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友叫安欣月,我俩在大学就开始谈恋爱,毕业后就生活在了一起,她工作是在夜场做小姐,刚开始我也介意,后来她说介意就分手吧,她不想跟那些打工妹一样去餐厅端盘子,而我也没工作养她,就只好作罢,而且我也觉得她应该不会做出格的事儿,就这样,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感情非常不错,我仿佛活在幸福之中。

  那天晚上我们俩在床上酣畅淋漓的干活儿,我还高兴想:今天这欣月咋这么好,让我搞了两次,都还不让我停。直到我第三次完事后,总算舒坦的松开她身子躺到了床上。

  我点了支烟满意的拍了拍她屁股说,“欣月,今天心情真不错,明天我带你去太阳岛玩。”

  欣月却是呵呵的一声轻笑,然后光着身子靠着床坐了起来,右腿搭在左腿上,“我们分手吧!”

  我勉强的撑着身子坐起来回答,“你开什么玩笑,什么分手啊。”

  欣月大力的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望着前方说,“我说我们分手吧,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

  我当时就愣住了,本来觉得世界如此的美好,现在却仿佛生活在地狱,“你开玩笑呢吧?”

  “我没有开玩笑。”欣月认真的盯着我说。

  我不理解,为什么她要跟我分手,最近不好好的吗?我不甘心的问,“你能说说为什么吗?”

  欣月拿着一边的丝袜一边穿着一边说,“我们家里不同意。”

  “你家里人都没见过我,你怎么就知道他们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的这两年,不止一次两次跟她说要去她家里,但是每次都不同意,而且欣月的妈妈也对我没啥兴趣,她妈从欣月那知道了我就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狗,没钱没车买房,所以都不见我。

  就这样我们絮絮叨叨的在一起两年,没想到今天却要树倒猢狲散了,这让我接受不了。

  欣月撇了撇嘴的说:“不用见我家里人了,我这里你都过不去,请问你有车吗?”

  “没有!”我摇了摇头。

  “你有房吗?”欣月继续逼问。

  “没有!”我还是摇了摇头回答,这的心越来越没底气,欣月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一般狠狠的插进了我的心脏。我回想起了去年过年回家的时候,我还在我爸妈面前吹嘘着自己给他们找了个美女媳妇,我爸就说:“小子,人家能看上你吗?现在女人的眼光高着呢?”

  欣月淡淡的翘了翘嘴角说,“这不就行了,什么都没有你想让我跟你一辈子?韩剧看多了吧。”

  我愤怒的瞪着她大吼道:“你不觉得这样很下贱吗?你做夜场小姐我都是没嫌弃你啊。”

  “下贱就下贱把,随便你怎么说,现在的社会都是这样现实,我有BMW不坐,为什么要和你骑电动车?”欣月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堕落,反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立刻一惊,有些明白怎么回事的问道,“你在外面有男人了?”

  “这个还没,只是我妈给我弄了几个男人见见面,我都去看过了,有几个还不错吧。”欣月低着头拿起了手机发微信,好像是有啥人给她发了,在催她。“谁给你发来的微信?”我瞪着她问道,绝对是她背后的情人发的,看她笑的多淫荡。

  跟我猜的一样,真是她情人发来的,她瞟了一眼我说,“就是前几天认识一个宝马男,他问我在哪里,要开车过来接我,我把地址发给他了。”

  我心头冰冷了,太他妈的贱了,“你就不怕他发现我们之间的事儿。”

  X更新F最F;快V@上●◎酷+c匠X{网

  欣月好像知道我在嘲讽她,她说:“我跟他提过,说我一个表哥在这边,我过来看看。”

  “他这样也相信吗?”“当然相信啦了,你别看现在小姐都下,贱,但是钱赚的真不少,而且好多宝马男都愿意包,养我们这样的年轻大学毕业生,出的价格都挺高的。”还尼玛高,我愤怒的说,“你到底还有几个男人在外面。”看来分手是绝对的了。

  “这个不好说,有三四个吧,但是我真心觉得不错的就两个,其中一个就你这附近一个酒店里面做律师的,还有一个就是现在这个宝马男。”

  我的心抽搐到了极点,曾经以为我跟她的爱情是最幸福的,因为我没钱她也愿意跟我,而且我也不嫌弃她做小姐,没想到现实的社会给我狠狠上了一课,让我才明白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就像是在温室的花朵,从来没有进入社会凝练过一般。

  “你跟这么多男人搅在一起,就不怕搞出问题,到时候害了自己。”我哽咽的说。

  欣月完全不当回事儿的轻笑道,“我这是广撒网,捞大鱼,后面吗我没想过,应该不会出事。”

  “你跟他们都已经上过床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捡的不是宝贝,而是一只破鞋。

  欣月没有回答的沉吟了片刻,随即她才吐了口气说,“我哪有跟你想的那样啊。”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嘴上我虽然带着肯定,但是心里还是觉得她没跟那些人上床。

  欣月轻叹了口气,然后抚弄着秀发的温柔看着我说:“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但是我只想说以前跟你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所以在咱们现在分手之前,你要是还想要我,我还可以。”

  说着欣月就一下跨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准备朝着我吻上来。

  我心头冷笑,呵呵,这是可怜我吗?她刚才说分手的那一刹那,我顿时愣住了,我伸手挡住她的红唇说,“别,您就算了吧,以后咱们在也没有关系,你走你的阳坡大道,我走我的小坑路,大家都把这段时间当做一份回忆吧。”

  欣月也没好意思在强来亲吻我,突然,楼下响起了一阵喇叭的滴滴滴声音。欣月抓起一边的内衣说,“我该走了!”

  我缩在了被子里,想在说点什么,但是觉得异常难过,心头疼的好像在流血,只好对她轻轻的挥了挥手,看着她那优雅的身子开门离去。

  以前我很不明白欣月为什么那么舍得钱买好的化妆品,衣服什么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她离开后,我从床边伸出脑袋朝着窗外看了过去,只见欣月从楼道出来小跑着钻进了一辆蓝色的宝马里,她优雅的的对宝马男亲了一下,脸上洋溢着满满幸福。

  等宝马车开走后,我才全身无力的躺倒在床上,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早上我在床上梦周公,就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了,特妈的谁啊,大清早的打电话。我怒气冲冲的抓起手机一看,发现号码居然是安欣月的,完全不知道她打来到底是干嘛?

  我颤抖了一下小手,还是接起来了电话,我沉稳的说:“你打来干嘛?”欣月在电话那边带着点哭泣的说,“呜呜,二,二哥,来陪陪我好吗,我现在好难过。”

  听到她的哭声,我心头一阵揪酸,本来对她的恨意突然消失了,我说:“你在哪里?”

  欣月说:“汉尊大酒店旁边的蓝钻KTV,我在楼上的三个八的包厢里。”

  我简短的说了句‘好’,就挂了电话敢过去。这是早上,她怎么会再KTV,还哭了,这让我一阵疑问。到了KTV,现在是早上,也没人,我问了下三个八在哪后就去了。

  当我推开三个八的包厢门后,看到欣月正趴在沙发上哭泣着,身上盖着她平时穿着的小披肩,里面全身都光着,就好像是被人强了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