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晨,我依旧是和平常一样,缓步往学校的方向走,唯独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贾思文了。

  在经过一家精品店时,我站在门口沉思了两分钟,然后踏步走了进去,买了一样东西,放在自己的裤兜里。

  ······今天王林依旧是比我早到,而且还是只身一人在教室门口等着我,他那些好兄弟好像没他来得早。

  王林见我远远地走来,便露出了邪邪的笑容,我忽然觉得他也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像他这种人能有什么前途,初中毕业后顶多进个三流高中或者职院,按照他的性格,我看以后就是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混混。

  但也就是这种所谓的混混,整整欺负了我将近三年的时间,而现在,我要选择反击。

  当我走到门口时,王林拦住了我,在我脸上拍了三下,说道:“贾思文,我要你带来的钱,带来没有?”

  “钱,我有···”我心里惦记着刚才他拍我脸的那三下,还挺用力的。

  王林一听到我有钱,就用理所应当的态度和我说:“有你就拿来啊!墨迹什么?”

  “钱,我的确是有,但我就是不给你。”

  我把手放在裤兜里,紧紧地抓住那个东西。

  钱我是一定不会给他,给了这一次,就还会有下次,我也答应过爷爷,不能再让别人欺负自己,所以我必须要黑暗中找回属于自己的光,如果不行,那我就主宰掉整个黑暗。

  王林则一下就怒了,直接用手抓住我的衣领,硬生生把我提了起来,满脸狰狞,还让我有种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钱,我有,但我就是不给你。”或许是经历了爷爷去世的悲痛,我对很多东西都看淡了。

  这次我对王林的狠话并不感到恐惧,甚至还觉得王林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他只不过是个低智商,很容易受情绪影响,被欲望操纵的人而已,噗···我的肚子挨了王林一拳,打得我胃里一阵翻滚,可我脸上还是没有丝毫反应,因为这种简单的肉体疼痛,根本无法和爷爷的死与之相比。

  “哟呵,臭小子长骨气了是吧?我发觉你最近好像不怎么怕我啊?”王林看我丝毫不畏惧的模样,出奇地说道。

  “三次拍脸,外加一拳。”我在计算着王林刚才对我身体造成的伤害,我要让他后悔做出这样的举动,我要让他知道,我贾思文不是这么好惹的,凡是侵犯我的人,我都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王林不懂我什么意思,很愤怒,一脚把我从他手里踹在地上,我毕竟身子骨弱,发育也是迟迟未来,王林这么一踹,我差点昏迷过去。

  在朦胧中,我看见别班的同学都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好奇地观看着,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还有的在煽风点火,叫唤着让王林打死我。

  有了小时候的经历,我知道有情有义的人已经很少见了,人们在你落难时最想要的不是伸出援手帮你,而是顺路踩你一脚。

  我的脑海里忽然响起爷爷对我说的话,他要我做个顶天立地,自强自立的男子汉。

  爷爷的话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做男子汉,就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只有眼前的双手,才是力量的来源!

  我摇晃地站起身来,对王林冷笑一声,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匹蓄势待发的狼,我随时有可能咬死面前的敌人。

  王林见到我这种眼神,皱起了眉头,我能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丝慌张,但很快就被他掩饰下去。

  只见他又是一脚朝我踹来,嘴里还念叨着:“老子让你装!”

  我迅速转身,掏出了在来时买的蝴蝶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在王林腿上划出一道血口。

  王林吃疼,立马就捂着腿蹲在了地上,慌张的表情再也无法掩饰,仿佛无法相信我会做出如此举动,毕竟我们还是十来岁的初中学生。

  至于那些围观的,早就被我给吓傻了,一个个在那大喊大叫,说我要杀人了,更甚者,还跑回了教室,生怕惹祸上身。

  王林被我划的口子很深,已经站不起来了,腿上沾满了鲜血,他见我拿着刀子朝他走去,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恐惧。

  “贾思文,你要干什么!”王林的样子还害怕,我在他眼里就仿似一尊无视生命的魔王一般。

  我想起王林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那种恨,很快就充斥在我的心头,我要把爷爷的死,都发泄在他身上。

