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揣着乞丐爷爷给我的五十块钱就出门了,一路上我不断的想,这钱,我到底是给王林,还是不给王林。

  如果给王林,那等同是便宜了他,这些都是爷爷的辛苦钱,不能说给就给。

  要是不给,那这顿打我必然是挨定了,而且临近毕业,王林可能会打得非常狠!

  我把手伸进兜里,摸了摸那种皱巴巴的五十块钱,心里暗暗下了决定,这钱绝对不能给,死都不能给。

  今天王林来得很早,或许是为了我那五十块钱,才特意这么早来的吧。

  )最d-新m{章7节#p上‘U酷R匠》T网e“

  我一进到教室,他就领着几个混子走了过来,敲了敲我的课桌说:“钱呢?”

  “没有,我爷爷没钱。”我漫无表情地把书包里的课本都拿了出来,对于这顿打我已经准备好了,等期末考一过,我就能解脱被王林笼罩的三年黑暗。

  王林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很生气,像个咆哮的野兽,一脚踹在我胸口上,我整个人从椅子滚到了地上,周围的课桌都被我瘦弱的身子撞得凌乱不堪。

  班上的人早就对这些事儿见怪不怪,只有冰冰替我说话,可冰冰还没来,又有谁能帮我求情?

  我被踹得浑身发疼,蹭了一身子灰。

  正想起身,王林就带着他的那些好兄弟,对我拳脚相加,我蜷缩着身子,心里突然感到很委屈。

  为什么我的人生会这么悲催,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小的时候又经历过各种拐卖,沦落为乞丐不说,上了学还要被同学欺负。

  尽管生活黑暗,承受了无数次疼痛,我也从来没有流下过眼泪,我的经历告诉自己,眼泪不值得为这些事情流,如果流了,那我就是真真正正,毫无置疑的懦弱!

  纵然我现在没有选择反抗,那也不代表我是真的软弱,我只是没有抗争的能力,要是上天能够赋予我这种能力,我会把所有受过的罪,都加倍还在那些人身上。

  不过这是我的痴心妄想,身体上的差距,让我无从反抗,我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我也不能像王林他们一样学坏,我还要考上大学,出社会认真工作,报答乞丐爷爷。

  砰···王林拿起椅子砸在我的身上,围观的同学们都捂着嘴倒吸口气,显然没想到王林会这么狠。

  而我这次却异常坚强,因为我想起了乞丐爷爷佝偻的身影,这种心酸只有我自己才能够体会。

  我连喊都没喊一声,双眼还非常仇恨的看着王林,我发誓我一定要报这个仇,我现在没能力,不代表以后没能力,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这个时刻,我必须要忍。

  王林看我这模样,更怒了,从他的课桌里拿出一根钢管,直接就招呼在我身上。

  “我让你忍,我看你有多能忍,让你带钱过来你不带是吧!”

  “你再看,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今天我就弄死你!”

  “铃铃铃···”上课预备铃响了。

  王林收回了钢管,气愤地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明天再不给他拿钱过来,他就要把我的腿打折,说完还扬起他手里的钢管。

  我知道他敢,王林家里有钱有势,父母是当官的,同学们经常巴结他,可能他勒索我,就是想要一种快感,像他这种人,对钱压根就没什么概念。

  上次他就把别班的同学手给打断了,后来半点事儿没有,还是该上课上课,该放学放学。

  ······这时冰冰来到了教室,见我躺在地上,紧张地把我扶了起来,还痛骂了王林一顿。

  但王林丝毫没理会她,只在乎我明天能不能给他带五十块钱。

  “冰冰,真是谢谢你···”我轻轻揉着刚才被王林用钢管打的地方,很疼很疼,我掀开衣服一看,都紫了。

  “你怎么回事啊你,人家都这么欺负你了,你就不会反击一下吗?你还是个男人不?”

  我看冰冰的样子很生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冰冰会对我这么好,连忙说出了一句心里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冰冰听了我的话,愣了一小会儿,随即叹息一声,说由我自己办吧,反正她是再也不想管了,马上就要毕业了,恐怕以后也见不着了。

  我一想到毕业,就感觉自己在这的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冰冰说的没错,毕业就见不着了,那王林我也能远离他了,在新的学校,新的环境里,展开我全新的生活,现在就先忍忍吧!

  等我哪天有能力了,再来让王林尝尝我的厉害!

