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你个死胖子……压死你爸爸了……”韩宇感觉刚才吃下去的澳门豆捞都要被压出来了,憋得满脸通红,脖子处青筋暴起。显的万分痛苦。

  “你……我去……你……”光头也是摔得懵了,想骂人,但是又上气不接下气,显的有些滑稽。

  “我说……你能起来了吗?”韩宇实在是憋不住了。

  “老大,老大。我们来了!”两个手下完美地发挥着作用。一人一边手忙脚乱的把光头扶了起来。

  “呼……”韩宇身上一轻,舒爽的吐了口气。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暗道:“妈蛋,差点被死胖子压死。”

  韩宇看了看满身都是刚才的残羹冷炙,顿时一阵反胃,弯着腰干呕起来。

  着急的思涵看到韩宇这幅摸样,以为伤的不轻,赶忙挤开围观的众人,跑到韩宇面前,弯下腰,想把韩宇扶直,急切的问:“你……你没事吧。”

  韩宇转过脸,映入眼帘的正好是思涵旗袍的胸前纽扣开叉处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嫩白。顿时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发痒。

  这身材,发育的真好啊……

  “咳咳……我,我没事。”韩宇低着头,站直了起来,也没敢看她,最多忍不住偷瞄了一眼思涵的胸前,真的,就一眼……

  “臭小子!”光头在两人的搀扶下,也是气喘吁吁,指着韩宇道。看他虚汗连连的样子,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你他妈的……”其中一个手下终于是看不下去了,随意抄起桌子上的一个啤酒瓶就冲向了韩宇。

  “啊……”思涵见状,吓的脸都白了,尖叫道。

  “躲开!”韩宇眼神一冷,一把推开靠着他的思涵,心想,可不能让着美妞儿破了相。

  “呃……”那个莽撞的手下突然感到脖颈一紧,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倾倒。等待他的却是邵杰结实的膝盖。

  砰……

  “啊!”

  只听得那个手下一声惨呼,一股剧痛从脊梁骨处和手中同时传来,手中的啤酒瓶碰到地上摔碎了,玻璃碎片深深扎进了手掌,一时间鲜血淋漓。

  “哼……”邵杰潇洒了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捂着受伤手掌,痛的直叫唤的悲催手下,冷哼一声。

  光头和另一个人看见自己的兄弟这幅摸样,也是嘴角直抖。

  现在的年轻人,下手都这么狠吗?

  “强哥!要不要叫人。”另一个手下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冲动。看了一眼光头道。

  “不用!”光头强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看一脸淡定的韩宇。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站在自己对面的那小子,有些不简单。

  看他们的穿着和打扮应该还是个大学生,最多是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一般这种人看见这种场面不说吓尿,至少会表现出紧张的神色。可是眼前的少年,太他妈淡定了。

  “莫非是道上谁家的少爷?”光头强暗暗生疑,脸色阴晴不定。场子是一定要找回来的。但是又怕踢到铁板。一时间,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韩宇以前跟着老头子出去应酬,黑白两道的人见过的不少,打架也是轻车熟路。一看光头强的脸色,哪还不知道他的心思。随即顺水推舟,笑道:“胖子!我不管你是强哥还是什么哥,我最看不惯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你要找场子,就喊人。我等着!”

  然后又霸道的把刚才推出去的思涵重新拉回了怀里,一手紧紧搂在了思涵的腰间。一脸嚣张的看着光头强。

  思涵被韩宇先前的一推,已是有些晕乎乎的,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被拉回怀里。顿时气恼的仰头看着韩宇,特别是腰间传来的大力,任她如何使劲,硬是挣脱不开。

  “这个混蛋,刚才还以为是个英雄!”思涵有些欲哭无泪。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

  “哟呵,强出头是吧。今天这事没完!”光头强看了看被韩宇搂在怀里的思涵。阴厉内敛地笑道。

  尼玛,太嚣张了。不给点颜色你看看,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干嘛呢……干嘛呢……营不营业啦!”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众人诧异的扭头,只见一个穿着普通的矮小中年男子,正扯着嗓子在门口喊着。也是发现了豆捞里今天异样的状况,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说也奇怪,明明看起来毫无气场的矮小男子一枚,但走到人群的时候,人群却不约而同的自动分开,让他毫不费力的“挤到了前排”。

  “哟,光头强!怎么是你小子啊!”矮小男子看见一脸怒意的光头强,笑道。

  “恩?哎哟……姚哥!您怎么来了?”光头强扭脸一看,居然是他!姚敏!

