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是火属性异能,陈龙心想着,我要趁这次机会测试一下他,于是他就跟凌渊说好了,一起把火能量聚集在手上,然后一拳轰出,陈龙的手臂上缠绕着火龙一般的烈焰,而凌渊的火却颜色近似于黑色,这就是地狱之火了吧!

  两人互相一拳轰出,陈龙由于体内还有蛮象之力,哦不,那是测试机的说法,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神,龙,之力!

  两拳相接,周围的空气都出现的水一样的波纹!最终还是凌渊被打飞,可陈龙也不好受,后退了好几步!

  在凌渊就快要掉下擂台的时候陈龙一把抓住了凌渊,说:测试还没有结束,我的兄弟不应该这样输!

  于是激烈的战斗又开始了。。。。

  最终,当然是陈龙胜利了,但是同样的,凌渊的势力也不容小觑!这是陈龙的想法最红,所有的比赛都结束了,炎黄龙鳞荣获第一名,这使得王城高兴的不得了!众人举办了一个派对后才把陈龙送回南唐城,恶狼帮不对,现在是,狂龙帮!

  从新晋杀手考核开始到现在估计也就一个星期左右,许洋不快是原初一六班大哥,短短一星期就和恶狼帮老大谈好了,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威胁手段在里面,不过,狂龙帮,就是这么狂!有实力,你去威胁我们狂龙帮试试啊!

  现在的南唐城已经被狂龙帮掌控了,不要觉得太快,我给你细细道来:四月的月底,桃花盛开的季节,此时的南唐城,道上人心惶惶,难以安生。时不时的街道上都会出现黑帮小股的火拼,谁都不服谁。

  各大帮派的行动,扰的居民们也无法安生,省上面对此事也是看的很严,不过市长放话说此事自己能够平息,请省上领导放心,所以省上也没有派人下来查此事。

  市长也派遣各个区域的警察局局长亲自找过各个帮派的首脑人物,让他们都安分一些。所以最近街面上的事情比较少了,省上也没有严查此事。

  暗潮,还在继续的汹涌。一时的入定,对道上来讲只是爆发的前奏,如事情爆发,将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小帮派都已经很安分的躲了起来,谁也不愿意做此事的出头鸟,或者替死鬼。

  趁着这个人心惶惶的机会,许洋对李超说:超哥,我有个办法可以让恶狼帮度过这个危机,你若不答应,我带着我们群补的兄弟都走,你恶狼帮将重新变成三流帮会!

  洋子,你说实不相瞒吧,我们当初来的所有兄弟,都是来自上河市狂龙帮!说到狂龙帮,许洋打心里有一股子自豪感!

  “你。你们就是只用一年时间打败上河市所有黑帮的狂龙帮!?难怪你们都这么厉害,那你们现在想怎么样?

  我们想和你们恶狼帮合并!你想想,恶狼帮能有现在还不是靠着我们帮你,如果没有我帮,当初你们那场战斗就不可能赢!

  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恶狼帮的一兵一卒,只想合并而已,你也不会丢掉你老大的位置,我们将为你单独创一个堂口,叫做恶狼堂,怎么样?

  “好,现如今只要度过此次劫难,保我恶狼帮就行好的,我现在就让我所有狂龙帮的弟兄们过来!

  当天晚上所有残留在上河市的飞龙帮的弟兄们都赶到了,大大小小加上恶狼帮两千多人!对付任何一个一流帮派绰绰有余,更何况是一堆没用的二流帮派?

  众小弟大声回应着,场地上的吼声传出老远。远方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狂龙帮的口号,“战,战,战!”

  又给兄弟们买了许多酒,犒劳犒劳,结果事后。。。

  许洋接起手机,是一个恶狼帮小弟打来的,说德英帮的人快来了,许洋说了声知道了,然后转身让小弟们都打开了酒瓶子。看着远处滚滚烟尘,没一会功夫散去,一条长长的车队停在了河滩边上的草地东面,带队李德英的下车后众小弟也都站在了他的后面。

  李德英很是狂妄的笑道:“呦,恶狼帮的人都拿着酒干什么?害怕了壮胆吗?”身后的小弟们也都很是配合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有人说恶狼帮这是害怕,壮胆是必须的。

  恶狼帮的小弟都骂骂咧咧的要上去,许洋伸手拦住了众兄弟。

  许洋看着对面一千多人马的队伍,明晃晃的清一色开山刀,大声的笑道:“我们战盟怕过谁啊?要是怕我们也他妈的就不会去混,我今天带酒来的目的就是让兄弟们都知道,咱恶狼帮的兄弟都会一心对敌,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这是我敬兄弟们的,来兄弟们,干!”