  至于明天的事儿,就明天再说吧,反正钱我是不打算给,这都是乞丐爷爷的血汗钱,不能轻易给王林。

  到了下午放学时,我拿着乞丐爷爷给我的五十块钱,到药店里买了跌打药,自个一人在公园里擦了起来。

  我不想让乞丐爷爷知道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我必须要等到消肿了才回去,不然的话会被他发现的。

  等我看恢复得差不多了,才收拾好回家,可当我快要到工厂门口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我整颗心像被人狠狠地扯了一样,双眼也是被泪水模糊了。

  一个头发苍白的邋遢老人,浑身是血,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工厂门口的水泥地上,手里抓着零钱。我几乎是用飞的速度跑到这老人面前,跪在他身边,紧张地用手扶起了他半个身,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这些都不重要了,文文,来,这些钱给你。”老人脸上的斑斑血迹,在外人看来略显狰狞,可在我眼里,却是很慈祥,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笑容。

  乞丐爷爷没有告诉我怎么了,但我在隐隐中已经知道,这一定是那些穿蓝衣制服的人打的,爷爷经常被打,这是最严重的一次。

  我含着热泪,哽咽地接过爷爷手里的零钱。

  爷爷则笑着流出了眼泪,那样子看起来很悲伤,却又很满足,仿似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事儿,他说:“文文,别问为什么,爷爷要撑不住了,以后恐怕不能照顾你了,我在里头还放了点钱,等我死了,你就拿着钱去完成你的梦想吧!”

  “不,爷爷您不能死,我不要钱,我只要爷爷,爷爷死了,就什么梦想都没有了。”我到现在,眼里终于克制不住,流了下来,每一滴,都是痛心不已,因为我知道,爷爷可能要死了。

  “傻孩子,人总是会死的,爷爷年纪这么大了,也早就预料到了。”

  “爷爷希望你以后能够自强自立,不要被别人欺负,我知道你是个倔强的孩子,不愿意告诉我,其实我都知道,你在学校里受尽欺负,我经常在夜里替你盖被子的时候,发现你身上都是伤。”

  我明明掩饰的很好,没想到还是被爷爷发现了,可这些都不重要,我必须要送爷爷去医院。

  就在这时,爷爷突然满脸涨红,抓住了我的手,很艰难地说:“文文,记住爷爷的话,自强,自立,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不希望有人能再欺负我家文文,答应我,好吗?”

  “好,爷爷我答应您,咱们先去医院好不好?”我揪心地说道。

  我刚把话说完,爷爷抓着我的手,忽然松开,径直地掉落在地,而他的双眼也是渐渐无神···我的世界变成了灰色,我听不到周围任何声响,我只知道,爷爷死了···我跪在地上足足愣了五分钟,眼泪像是洪水爆发,侵袭了我整个脸庞,它流到我的嘴里,我初次体会到了眼泪的味道,原来它是苦涩的。

  “爷爷···”

  “爷爷···”我静静地默念爷爷两个字,一股比王林对我肉体上的折磨,更上一层的疼痛,在我的心脏处徘徊。

  “爷爷···啊啊啊!!!”我终于在沉默中爆发,痛苦的吼叫声在宣泄着我的每一寸痛楚。

  我满脑子都是爷爷的身影,记忆就像是一场电影,在我的脑海里回放着。

  “文文,钱还够用吗?”

  “文文,最近学习怎么样?”

  “文文,爷爷的腰好疼,能不能帮我揉揉。”

  “文文,最近在学校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

  “文文,记住爷爷的话,自强,自立,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不希望有人能再欺负我家文文···”

  爷爷的话一次又一次敲打在我的心怀,爷爷说的没错,我不能再懦弱,不单单是为了我,也是为了爷爷。

  ·····午夜时分,我在工厂附近的树林里,不断地用双手刨地,十根手指的皮都磨破了,血液从指尖处流了出来,然而我却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黄土盖住了爷爷的身子,我找了块木板,替爷爷立下了墓碑。

  天空不作美,下起了大雨。

  雨水践踏在我的脸上,仿佛就连上天也在为我的悲伤哭泣。

  我重重地在墓前磕了三个响头,身上沾满了雨水和泥土的结合体。

  当我走出这片树林时,雨停了,我回首一看,心中默默地告诉逝去的爷爷。

  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受人欺负的怂货,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是睚眦必报的贾思文,谁,都不能再欺负我,否则,十倍偿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