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镇内。

  道苍将自己杀死其他考生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他能相信的仅仅是父母,其实那场惨案不是他想引发的,是他体内那不知名的能量。

  “苍儿,你走吧,再不走,皇室的人迟早会查出来,你会死的。”道苍的父亲凌秋沉着声音说道。

  ‘是啊,苍儿,走得越远越好,别再回来了,为我们家留个种,我和你父亲他也可以安命了。“道苍的母亲也跟道。

  听着父母的话,道苍的眼角不知不觉留下了泪。

  ”对了,苍儿,我们家祖上就流传着一个说法,其实我们家底下深处有座石洞,只是从祖爷爷那代,就没人进去过,你爷爷他在临死前告诉我们,将来若是我们的孩子异于常人,就让他去下面的石洞试试,说不定能进去,也能圆了祖上百年来的遗憾了。”

  他们却不知道道苍现在已经呆住了,自家下面有石室?!这么多年来自己竟然没发现!

  凌秋拉着呆住的道苍,走到了一扇门前,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插入到了门中。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门后是一个空旷的石洞,最前面是一扇似门的巨石,地面是红的,仿佛被血染红了。

  “苍儿,你试试,将你的血滴在地上!”道苍的父亲明显有些兴奋。

  “恩!”道苍虽然回答地简单,但心中确如万潮澎涌,这片地面竟然真是用鲜血染成的!这得用多少人的鲜血啊!这么多人都无法成功!自己能成功么??!!道苍心中在纠结。

  道苍用力咬开手指,鲜血缓慢地从手指上留流下,慢慢滑下红色的轨迹,时间仿佛被停止了一般,只听见啪!的一声,整个石室顿时发出了惊天的轰隆声!

  道苍一眨眼眼前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是依稀听见父母紧张的叫唤声。。。。。

  当道苍醒来时,眼前浮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一棵参天的巨树屹立在道苍眼前,旁边不断有灵光闪过,奇妙无比,另一边却是一股灭世的雷!不断轰击着那棵巨树,可却没有丝毫的用处,在巨树旁边有一张发黄的羊皮卷轴,上面印着一幅画,可道苍离画太远,看不清楚,道苍托着酸痛的身体,慢慢走向那棵巨树边上的画卷,

  那一刻,他永远无法忘记,一幅画,印着一个白衣青年,一卷灭世之雷。

  轰!当道苍看到那青年时,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好。。。好熟悉的感觉。。。这。。。他。。。是谁!他是谁!他到地是谁?!!!!!!”

  在道苍说完这句话后,他眼前一暗,晕了过去。

  可他不知道,眼前这雷霆有灵性,将他到这里来的一幕幕都看在了眼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回响在了道苍的耳内。

  “孩子,醒来吧。”这声音仿佛有魔力,将晕迷的道苍慢慢唤醒了。

  “谁?是谁?”道苍睁开了迷茫的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位老者,弱不禁风的老者,骨瘦如柴,皮包骨头,看起来甚至有些恐怖。

  “你是?”道苍首先开口问道“我?我是那棵树的树魂,有些事你不知道,像这种无数年的灵木,都会生出属于自己魂。”说着指向了那棵树。

  “那雷是什么?”道苍问向那老者。

  “那是一股凶雷,乃上古流传下来。那树是神木,若是长时间呆在其身旁便可长生不老。”老者说着眼中莫名一闪。

  “长生不老????那么可否治好我体内的那股气息???”

  “恩?”老者目光一闪“什么气息?我看看?”说着便将神识探向道苍,当他将神识探入道苍体内时,满脸惊恐!

  “这!!这是!!!那个人!那个人!那个曾经差点将我毁灭的人!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不可能!他不是!已经!死了么!不可能!这不可能!”老者在心中这样想着,却不在嘴上这样说出来,他改变了想让这个少年将他带出去的计划!他要杀了他!杀了这个少年!就因为他身上有那股令他恐惧的气息!

  “这是一股邪恶的气息!比那凶雷还要邪恶!要想去除他!唯有打开那棵神木,在神木的体内慢慢修养才能去除!”老者说道。

  “那么请您!一定要帮我!我真的很想去除这体内的气息!”道苍尽管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打着自己的算盘,他不能完全相信这个老者,甚至他有些怀疑这个老者。

  两人各怀鬼胎。

  “前辈!请您帮我打开这树!让我进去!”

  “这。。。恐怕有些不行,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需要你自己打开,但是我知道打开的方法,所以你不必担心!”老者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是暗道好险。

  道苍已经近乎确定了心中的猜测,接下来只差实施了。

  “那好吧,前辈,请您把打开这叔的方法告诉我!”道苍双目闪着光芒。

  老者内心暗道终于上钩了,这些人就是心嫩。

  “你走在我的前面,我告诉你,如何打开这树的方法,走吧!”

  “恩!”道苍答道。

  老者跟在道苍的后面跟着道苍走到了那树前面。

  “你将双手拍在那棵树上,记住!要心无杂念!否则!不可能打开这树!”

  道苍佯装双手拍到树上,却在下一秒迅速转身,用自己稚嫩的双手抓住了老者,用力往巨树上一丢!

  “你你!你!为什么!”老者双目惊恐地看向道苍,“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装?你确实是魂!却非那巨木之魂!还是那凶雷之魂!”

  老者的身体在碰到灵木后剧烈抽搐,在下一秒竟开始不断腐烂!但却依然不甘心的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凭什么确定我就是那凶雷之魂?!?!?”

  “就因为你遇到我体内那股气息时的恐惧!我知道!那气息就是那画卷上的白衣青年!才会让你如此害怕!就因为你不能靠近那灵木!所以我才会确定内心的猜测!一切只能怪你太愚笨!”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这一世居然败在了一个小毛头身上!不过!你不用怕!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找你的!哈哈哈哈!”只见老者的身体慢慢在惨笑声中化为飞灰。

  看着老者的身体消逝,道苍将目光移向了那巨木前的画卷和一本书之上,并且在那老者死后,凶雷也仿佛没了力气,停了下来,不在暴躁。

  x更;q新p:最"T快}:上!$酷V^匠+网:

  道苍将目光凝视在那本

  书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llo现在说:

  哇哈哈,更新略慢,木要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