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王林的异常

  我刚把话说完,班上的同学就将视线放在我和王林的身上。

  有的同学在瞎起哄,甚至还走过来指着王林的鼻子骂道:“就是,文哥什么时候说让你进来了?”

  “文哥,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他?这王八羔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我看着这一堆墙头草,忽然觉得王林在班上的地位连我之前都不如,原来有这么多人都讨厌他。

  或许这就和我说的一样,人在富贵时,身边总有那么一群所谓的兄弟,而在落难后,踩你的总比救你的多。

  其实我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仇我也算是报了。

  那两刀已经给他留下血淋淋的教训,尤其是脸上那一刀,他这张脸算是被我毁了。

  以后他在班里也会受尽欺辱,就算不用我出手,班上那些人也会对他落井下石。

  “都回去坐好,老师要来了。”我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把围在王林身边的人遣走。

  他们见我开口了,也不再逗留,连骂了几句王林的娘就回去了,还叫唤着下午放学要好好收拾王林。

  “文哥,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这些墙头草虽然走,但王林始终不敢挪动脚步,生怕惹我不高兴。

  我从课桌里拿出这节课要用的教科书,点了点头,王林这才松了口气,一拐一拐地回到座位上。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很轻松,班上的墙头草天天过来奉承我,一口一声文哥文哥。

  但现在中考临近,我没理他们,也不想理这种人,于是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中考上,希望能考上我的梦想学府,为逝去的爷爷争一口气。

  然而王林却与我大相径庭,截止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被打过几次了,很是凄惨,就连我都有点看不过眼了。

  可这些都是他咎由自取,如果当初他不欺负我,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正所谓因果报应,有因就必有果,有些东西,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

  不过我在王林身上发现了很奇怪的现象。

  他本应该是惧怕我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恐惧的眼神在他眼里不复存在。

  反而是演变成剧烈的仇恨,甚至有时在上课,他会用一种狠辣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有什么灾难即将降临在我身上似得。

  我很不解,王林有什么资本,在学校我几乎人人避让,走在过道也会有人喊我文哥,更有人说我是新晋的初三老大,还敢拿刀子捅人。

  对于初三老大这个名号,我并没有在意,这些都是虚有其表,我甚至还有些反感,我对混子这两个字,很不喜欢,我觉得这就是一些不学无术的人,没有前途可言。

  ······中考终于还是来了,我早就对各方面知识的复习到位,考上市一中也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考试和我想象的一样,非常顺利,基本上每一场考试,里面的内容大部分我都在试题上看过,写起来那是得心应手,每每都是第一个走出教室。

  我回头一看,发现有很多同学都是考得焦头烂额,而班上的混子则是趴在桌上睡觉。

  唯独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王林居然出奇的没有睡觉,依旧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离开教室,隐隐中还透露着一丝阴险。

  不过我也没怎么去想,依现在的情况,谅他也翻不了天,而且马上就要离开这所初中了,新的想法早就将我的脑海给占据了,没时间去管王林,反正他在班上也是过街老鼠,用不着我出手就会有人收拾他。

  我时常想象自己在市一中的新生活,那是美丽的憧憬,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环境,还有我将来的舍友。

  ·····中考结束了,学校开始放假,成绩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下来。

  市一中是红云市的第一高中,老师们经常在讲台上说市一中那里有多好多好,只要考上去,基本上以后的路都是一片光明,那儿都是学霸云集的地方,没有一个不是学习中的精英。

  依照考试的卷子,我对这所高中那是完全没问题,在放假期间我就在为将来的高中生涯做准备了。

  爷爷留下的钱不多,是不够供我读三年高中的,为此我特地在暑假里替自己找了份派传单的兼职,每天都是拿着传单在街上忙里忙外,风吹日晒的。

  冰冰知道我家在哪儿,空余之时她也会过来找我玩,她一点都没有嫌弃我这里的环境,只是她每次来,都是满脸疑惑,在她来过好几次后,她终于开口了,问我爷爷哪里去了,怎么好几次都不见他。

  爷爷的死,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别人。

  虽然这是埋藏在我心中的痛,但冰冰在我眼里是唯一的朋友。

  她人确实很好,每次我有困哪她都会帮我说话,那时候我的钱被王林抢走了,她都会主动请我吃饭,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于是我就索性告诉了她,说爷爷他去世了。

