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酷K《匠,o网Ur正版首发☆

  保安们应王林的话,又朝我走了过来,我摇晃地站起身子,捂着疼痛的肚子,说道:“我自己能走,王林,你给我记住了,从此以后,我们不共戴天,不要让我有那么一天,否则我一定会让你跪下来求我放过你。”

  王林顿下了脚步,狂笑一声,扭头对我说:“好,那我就等着你,噢,还有,你爷爷死了吧?麻烦你替我到他坟前问候一声。”

  我很惊讶王林是怎么知道我爷爷去世的事情,这事儿除了我和冰冰,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难不成爷爷的死,和王林有关联?

  就在我愣神的片刻,王林已经笑着走了,我心里大概猜到七八分。

  爷爷的死,一定和王林有直接关系,说不定就是他让他爸妈指示干的,凭他家的权势,要打死像我爷爷这样的人,是非常简单的。

  ·····这次我没有再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反而是存在了一丝理智,理智告诉我,不能盲目复仇,内心的怨恨告诉我,想要复仇,就必须要有可以和他家抗衡的实力。

  可是年仅十六岁的我,钱权势,一样都没有,我又拿什么和王林对抗呢?

  杀了他?不切实际,而且我还觉得这样做便宜了他。

  我舍不得他就这样死了,如果能够翻身,我会让王林尝遍世界所有的痛楚,我要让他知道现在的我,是多么的痛苦。

  “还不滚,是不是要我们把你揍死才甘心?”一个保安见我还愣在原地,不善地开口道。

  我忍着万般仇恨,转身离开了王家别墅,漫无目的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我的心在悲痛和仇恨中徘徊,我想尽了所有办法,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对抗王林。我很沮丧,读书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有权势的人给弄成这样?

  就算我以后我真的考上了大学,出来社会了,还不是普通人一个?还不是替人打工?我忽然觉得读书并没有老师嘴里说的那么好。

  “啊啊啊···”周围突然响起尖叫声。

  “你妈的,有种别跑,被老子逮到了看我不弄死你!”

  我抬头看见前方有十几个纹身青年,提着明晃晃的砍刀,再追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带头的那个,胸口纹了条过肩龙,浑身的煞气让边上路人纷纷避让。

  而这少年在经过我身边时,骂了一句:“妈的,没想到在这儿还能遇到仇家。”

  浩浩荡荡的十几号人很快就从我身边掠过,我没太在意。

  况且在我们镇上,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我也是见怪不怪了。

  那些拿着砍刀的混子,我就经常在上学的路上看过。

  至于那个逃命的少年,倒是很面生,不像是我们镇上的人。

  ·····我继续在街上瞎晃着,心里非常迷茫,同一个问题在我脑里纠结了千万遍,我要怎么样,才能对抗王林。

  不知不觉,我竟然走回了学校,我看着学校那大大的四个字,心中顿时感慨万千。

  在这所学校里,我经历过太多难忘的事情,王林的三年欺辱,冰冰的愤然出身,同学们的视若无睹,爷爷的死,我的反击,最后的中考。

  这些事物,都被我一一记在心头,我走在熟悉的走廊上,看着曾经的教室,王林那些举止我还是历历在目。

  我拽紧了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王林在我身上造成了太多的伤害,如果不报,我就不是男人,我就不是爷爷说的男子汉,而是懦弱无能的窝囊废。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去报这个仇,但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属于复仇之路,我要让王林,跪在地上求我!

  我在学校待了很久,直到天色暗了,我慢慢走回家。

  到家后,我按照习惯做好饭菜,并整齐地放在破旧的饭桌上,当我捧起饭碗准备吃饭时,才发现我在神不知鬼不觉间,添多了一碗饭。

  那碗饭正放在我的对面,浓郁的饭香味飘荡在饭桌上,我感到很苦涩,眼睛很快就模糊了,没想到爷爷去世了这么久,我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

  我用手抹了把即将流出的眼泪,准备把对面的那碗饭倒回电饭锅,正准备起手,一道声音在我看不到的暗角里传了出来:“哎,别倒回去啊,你不是给我吃的吗?”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身影迅速地出现在我面前,快得连长相都看不清楚,还捧起了那碗热腾腾的饭,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吓得不行,他身上还带着斑斑血迹,我顿时以为自己见鬼了,连忙喊道:“鬼,鬼啊!”

