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班上最受欺负的人,同学们总是联合起来挤兑我,讽刺我,还打我,尤其是班霸王林,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每天都拿书来扇我头。

  我曾经挥起拳头反抗过,但结果却是换来王林的一顿胖揍。

  这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我当初不给王林抄卷子,还因为我有个乞丐爷爷。

  他们总取笑我,说我就是个小乞丐,长大了也是乞丐,学习好又怎么样,还不是一副乞丐相,久而久之,我便有了个外号,叫小乞丐。

  我六岁被人拐卖,七岁被迫偷东西,八岁被人发现,还好那人心地好,放我走了,不然我肯定会被人剁手指。

  十二岁那年我从人口贩子手里逃了出来,最后和一个老乞丐相依为命,成了路边讨钱的小乞丐,生活在一个潮湿,肮脏,到处都是蟑螂老鼠的废弃工厂里。

  老乞丐对我特别好,把我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有好吃的好喝的,他总是第一个先想到我。

  在我十三岁那年,他为了能让我读上书,到当地的一所初中里学点知识,瞒着我去卖肾,要不是我发现他后背上的伤疤,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是从哪来的钱供我上学。

  我当时很痛心,却又很温暖,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欣慰的和我说,因为我是他的孙儿,我和他是相互的依靠。

  从那时起,我便上起了学,上课的时候也是比别人认真好几倍,以前没学过的知识我都自立去完成了,成绩在年级里总是名列前茅,班主任也是对我夸奖有加。

  在我的眼里除了认真读书,报答乞丐爷爷,就没有别的了。

  可是学校,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这里充满了不理智的事物,我也是因为一场考试,被牵扯进来,成为了不理智的受害者。

  记得那天是期中考试,我正准备考试用的草稿纸和圆珠笔,坐在我后面的王林拍了一下我肩膀,我回头问他怎么了。

  王林笑嘻嘻的说:“哎,贾思文,等下考试你卷子给我抄抄呗?”

  “不行,考试不能作弊,作弊是不好的,你还是靠自己实力吧!如果这次考得不好,以后我可以帮你补习。”

  我真的很傻,天真的遵守着考试规则,然而就是我这个错误的举当,间接性导致我从初一到初三的校园生活,都是充满着黑暗,如果我选择给他抄,或许结局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初一,王林开始联合同学远离我,只要我惹得他们不高兴,他们就会出手打我,甚至还回来故意找茬。我没有告诉乞丐爷爷我在学校挨打的事儿,我不想他伤心,所以每次乞丐爷爷看到我脸上有伤,我都会说是自己不小心磕到的。

  初二,王林无意间见到我回到废弃工厂,并得知我和那个经常在路边讨饭的老乞丐生活在一起,便开始羞辱我,有时语言上的攻击会比肉体上来得更加疼痛,这也是我第一次反击,我挥起瘦弱的拳头砸在王林的那张臭脸上。

  我的反击没有得到效果,反而是激怒了王林,他对我的羞辱和虐待几乎是变本加厉,我时常被他打得动弹不得,有一次还吐了白沫。

  初三,马上要毕业了,王林好像要进行最后的疯狂,这是前所有未的恐惧,为了躲他,身为学霸的我,第一次旷课。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终究还是回到了学校,王林一见我回来,就带着几个混子走了过来,气势嚣张地揪起我的耳朵说道:“好你个贾思文啊,为了躲我,课都不来上了是吧?”

  我很是害怕,怕王林又打我,连忙回应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啪···我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王林一个巴掌,火辣辣的疼。

  钻心的疼痛没有激怒我,我心里想着如果王林打了我能消气的话,可能下一次就不会打我了吧,也就是这种想法,使我愈加懦弱,也正是这种想法,王林打了我一次又一次。

  “王林,你别欺人太甚了啊!”这时我的女同桌冰冰站起来替我说话了。

  王林脸上露出邪恶的表情,但更多的是嘲笑,说道:“哟呵,我说冰冰啊,你这么护着他,难不成你和这个小乞丐有一腿?”

