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请叫我萧木雅

  萧剑摇摇慌慌的站了起来,一边轻拍自己的头部一边向着木雅二人靠近,刚才本应躺着怪物的地方只留下了一片焦黑和自己闪着冷光的双剑,怪物被烧成灰了?这个少年又是谁?木雅好像认识…萧剑的听觉慢慢的恢复着,先是令人头疼的隆隆声,慢慢的变成了刺耳的鸣笛声,而且这声音越来越清晰起来。“躺着的那位,你能不能把你的闹钟弄停啊?从刚才就一直响个不停。”木雅转过身子冲着还在地上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苏安说。苏安又是一顿乱按,可令人失望的是声音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尖锐起来,并且伴随着声音的加大一道淡蓝色的光束水平着射了出来,然后又像被什么物体挡住了一般,只射出了十多米就断在了半空中。看着这条光线,萧剑的脸顿时变的煞白。

  “混蛋!那东西没死!大家…”萧剑的话还没说完,那道光束就突然急速的向着木雅射了过去。

  血,像樱桃榨出的酱液般殷红而黏惆,木雅怔怔的站着,任由它们一滴接着一滴的溅在自己脸上。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突然紧紧的环住了她,她第一次和他靠的这样近,近到可以感受他的呼吸,近到可以嗅到他独有的气息。他终于抱住自己了,他抱的是那样的紧,仿佛稍一松懈怀里的木雅就会消失一般,木雅抬起头,愣愣的望着他,他竟然像是刚把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摆平了一样冲木雅裂嘴笑着,而殷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本该洁白的牙齿。

  “爸…爸爸!!”

  看正版章节√上d酷匠.网

  “妈妈,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一个小女孩紧紧的抓着一个漂亮妇人的衣角轻轻摇晃着,妇人蹲下身子轻笑着拍了拍女孩子的头“只要小雅听话,爸爸明天就会回来哦。”

  明天就会回来的么?我去告诉哥哥。”女孩高兴的跑开了,望着女孩离开的背影,妇人眼中略过几丝忧伤。女孩每天都会抱着自己的娃娃光着脚站在门口等爸爸,可后来女孩发现原来这世上有着怎么过也过不完的明天。随着时间的流逝父亲二字在女孩的心中的地位已经渐渐的淡了,她甚至开始怨恨起他来。直到她七岁生日那天这个男人才第一次出现在她的生命中。那天平常很安静的家里聚满了陌生人,她抱着娃娃在人群中跌跌撞撞的找着妈妈,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就在她想大哭的时候,他出现了,背着两把银光闪闪的剑,笑容里充满了阳光。

  “叔…叔叔…”她怯生生的望着他。他的笑容僵住了,尴尬的望着她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时女孩的哥哥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他甚至都没抬头看一眼男人就拉着女孩跑近了妈妈的卧室。女孩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向哥哥要妈妈,可哥哥却给了她一把银质左轮。

  “小雅。”哥哥站在她面前紧紧的抓着她的双肩,“妈妈走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听着,你现在不许哭,甚至是以后你也不能哭,哥哥也要走了,但我保证等我把这一切弄清楚以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而在这之前你要跟着那个男人,还有你叫林南木雅,那个男人是叔叔,对,是叔叔!”而女孩只是呆呆的发愣,她似懂非懂的望着哥哥,眼睛里沁满了泪水。“爸爸,爸爸会回来么?”“爸爸?不,他没有回来。”哥哥走了,带着一把足足和他等高的金制散弹,那年他十岁。

  “爸爸!!”木雅连忙紧紧的抱住了面前正在往下滑的萧剑,黏惆的血污沾满了她的双手。而萧剑的背后竟然贴着一个“人”!这是一个女人,身形很胖,她身上没穿半件衣服,而她的皮肤更是豪无血色,腐烂的皮肤在肌肉表层挂着,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她的整个前胸腔竟然完全打开了,所有的肋骨都向前深深的插入了萧剑的后背!她以相当诡异的方式飘在半空中,恐怖的只省半个的脸上挂着一个诡异的微笑。站在旁边的少年连忙从地上捡起了一把萧剑的剑,从左侧狠狠的插在了这个“女人”的脖颈上。“吼!!”“女人”痛苦的哀号了一声,开始大力挣扎起来,少年拔出剑,然后猛的用力一挥,女人腐烂大半的头颅竟被生生砍了下来。紧接着身体如同散沙一般散了开来竟消失不见了。

  萧剑死了,他安静的躺在地上,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血像绝了堤的洪水般染红了他身下的地面,木雅无力的瘫在这一大片血泼中,双手轻抚着萧剑苍白的的脸颊,无神的望着面前这个本应和自己最亲密的男人。“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以后你那也不准去了,请留下陪我…”木雅轻声的呢喃着,她全身上下沾满了血污,唯独放在一旁的左轮依旧闪着冷光。

  苏安和神秘少年默不做声的站在她两旁有些不知所措。

  最后她自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默不作声的捡起了萧剑的另一把剑,然后竟把它交给了苏安。苏安惊诧的望着眼前这个几乎被血污染成了红色的少女说:“为…为什么给我?”