  “酷匠+网q永久`免m)费看小nc说

  众人纷纷的喝了手中的二锅头,许洋一挥手,众人都开始从兜子里掏出红色的彩带样子的红绸子,纷纷绑到了脑门子上,(这是恶狼帮在大方面火拼时候为了区分敌我的饰品。。,曾经因为人乱,自己人砍倒了自己一个兄弟!)从背后拿出开山斧,大号的开山斧一拿出来就听见李德英“嘶!”的吸了口冷气,这种开山斧道上已经很少有人用了,由于柄长,斧头的重量也很大,同样杀伤力也是不可否认的。

  许洋借着这二两酒的酒力,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举起二锅头瓶子,大声喊道:“兄弟们,砸死这帮小娘养的!”‘嗖!’的一声,率先扔了出去,只见李德英啊的一声惨叫,脑门被砸破了。

  许洋一手指着李德英,一边“哈哈,哈哈……”的大笑着,就差捂着肚子笑出眼泪来了。

  紧接着众人也都效仿许洋,扔出手中的酒瓶,就听见空中“嗖!嗖!嗖!”的声音不绝于耳,三千多的酒瓶子,把对面德英帮的人砸的哭爹喊娘,恶狼帮的小弟们都在那弯腰大笑着,一下就冲散了所有的紧张气息。

  许洋很适时的喊道:“兄弟们,给我杀啊!别给咱恶狼帮摸黑,战!”

  “战!战!战!”众小弟们都抡起手中的开山斧向前杀去,而德英帮的小弟们都捂着脑袋,害怕被砸到。

  德英帮前面的小弟已经被砸到一大片了,后面的人想往前冲,可是地上的人让他们冲的时候束手束脚的没法冲前去。恶狼帮的兄弟们可就不管这了,没倒下的直接一斧子放翻,在这时才显示出开山斧的威利,被开山斧碰上的人,真所谓碰到就伤,砍上就死啊。

  李德英被小弟们拉着站在了人群的后方,而许洋却带着小弟一直在最前方厮杀着,这给予小弟们的士气更是大大的鼓舞。

  恶狼帮的小弟们打得德英帮节节败退,李德英更是怒骂道:“给老子顶住,妈的一帮小新人你们都打不过还混你妈呢混,给我顶住。”虽然撕心裂肺的喊着,但场面也是一面倒的局势。

  许洋横向一斧子砍到德英帮的一个小弟身上,那个小弟直接被拦腰斩断,肠子流了一地,众小弟都是杀红了眼,在李德英的加入后,德英帮小弟稍微恢复了点士气,但这远远无法弥补战力上的缺陷了。

  许洋砍翻三人后与宋银剑对上,一斧子从上至下砍出,李德英用砍刀一档,只听当的一声,砍刀被震飞了,而李德英的手也在滴血,看来是虎口被震裂了吧!

  李德英从小弟手中夺过一把砍刀,躲过许洋砍来的斧子,从侧面一削,许洋的左肋上开出一道大口子,许洋用手捂着流出的鲜血,邪笑的看着李德英,让李德英有种毛骨倏然的感觉,那眼神就很令自己害怕,但是心理却想着对方不过二十多岁的一个小屁孩而已,怕啥!

  许洋右手继续抓住开山斧,从下至上一撩,李德英后退了一步,斧子一转方向又是一记力劈华山,李德英本来想要直通许洋,但是看到这许洋不躲不避的一斧子看来,对这种不要命的人他胆怯了,值得硬生生的举起开山刀抵挡战斧。但是这回就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开山斧竟然撕裂了砍刀,直接看在了李德英的脑袋上,“扑”的一声,被看了进去。

  李德英的脑袋都被写着消掉了半个,白色的**子沾满了斧头,许洋擦了一把脸上的李德英喷出的鲜血,大声道:“李德英死了,他妈的都给老子停手。”

  众人都分两边站了开来,德英帮的几个小弟战战赫赫,拉着李德英的尸体,一个大胆的小弟更是拿起了被许洋一斧子从脖子处劈掉的那一半脑袋,不过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腿在发抖。

  多亏买来的那一车酒了,后来道上的兄弟也都传出,此仗全胜在酒瓶啊,也成了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这一仗,恶狼帮打得很漂亮,也更加的向道上宣布着,恶狼帮崛起了!这不是靠巧合,也不是靠机遇,而是实力,恶狼帮已经拥有了大帮派必备的实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