  “你···哼!”小安被王林刺得说不出话来,坐回座位把头扭到了一边。

  王林突然揪住了我的衣领,恶狠狠地盯着我说:“贾思文,今天我就不打你了,明天早上给我带五十块钱过来,知道没有?”

  这是王林经常对我做的事情,他知道老乞丐每天都会给我饭钱,所以他每个星期都会和我勒索一次。

  “王林,我没那么多啊,你看三十行不行···”

  为了迎合他,减少肉体上的疼痛,我选择了顺从,只是这次好像有点多了,一般他只跟我要三十块钱,现在要五十,我哪里能给得了他这么多。

  啪···又是一个耳光,王林让我别给脸不要脸,没钱就到那个臭乞丐身上拿,要是明天给不了他五十块钱,他一定要打死我。

  我被王林凶恶的样子吓得不行,浑身都在发抖,只好害怕地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王林带着班上的几个混子走后,我对同桌冰冰道了声谢,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唉,都是你自己不争气,我要是男的,肯定揍死他,也只有你才能忍他这么久了,唉,罢了罢了。”

  冰冰说的没错,确实是我自己不争气,我也想争气,问题是我还没发育,长得瘦弱不说,身高也是个问题,一阵风吹来我就能被吹走。

  而王林又高又壮,还有好几个混子朋友,我是万万惹不起,再加上长久以来的凌辱,我对王林的恐惧,几乎是叠加了一层又一层。

  下午放学后,我回到了废弃工厂,乞丐爷爷这时还没回来,我就已经在准备今晚的饭菜了。乞丐爷爷自从割了肾,身体便越来越差,我劝过他,让他别再乞讨了,我可以去外头做兼职。

  但乞丐爷爷不肯,说我将来是做大事儿的人,不能做这种事情。

  看Fa正K版A6章节上e酷匠&网fj

  在他的强硬态度下,我无奈的答应下来,学习也是更加用功,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报答乞丐爷爷对我的恩情。班主任也和我说了,以我现在的成绩,要进全市最好的高中,完全没问题。

  我感觉自己找到了希望,如果我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的话,总有那么一天,我和乞丐爷爷不会再这么苦,再也不用住在邋里邋遢的废弃工厂里,再也不用吃这些剩饭剩菜。

  到了晚上,昏暗的灯光照耀在我弄好的晚餐上,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乞丐爷爷的归来。

  没过一会儿,我就远远地看到,工厂门口走来一个佝偻的身影,右手拿碗,左手扶腰。我见状连忙奔了过去,把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步一步走到了饭桌前。

  “爷爷,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哎,好嘞···文文啊,爷爷给你的钱,你还够花吗?”乞丐爷爷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我忽然想起今天王林和我说的,要我带五十块钱给他,不然他就要打我,我很是害怕王林这个大魔头。

  但为了能在初中最后的这段时光里,得到一些平静,反正毕业了,以王林这样的成绩,是不会和我同在一所学校的。

  我开口和乞丐爷爷要了五十块钱,说学校要交资料费。

  乞丐爷爷很爽快,从破破烂烂的衣服兜里掏出了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给我,说让我好好学习。

  我看着这五十块钱,心里很酸,这些钱都是乞丐爷爷辛苦讨来的,他讨钱不容易,日晒雨淋的,有时候还会被蓝衣制服的人暴打一顿。

  “爷爷,还是不用了,我到时候和同学借着看吧,这些钱就留着买菜吧!”

  在我心里,乞丐爷爷比我自己还重要,我实在是舍不得,王林那个王八蛋凭什么说要就要?我就是不给他,大不了明天被他打一顿,我就不信他能打死我。

  可我没想到,爷爷不答应,硬是把钱塞在我手里,说让我当零花,不够就再和他要,他还能讨,死不了。

  我看着他苍老而欣慰的笑容,鼻子一酸,忍着眼泪把这一顿饭给吃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蒸饺拌面说:

新书发布,书友群:1930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