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的天空反射下殷红的血色。

  历年729......

  沧海镇,一个普通的木屋内。

  一个苍老的声音伴随着缓慢的笔记声。

  日记历年729.“开始了,一切都不远了,我把这一切记录下来,留给后人,开始了,呵呵,这血色的天空,世界终将会毁灭。”

  当老人写下毁灭两字时,天空殷红的天空陡然传出一阵闷雷声,轰轰轰!下一秒,无尽雷霆落下,仿佛是灭世的杀虐之雷,不顾一切,将见到一切的一切生灵以及大地,轰杀!

  苍天宫。

  “为什么?为了那个计划,你甘愿将创造出来的世界用自己的手毁灭么?又或者是说,你的那一步走错了呢?这雷,非你。我看着,你计划的失败......但,既然非你之雷,我便必须抵抗!”同样苍老的声音传出,只是,在那声音的背后仿佛带着一丝笑意,仿佛嘲笑那毁灭世界之人。老者一转身,苍老的面孔竟发生了变化!从年老变中年,直到年轻,最后变为了一个童子!呼啸着飞出了宫殿内。

  再看向天空中,那童子双手向前一撕便出现了无数赤红的飞鸟,与那天空中的雷霆互相对轰起来,只是,飞鸟明显不及那雷霆之强,节节败退。

  那童子沉默了一会沉声到:“果然不是他。”

  下一秒,他手中便出现了一把白色的细扇,流动见竟有乳白光滑闪过。

  呼呼呼呼!那吹来之风与那扇型完全不同,那风仿佛来自地狱,不断有阴魂嘶吼,若是现在有魔道之人在场,必定会被其所惊骇!这明明就是杀生无数后所产生的冥魂!

  小木屋内,又想起了话语声和笔记声。

  “苍神,放弃吧,没用的,呵呵,这雷的力量.....“说着又沉默下来。

  日记:“虐雷出现了,出现了,都怪我,呵呵,但是,我会纠正回来的。现在,让我们欣赏一下这灭世美丽的场景吧。这世界,或许有明天,或许没有,神秘真是有趣。”

  那名为苍神的童子并未将虐雷击退,反而受伤多处,嘴角不断溢出鲜血,可他眸内有黑光闪过,身上又冒出无尽冤魂,冲了上去。

  可再看那雷霆,依旧不断在大地上肆虐,死伤在继续,崩溃在继续。

  大地仿佛是血色,到处可见散发腥味的尸体碎肉。

  一个小山村内的一个小孩还在对母亲撒娇,转眼间就化成一堆碎肉,冤魂久久不散。

  王都内,一个王爷正在宫中享乐,转眼间同样化为一堆碎肉。

  .......无论是哪里,都遍布了鲜血和尸体。

  那童子见这一切,眼内闪过愤怒,吼道:“是你逼我的!你这虐雷必有灵智!今日!我便将你灵智打散!看你如何作恶!封印!开!”

  轰轰轰轰!!!那童子心脏陡然爆开,冲那雷霆而去,轰炸在那雷霆之上,竟让那虐雷有了一丝暗淡。

  那童子的变化并未暂停,他的头发渐渐变成血色,衣服也渐渐变成血色,从童子状变为了一个青年,甚至连其双目也变成了血色。那一秒,天空左边为灭世虐雷,右边则是一片血光滔天。仿佛成了一幅画卷。

  木屋内;“这样子,真值得纪念。”那老者手一挥,旁边的桌子上便出现了一分羊皮画卷,上面分明印的就是那虐雷和青年!

  那青年嘴角微动,身边的无尽血光变出现在了那虐雷面前,不断轰击。仿佛失去心脏不是让他受伤,而是令他更加强大一般。

  但,也仅仅是与那雷霆不相上下而已。

  那青年的力量竟然足以对抗那毁灭世界的雷霆!

  只是,死亡依旧在出现,随着他们的移动,大地还是被一片片血色染红,这一战!便是一年!

  青年眼中遍布了一片片血丝,可那雷霆仿佛有无尽的能量,那青年已经快不行了。

  下一刻,那虐雷冲破了青年的护体流光,击向了青年。

  他想抵抗,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雷霆轰向自己,缓缓往下坠。

  只是,他在掉向地面的时候,嘴角无力的挪动了几下,仿佛说了两个字:“转世。”

  那青年跌落到了地面上。

  雷霆没了阻碍,不断轰击着大地。

  事情过了五十年,世界上已经没有了活着的生灵。

  当然,除了那个沧海镇上的老人,他叹息一声。

  道:“世界已经毁灭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成功转世,我也不能去知道,不想去知道。”他将这五十一年来看到的一切都用笔记录了下来。