  姚敏,别看名字女气,在圈子里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人送外号“要命”。控制着整个市里的毒品交易。同时也是市里最奢华的夜总会“豪庭”的大老板。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发起狠来,可是“要命”的。

  光头强笑的有些谄媚,迎了上来,还时不时地瞟着韩宇,暗道,这瘟神怎么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出现,难不成是这小子叫来了。要真是这样,今天可真是踢到铁板了啊。

  想到此处,顿时冷汗直冒。

  这时,豆捞经理一看姚敏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她也是没法子,这种情况想来也只有姚敏能镇得住场子了。趁着混乱,打了个电话给姚敏,和他大致说了说情况。让他过来帮忙。

  经理嗲声嗲气的喊了声姚哥,便上来亲热地在姚敏耳边说着什么。而姚敏则是含笑地看着站在一旁的韩宇,一个劲儿的点头。

  光头强惊愕地看着这一幕,我去,这回真瞎了眼了,这妞儿看来是“要命”的女人。这坎过不去了……

  光头强的两个手下的脸早已经惨白,看来是吓得不轻。

  “光头强,你小子能耐啊!挺威风啊!”姚敏背着手,依旧一脸笑容。

  光头强看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阴森。

  “姚哥说笑了,小弟今天喝多了。”光头强刚才的霸气早已侧漏的点滴不剩了。

  “喝多了就闹事?要不让王局过来找你聊聊天?”

  “别啊!哥。别……别……别……下次不会了,不会了。”光头强一听王局,吓得直摇头,一个劲儿的赔笑道。

  笑话,让王局找我聊天,老子就进去了……

  姚敏看不都看变成怂蛋的光头强,走到韩宇面前,看了看被韩宇搂在怀里的思涵,笑道:“小伙子,你女人?”

  “额……不是……不是!”韩宇也是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一幕,一听姚敏问他,也是尴尬的松开了手,挠了挠头。

  “思涵,过来!”姚敏看来是认识思涵。

  …酷0!匠m◇网J|首,)发

  “光头强,你自己看着办吧。”姚敏拉过思涵,对着光头强。

  “思涵小姐……”光头强明白了姚敏的意思。今天这面子,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呸……思涵也是你叫的?”姚敏终于一改笑脸,冷着脸吼道。

  “是是是!姑……姑奶奶,我错了。对不起……”

  啪啪啪……

  光头强一边道着歉,一边自己猛扇着嘴巴。

  思涵看到这一幕,也是吓了一跳。惊愕的看着姚敏。她不知道眼前的矮小男子是什么来头,只知道经常来这吃饭,和经理关系不错。没想到,这么牛X。

  韩宇心脏也是狠狠颤了一下,和邵杰他们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姚敏望去。

  姚敏看着光头强自己扇自己的样子,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厌恶。

  “好了,带着你的两条狗,滚吧。以后别来了。”姚敏淡淡的叫停。

  “一定一定,谢谢姚哥,改日一定去豪庭登门道谢。”光头强如获大释,叫上两个手下,狼狈地逃出了豆捞店。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姚敏摆了摆手喊道。

  众人见好戏收场,也是一哄而散。吃饭的吃饭,结账走人的走人。

  “小伙子,叫什么?”姚敏走到韩宇面前,笑道。

  “姚哥,小子韩宇。”韩宇学着光头强喊了声姚哥。

  “呵呵,小子不错。改天来豪庭。姚哥请你喝酒。”姚敏拍了拍韩宇肩膀,言辞之中,有些欣赏。

  “谢谢姚哥。韩宇一定去捧场。”韩宇也是客气道。

  “恩……”姚敏点了点头,转身和经理去找位置吃饭去了。

  “思涵,今天早点下班休息吧。”经理临走回头向思涵嘱咐了一声。

  邵杰一脸崇拜地看着姚敏的背影,嘴里念念有词:“这他妈才是真正的人物啊。”

  韩宇见思涵呆站着不动,上前道:“美女,你没事吧?”

  “没……没事!”思涵看了看韩宇,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有感激,也有恼怒。但还是说了声谢谢。慢慢地向工作人员办公室走去。估计是去换衣服下班了。

  “怎么,哥几个。还吃吗?”蒋培弱弱的问道。

  韩宇苦笑的摇摇头,回味了一下搂着思涵小蛮腰的手掌传来的余温。

  “吃个蛋蛋。结账走人!”邵杰看着一身残羹冷炙的韩宇,腹内一阵搅动。

  这次韩宇倒没有抢着结账。几人从豆捞店门口走出,深深吸了口新鲜的空气。不禁相视大笑。

  “咦,刚才那妞走的倒挺快。一转眼影儿都不见了。”邵杰东张西望,寻找着什么。

  “估计吓得不轻。”蒋培推了推眼镜,叹道。

  “接下来什么安排!”韩宇问道。

  “安排你妹!赶紧买衣服去……买完唱歌,去去晦气。”邵杰一脸嫌弃地看着韩宇。

  “行!好久没唱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仙无闻说:

  一章3000+字的大章……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