  “哎哎哎,我不是鬼,是人···你这饭做得可真香啊,可把我给馋的,在角落里看了半天了。”这人在我面前狼吞虎咽的,貌似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说话也是含糊不清。

  我忍住惊吓,定睛一看,才发现还真是个人,而且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当他呼哧呼哧地以惊人速度吃完一碗饭,然后自顾自暇地往饭桌上的电饭锅盛饭时,我才发现,这人就是今天下午被人追杀的少年。

  可是他身上有好几道刀伤,怎么看起来还是生龙活虎的?

  “哎,小子,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啊?”我还没开口,他倒是先开口了。

  其实我觉得有个人和我一起吃饭,心里很温暖,也不管对面的这人是好是坏。

  我说我今天下午看见你被人追杀,正巧从我身边经过。

  他说难怪这么面熟,今天下午好像真见过我,还说当时满街人都害怕得要死,就我这么一人像个傻子似得看着他。

  “你身上有伤,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包扎一下?上次我爷爷被割伤,我特地去买的。”我本着乐于助人的心说道。

  他的样子很乐观,对身上的伤完全不在乎,一边吃饭一边和我说:“没事儿,小伤,万事都比不过吃饭,咱吃完饭再说哈。”

  我看他身上被砍了好几个口子,虽然已经结痂了,但看起来开始很瘆人,衣服也是血淋淋的,如果这都是小伤的话,那什么才是大伤?

  不过他生龙活虎的,应该也死不了,于是我便按着他说的,默默吃起饭来。

  饭后,我连碗筷都没收拾,就拿出了医用箱,他倒也没拒绝,坐在椅子上就让我给他消毒包扎。

  在包扎的过程中,他问我:“哎,你刚才哭什么啊?咋像个娘们似得?”

  我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自己的过去,就说自己想起了一些过往的事儿。

  后来他又问我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我笑了笑说:“你不也被人追到我这地方了吗?”

  “哈哈,缘分,缘分啊,哎哟,妈的,疼死我了。”他笑了两声,一不小心太过火了,疼得龇牙咧嘴。

  我也是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会被人追杀。

  结果他和我说,他就是来这地方买点东西,没想到遇到仇家了,真是倒霉。

  他刚说完,双眼一亮,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叫贾思文,你呢?”

  “贾思文?假斯文?哈哈,你这名字太逗了,你爹妈是怎么给你取的?哈哈”他把我的名字读成了谐音,再也止不住地笑了起来,还疼得脸都抽了,那样子非常搞笑。

  对于自己的父母,我没太在乎,在我的眼里唯有爷爷才是最重要的,这名字是当初爷爷的一个乞丐朋友替我取得,叫思文,说什么取了这名字,以后必成大器,再加上我爷爷刚好姓贾,后来就成了贾思文,也成了班上同学的笑柄。

  所以我被这人的笑声弄得很尴尬,他见我这副模样,也不再笑了,说道:“文文是吧,我俩无亲无故的,你都愿意给我饭吃,还帮我包扎,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好人,我叫阿南,比你年长几岁,以后你叫我南哥就成了。”

  ·“哦,南哥。”

  ······在我的缜密下,终于给南哥包扎好了,我还发现他身上全是刀疤,今天受的伤和这些疤痕比起来,简直就是大巫比小巫。

  我大概的算了一下,上半身的刀疤加起来,大大小小有二十几道,我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得多疼啊。

  南哥说出来混的,就是这个样儿,伤是避免不了的,让我别惊讶。

  我一直以为出来混的都是不学无术的社会渣渣,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南哥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另一番味道,那仿佛是一种热血。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南哥就离开了,临走前还在我床边放了一沓子钱,我数了一下,整整有一万块钱。

  奈何南哥已经走了,我找不到他,只好等下次有机会,再把钱还给他,反正我迟早都能再见到他。

  因为昨晚我还和南哥聊了很多,知道了很多事儿。

  他这次来我们镇,是买特产的,后来遇到仇家,就被人给追杀到这儿了。

  他还和我说以后要有什么事儿,都可以去找他,他一定会帮我。

  我觉得南哥人挺好的,非常豪爽,还从兜里递烟给我,可惜我不抽烟,没接。

  不过当时我没问该怎么去找他,原因是我不想自己有什么事,就去麻烦别人,我始终相信靠自己,就没有完不成的事儿,比如我和王林之间的恩怨。

  但我知道,南哥其实也是一名学生,还是高二学生,过完暑假他就是面临毕业的高三党了,而且他的学校我也是记忆犹新。

  那就是我顶替王林考上的那所,红云市街头混混的发源地,不良少年云集的,市九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