  “帮我…”这次连少年都一脸惊异之色。

  “求求你们帮我,帮我杀了它!杀了它!”

  “木雅。”少年重重的把双手放在了木雅因激动而不的断颤抖的肩上,“那个灵已经死了。”

  “不,它没死,它只是逃了,我能感受到。”木雅往后退了一大步挣脱了少年的双手,整个人又安静了下来。她底着脑袋,被血污沾成一条条的黑发几乎垂到了胸前。

  “对不起…不应把你们牵扯进来的…对不起…”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刚结识不到三个小时的少女苏安竟有一种莫名的心痛。

  “我愿意帮你,假如我能帮上忙的话…”说这话时苏安有些底气不足,比起身边那个可以用火的少年自己仿佛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一个失去了部分记忆的倒霉鬼,自己能做什么呢?不被他们帮就是好的了。木雅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竟转身离开了。

  “喂,别…那个…”苏安看了一眼血泼中的尸体,脊背一阵恶寒。

  “不用担心他,一个祭灵师死了,其他祭灵师会感知到的…他们会把爸爸带走的,就像带走妈妈那样…”跳过一个一米宽的墙壁间隔木雅回到了女生宿舍楼的顶部,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喂,这个也给你。”少年把手中的剑递向了苏安,并用一种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苏安。“你…你不帮她?”苏安弱弱的问。“不,我会帮的,但我用不着这个。”说完他就把剑放在了地上,直直的朝着楼的边缘走去,然后在苏安惊诧万分的注视下竟毫不犹豫的从边缘跳了下去。“啊…这不会是梦吧。”苏安已经彻底凌乱了。托着两把沉淀淀的剑,苏安有气无力的回到了413寝,寝室里的窗户不知被谁开的更大了,可就算现在刮着十二级大风也不可能让苏安精神起来了,他把剑胡乱的塞到了床下,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瘫在了被窝里。

  苏安只觉脑袋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身子也是各种酸疼,没过几分钟便进入了梦香。而他没注意到的是他的上铺已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名少年,这少年长相美如妖孽,一双细而狭长的眼睛懒散的迷着,嘴角挂着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坏笑。

  “啊!!!你…你…”天刚放亮413寝里就传出了一声男人的惊叫。

  413寝内苏安手拿牙刷紧紧的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惊愕的望着卫生间内,而在卫生间内另一个少年则口噙牙刷,用仿佛正处于半昏迷状态般醒松的眼睛瞟了一眼这个靠在卫生间门框上的少年又自顾自刷起牙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安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就是昨晚那个在楼顶放火的少年。少年没说话,而是拧开水龙头洗起脸来。

  “你…你是人是鬼?”

  “我是你的室友。”少年用毛巾盖住了自己的整张脸,慢慢的擦起脸来。

  “可…可你明天明明从楼上跳下去了啊。”

  “嗯,那个,我跳下的那个地方正好是413窗户的正上方…”

  “啊?”

  “窗户我每天都打开着呢,所以我就从那进来了。”

  “哎?!”

  “嗯嗯,就是这样……”

  “我…你…从门那进来不是更方便的么?”苏安被这个不合常理的家伙惊的一身冷汗。

  “嗯…可那样一点都不酷。”说完少年便挤开苏安去穿自己的衣服了。

  “酷…”苏安严重黑线…

  当上课时苏安再次看到这名少年时,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不合常理的美少年原来真的是个人,并且竟然还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加室友!!

  这到底是什么鬼学校啊!在接下来的点名中苏安知道了这个少年的名字,原来他的名字叫渲沫,和他长相一样美的名字啊。

  “林南木雅”那个女孩?那个女孩竟然也在这班!苏安连忙四处张望起来,可奇怪的是等了几妙种也没人应声。

  “林南木雅同学?在么?”老师抬起头,望着讲台下的学生推了推眼睛说。这时一个带着眼睛,扎着一个马尾辫的女孩站了起来,她的眼睛透过架在鼻子上厚厚的眼睛片直视着点名的老师,然后无比坚定的说:“对不起,我叫萧木雅。”

  苏安微微的怔了怔,这个扎着马尾鞭,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孩正是昨晚的木雅。“奥,奥,可能是上面印错了,没事的,没事的。”老师连忙示意让木雅坐下。木雅默不做声的坐了下来,苏安瞪着她的背影,又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他已经无比坚定的相信自己失忆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失去的那份记忆里记载着什么,但现在的他总觉得来这里并不是单纯来学习得,或许现在只有木雅可以帮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