  他抬头望了望那已经暗淡无光的虐雷,平淡地一伸手,将其封印在了沧海镇的地下。

  “世界已经毁灭了,现在,他需要重生."老者对着天空一按,那遍布天地的尸体和鲜血竟开始缓缓消散,只是这消散太慢。

  又是十年。

  那血光与尸体已经完全消失。

  “世界需要生命,”老者又对着天空一按一棵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的绿树出现在了天地间,同样被他封印在了沧海镇下,用来封印的同时也会诞生生命,无数年后,世界上依然会出现无尽生灵。

  “你已经走了,但我要谢谢你,现在,我为你留下你的道统。”

  老者将曾经苍神宫的无尽功法都刻印了下来,保存起来,同时设下一些禁术,将来若有合适者,必定可让苍天宫辉煌重现于世。

  做完这一切,老者踏步虚空,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来,也许会,也许不会+。

  他走前,还在那羊皮画纸后面留下了几行字。

  踏虐雷降世,开万鬼降世。

  封万世怒雷,行尐极之道。

  过了无数年。

  世界上又出现了人类。

  同时也诞生了许多奇异的生物,道之不尽。

  又过了无数年,人们学会了修道。

  又过了无数年,人们学会了开宗立派。

  但,这宗派中,最强的一宗名为《苍天宫》!

  那个在末日事未毁灭的沧海镇早已被改去名字,名曰:“海镇”。

  因为小镇靠海,人们又靠大海为生所以被称为海镇,奇特的是这个小镇上并没有人修道。

  一个都没有。

  新年729同样是729年,同样是在那个无名老者居住过的地方。

  一个孩子出生了。

  那孩子出生时没有哭声,着实吓坏了产娘,连叫怪胎。

  且这孩子天生就看起来灵智,尽管相貌平凡但眼中常有流光闪过,小小年纪就十分懂事,会为父母分担许多家务事,让父母和邻居也都十分喜爱,也没人提起出生时的事情,渐渐也就被人们淡忘了,这孩子样样都好,只是,他不爱说话,而且眼睛天生就是血红色,在黑夜里还不时闪起红芒,若有不知情者看到必定会被吓坏。这孩子夜晚冷漠至极,仿佛来自九幽,白天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所以,他父母晚上并不会让孩子晚上出去,这孩子认为这是一种囚困,可这又何尝不是他父母对他的爱护。

  同镇的人都对他十分喜欢,但是到了县城或者他镇常常会被人称为怪谈,这让小小年纪的他无法承受,他不希望得到这样的待遇,他想让自己变得和普通的孩子一样,他希望自己没有这红色的眼睛,可是,这仿佛是命里注定的一样,他没有办法去改变,也不能去改变。

  孩子叫做道苍,他的父母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孩子取这个名字,当他们在为孩子取名的时候脑中就浮现了道苍两字,他们也察觉到这孩子天生不凡。奇异的是当年的苍天宫老祖苍神的名字叫化苍,两人名字只差一字。

  但为了孩子,他们并没有把这些告诉孩子,他们希望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下去。

  过了十二年,当时的孩子十二岁就要去县里参考,距这道苍去县里考试还有两个月,道苍很聪明,他不怕那个县考。

  酷匠√网☆正K版P首n(发

  他怕的是身体里的一股气息,之所以他晚上会变成那样,他知道,就是因为体内这股气息,十二年前这气息还很弱,但过了十二年,这股气息越来越强大,仿佛就要冲出自己的身体,更有一股杀人的欲望充斥着体内。

  道苍害怕,他不希望这股力量再留在他体内,他从学院的书里知道,世界上有修仙的人,他们一个个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道苍觉得他们一定能救自己。

  可是,道苍找不到,他找遍了许多临镇也没有找到所谓的修仙者。因为这是一个偏僻的地方,近乎没有什么宗派在这里。

  每天夜里,道苍都会因为压制不住体内的那股气息而全身青筋暴起而痛苦无比,他想去死,可是他知道,要是自己死了,父母怎么办?他没办法就这样抛弃生自己养自己的父母,道苍比别的孩子懂事多,也成熟多,别的孩子在父母怀里撒娇时,他已经扬起稚嫩的脸庞喂父母分担了。

  白天的他是父母的帮手,夜里的他是来自九幽的恶魔。

  离道苍县考的日子近了,他体内的气息他已经压制不住了。夜晚的他只能用铁链拴住自己用面巾将嘴巴塞住,无声嘶吼,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他要杀人,夜里的他只有这一个想法。

  终于,到了县考那天,在县考那天的晚上,他做了一件改变了他人生的事情,原本他可以顺利完成县考,等到十八岁就可以去县里当官,让父母享清福,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从此之后,他的人生只有杀和被杀。

  那天晚上,他压制不住的那股气息侵入了他的神智,占用了他的身体,他杀死了他们房间里的所有人,他们的血都凝聚到了自己身上,被那股气息吸收。若是有修仙之人在场一定会被惊骇,这分明就是魔修的初入门者才会用的人血宴!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llo现在说:

新书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行,也是第一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