  “贾思文,你别过来,你知道我爸妈是什么人,他们要是知道你这么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王林的身子不断后退,我能看到他浑身都在发抖,我心里很高兴,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就是要王林害怕我,他在这三年施加我身上的伤害,我要他统统都还给我。

  “别,别过来,贾思文,不不,文哥,别杀我,是我错了。”

  “文哥,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欺负你,我混蛋,我不是人。”

  “文哥,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从教室门口,到走廊尽头,王林的态度在一路上被我吓得,从认错,到后悔,最后变成了哀求,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很满意这个效果,我是不可能蠢到杀了王林,他不值得我去这样做,我要的就是他害怕我,恐惧我,在剩余的初三日子里,我要让他尝遍被人欺辱的滋味。

  王林走投无路,后背靠着墙壁,不断地哀求我,他腿上流出的血也是拖了一走廊,那些围观的同学,没有一个敢探出头来,但从王林的求饶声也能知道,现在是谁站在谁头上。

  我轻轻蹲下身子,把沾着鲜血的蝴蝶刀片,贴在王林脸上说道:“如果,我在你脸上划一刀,你说,你会怎么样?”

  “别别别,文文文哥,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王林全身发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以前,你欺负我,是不是觉得特好玩?”冰冷的刀锋印在王林脸上,我很想痛快的划出一刀,给他留下血的教训。

  酷匠yj网正版首D发

  “文哥,对不起,以前都是我错了,是我不好,是我心胸狭窄,是我记仇···”王林对我说了一堆求饶的话,然而在我心里却起不了任何作用,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我一不做二不休,手上一用力,狠狠地在王林的臭脸上划了道血口,王林疼得顿时捂着脸嚎叫起来。

  “贾思文,你在干什么!”在我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我知道那是班主任的。

  我随即把蝴蝶刀装回兜里,回头对紧急走来的班主任说我和王林在闹着玩,刚才他不小心划伤了自己,我把他扶到这边等人过来。

  班主任不太相信,疑惑的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嚎叫的王林,示意他说出真相。

  我扭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王林,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人。

  “老师,是我不小心弄的,不关贾思文的事儿,老师,快带我去医务室吧。”看来我所做的事情取到了成果,王林现在非常怕我,就连我的一个眼神都不敢违抗,而且还有了远离我的心。

  班主任没有质疑,王林平时在班上也是非常调皮的,磕磕碰碰经常有,他倒也没在意,扶起王林的身子就往医务室走,还让我赶紧回教室,马上就要上课了,好好学习应对期末考,他对我的信心很大。

  班主任走后,我到洗手间里用水龙头将双手的鲜血都冲洗干净,我看见水池倒映着的自己,心中感慨万千。

  昨天我还是受尽屈辱的小乞丐,而今天我却做回了自己,一个真真正正,不再选择懦弱的自己。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曲折离奇,所以不到最后时刻,不要放弃希望。

  我回到了教室,这时老师还没来,但我的气场仿佛胜过老师无数倍,班上的同学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我毅然取代了王林班霸的位置,而且比他更胜一筹。

  当我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时,冰冰就迫不及待地说:“贾思文,你可以啊,没想到你这么男人,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酷?”

  “有吗?什么时候?”这是冰冰第一次夸奖我,我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冰冰随后和我说了很多,说我什么转身一挥刀,把王林逼到尽头,各种各样赞美的话她都几乎说了,还说以前没发觉,现在认真一看,我长得还挺帅的。

  ······上了两堂课,王林终于一拐一拐地从医务室回来了,我抬起头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他就被吓得不敢进来,杵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很是尴尬。

  王林这个样子,班上没有一个人同情他,就连他那些好兄弟,都不理他,坐在教室后头自顾自暇地打牌。

  “铃铃铃···”

  上课铃再次响起,王林实在没办法,只好在我眼皮底下低着头走了进来。

  当他经过我身边时,我开口道:“我让你进来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希望喜欢这本书的朋友,每天都能撸一撸哈哈,顺便追一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