  “怎么会···贾思文,我我,我不该问的,对不起。”

  “没事儿,都过去了,爷爷去世的时候笑得很安详。”我再次回想起和爷爷的点点滴滴,心里很是伤感。

  冰冰看我不太开心,说道:“我跳支舞给你看吧,我从小妈妈就让我学舞蹈,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妈妈都会跳舞给我看,这次,就让我跳支舞给你看吧!”

  y酷)+匠网首‘发Y

  待我还没反应过来,冰冰就开始翩翩起舞,今天她穿着白色连衣裙,在舞姿的摆动和昏暗的环境搭配下,我第一次发觉,冰冰就像是一只美丽的白天鹅。

  刚开始她还是自己跳,然后她步伐一变,直接拉起了我的手,还说让我和她一起跳。

  我说我不会跳舞,就不跳了,免得待会弄伤你。

  冰冰突然一嘟嘴,把我身子一拽说道:“我不管,我就要你和我跳。”

  我反应有点迟钝,被冰冰这么一拽,一下没控制好平衡,摇摇晃晃地扑倒在她身上,而她也是被我压在地上,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可大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儿有这么大尺度的身体接触,将近整个身子都压在她的玉体上。

  气氛很奇怪,我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冰冰,心脏跳得特别快,血液仿似要喷张,呼吸也是非常急促,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而冰冰却是满脸通红,抿住小嘴,把头转到了一边,不敢看我,在转头时还说了句我真是个木头,都三年了还不开窍。

  我有些尴尬,连忙起身把冰冰扶了起来,说真不好意思,刚才我没站好,现在还跳不跳了?

  “你···真是个木头,讨厌死你了,还跳,你自个跳去吧,我回家了。”冰冰貌似很生气,说完就一脸羞红地跑出工厂了。

  我真不明白她跑得那么快干嘛,像是逃命似得,难不成我身上长刺了?还有,什么木头,什么三年?···冰冰说的话实在是太难理解了,就连我这样的学霸都听不懂。

  原本我还以为冰冰生我气了呢,没想到她第二天又来了,还是早早来的,在废弃工厂里等我下班很久了。

  她一见我回来,就说我今天辛不辛苦,累不累,还说替我做了晚餐。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从昨天扑倒在冰冰身上,现在一看到她,我就浑身不自在,心脏的搏动速度快得要命,我怀疑这是病,得治。

  我忍住那股不自在,将冰冰手里的饭盒拿了过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全是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一放进口里,那叫一个好吃啊,我顿时就开始狼吞虎咽了。

  冰冰则在一旁捂着嘴轻笑,那笑容可好看了,我眼睛都离不开她身上了。

  饭后,我问冰冰毕业了去哪间学校,她神情很失落,呢喃着说她成绩不理想,应该是市九中没错了。

  市九中,我听同学们说过,那是个被放逐的校园,大部分的不良少年都选择了市九中,那里就是混混的天堂,打架斗殴经常有,还弄出过人命,上了报纸。

  冰冰现在要去市九中,我不由自主的替她捏了把汗,要是她去到市九中,有人欺负她,有人骂她,怎么办,最重要的,冰冰她长得这么漂亮,去到岂不是会有很多人追求她,那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冰冰见我手足无措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市九中那么乱,你一个女孩子去到怎么办啊,我怕有人欺负你。”其实我想的不是这些,我是怕有人会追求冰冰···“嘻嘻,少见啊,居然会关心起我来了,怎么,是不是舍不得我啊?”冰冰露出了皎洁的小虎牙,好像很高兴,小脸带着微红,乌黑的长发在从工厂门口传来的微风吹拂下,简直就是女神。

  一时之间,我看呆了,和冰冰同桌这么久,我竟然没发现她有这么漂亮的一面,难怪总是有这么多男生围在她身边。

  “看什么呢,别用这种眼神看人家了···”冰冰出乎意料地扭扭捏捏起来,双手还把玩着衣角,微微低着头不敢看我。

  木头木头···我看着冰冰的样子,想起昨天她说的那句话,什么木头,什么三年都不开窍,顿时恍然大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