里还拿着根钢管,对着一个学生就往死里打。

  后来听他们议论,原来这人就是林东,个性非常残暴,上次有个同是高一的,不小心踩到他的脚,结果他把人家打得进了医院。

  林东虽然残暴,但我也听他们说,林东其实也是个非常讲义气的人,自己手下的兄弟一有事,他总是第一个冲在最前面。

  不过这都与我无关,我来这是认真上学的,不是来打架的,所以在没人找麻烦的日子里,我过得特别轻松,连还钱给南哥和找冰冰的事儿,我都给抛在脑后了。

  可是这种日子,在军训前的一个晚上,结束了。

  那天我正好从学校的澡堂里洗完澡,突然冲进来七八个人,带头的一个还大喊着谁是贾思文。

  我看这么多人找我,就知道是王林的表哥来了,在这学校,除了他就没有任何人会来找我了。

  怕,我终究还是有点怕,毕竟我只是个未成年,但也没有过去的那种懦弱,大不了鱼死网破。

  于是我悄悄地把桶里的好几个衣架合在一起,扭成棒子装,然后又放回桶里,准备待会用来自卫。

  也刚好澡堂里有我班上的同学,那同学不单认识我,还认识带头的那个人。

  他一脸赔笑地走到那人身边,说道:“明哥,那个贾思文我认识,就在那儿呢,您来这儿,是不是要揍他?”

  那个叫明哥的,顺着我同学的手,将视线放在我身上,连话都没说,就带着人走了过来,气势汹汹的。

  待他来到我身前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恶狠狠地问我是不是贾思文,好像只要我一说出是这个字眼,他就会马上带人揍死我。

  我忍住心中那一丝仅存的惧怕,想起爷爷曾经说的话,挺胸说道:“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儿。”

  “哦,看不出来啊,居然这么狠,把我表弟的脸都给划破了,真长本事儿了啊,你知道我是谁不?”

  “王林那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你没什么事儿的话,我想你可以走了,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他们今天一定会出手,我装作收拾衣服的样子,顺手拿起了衣架棒子,我敢相信,这衣架扭成的棒子,打起来绝对疼。

  而这个叫明哥的人,一下就怒了,脸色狰狞道:“不想知道我是谁?老子告诉你,老子是高二的王明,你以后给老子好好记住了,兄弟们,给我打,往死了打,妈的竟然敢把老子表弟的脸弄成这样。”

  我现在背对着他们,手里抓住衣架棒子,在王明刚把话说完,我就转身一棒子抡在王明的脸上。

  我身子骨比较弱,平时也没什么时间锻炼,这么一抡,只能在王明脸上留下一道红痕。

  王明显然没预料到我会果断反击,更怒了,捂着脸就和那七八个人围了过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

  双拳难敌四手,更别说现在的十几手了,我反击了几次,很快就被打倒在地,更是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溅了一身水,刚换上的衣服全湿了。

  他们下手非常狠,一点顾忌都没有,尤其是王明,尽往我脑袋上踢,要不是我护着头,恐怕就昏过去了。

  我蜷缩在地上,从他们的腿缝隙里看到,有很多的人在围观,但却没有一个上前阻止。

  我的心凉了,这是什么社会,我意识到想要别人帮助,是不切实际的,还不如靠自己,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拳头。

  我拽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身,在王明脑门上狠狠地砸了一拳,不过我没两秒钟又被愤怒的王明给踹倒在地,我的肚子一阵生疼,刚刚吃的晚餐都差点吐了出来。

  ······大概打了我五分钟,王明还没有停止,把我乏力的身子拖到澡堂的大水桶里,二话不说就抓着我的头往水里按。

  冰冷冷的水浸泡在我的头上,一股股窒息感开始袭来,我不断地挣扎,我能感到死亡的气息在我身上徘徊,我很怕很怕,拼了命地扭动身子,企图能从水里逃出来。

  问题是在我挣扎之时,我头上又多了一只手,将我死死的按在水里。

  就在我快要窒息,昏迷的时候,王明把我从水里拉了出来。

  那种如获新生的感觉,让我不禁地大口喘气,可很快我又被王明给按了回去。

  王明抓着我按来按去,我的意识渐渐空白,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我死了吗?我会死吗?

  我的脑里突然闪现一个画面,那是王林的背影,还有他的那句丧家之犬。

  空白的思维被一股仇恨占据,那是我对王林的恨。

  这一次,又上了一个层次,那是恨不得嗜其肉,喝其血的恨。

  如果不是王林,我就不会过得这么悲催。

  如果不是王林,我爷爷就不会死。

  如果不是王林,我就不会来到市九中。

  为什么王林就能在市一中过得潇洒自在,而我却只能在市九中里受尽屈辱?

  我不甘心,我绝对不甘心!

  仇恨能使人疯狂,我全身充满了仇恨的力量,我在水里睁开了双眼,看着清澈的水里有两只小蝌蚪在追逐,前面那只仿佛带着无尽恐惧。

  那恍如是曾经的我,被王林的恐惧所慑,不停地逃。

  我还看到水里有条钢管,我像是看到了复仇的武器,找到了在这残酷校园的生存方式。

  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红了,那种血红几乎将我的视线全变成红色!

  我一手抓在水桶边上,一手伸进水里,紧紧地抓住那根复仇的武器,我发誓,这一次,我不会再逃,我要用我的双手,我要用我的拳头,改变自己,从逆境中走出。

  既然钱权势,我一样都没有,那我就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我要在学校里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这样就没有任何人敢在我头上任意凌辱。

  我要用双手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生存法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