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摆种凝重的滴哒声刺破了浓密而安静的黑夜。

  马婷怀抱双膝瑟缩的缩在床头的角落。

  这里黑的有些离奇,大大的落地窗竟然没有透过一丝月光,而这里唯一的光源则是床头柜上一台发着诡异红光的电子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2:30…又是这个时间,又是这个地方,这究竟是那?自己为什么来这里?马婷抱住自己的头,狠狠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已经连续一周了,自己每晚都会在2:30莫明其妙的醒来,然后置身于一个陌生的黑暗房间。

  对于人来说陌生的黑暗是最恐怖的,因为我们无法得知黑暗中究竟隐藏着什么,或许什么都没有,但也许会有肆机而动的捕食者!

  马婷快要被这黑暗折磨疯了,她总觉的自己身边有一双隐藏在黑暗中充满了仇狠的眼睛瞪视着自己,冷汗已经沁透了她单薄的睡衣。

  黑暗中稍微一丁点的响动都能使她内心的恐怖无限扩大。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当恐惧感达到极限时人就会变的癫狂起来。她拿起床头的电子种,赤着脚下了床。冰冷的触感顺着她的脚掌直达头顶,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脚下的地板应该是大理石的。

  马婷把电子种举到胸前,红色的光茫配上她苍白消瘦的脸庞看上去诡异异常。

  她小心的迈开了步伐,向着可能是门的地方走去,最终她摸到了冰冷的墙壁。

  而令马婷没想到的是这墙壁竟然血一样的红!

  她的手像被烫了一下般极忙缩了回来,脚下也连忙后退了几大步。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她双鬓间流出,那种味道和粘糊糊的触感几乎让她的心脏停止跳动。那…那是血?怎么可能?这到低是哪?马婷一边慌恐的摇头,一边往后退,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头摔在了地上,而电子钟刚好滚落在了马婷脚下的物体旁。当看清拌倒自己的东西时马婷双瞳骤然受缩,极度的恐惧使她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是一具已经僵硬了的尸体,身上裹着的单薄睡衣上染满了已经凝固了的黑色血块,而最恐怖的是它的头竟然少了一大半,嘴巴以上的部位全不见了,大量的白色虫子在她已经发黄了的脑浆里拱来拱去,一根老鼠尾巴从它半张着的嘴吧里伸出来,挑衅性的摇动着。

  “啊…!”马婷崩溃了,没命的尖叫起来。

  “咚!咚!”急切而沉闷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不要啊!”阳光刺痛了马婷的双眼,她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被汗水沁透了的睡衣紧紧的裹在她的身上。梦,原来刚才那些只是个梦。

  长长的舒了口气,马婷的心跳变的正常起来,早晨的温暖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洒在马婷柔软的大床上,明明一切还都是那么好啊,想想刚才的梦马婷苦笑起来。

  “妈妈,妈妈,开门啊,你怎么了?”儿子小修用稚嫩而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大声的喊着,听着儿子着急的声音,马婷幸福的笑了。

  她连忙托上拖鞋,拉开了卧室的门。

  只到马婷腰际的儿子立刻抬起了满是焦急的小脸蛋仰望着马婷,大大的眼睛里沁满了泪水。

  “呦,我的小修修怎么哭了啊?”马婷微笑着蹲下身子,伸出右手想为儿子擦泪。血!当马婷看清自己右手手掌时,她的心脏几乎要停止了,因为她看到了自己血淋淋的手掌!她连忙抽出左手,依旧血红一片。

  马婷僵在了原地,大脑又回到了那间黑暗的房间里,又看到了那堵血红的墙!

  如果那只是一场梦,那自己手掌上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妈妈,你的手…”小修也注意到了马婷的手掌,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盯着马婷的手。

  “修修乖,这里染料,妈妈没事,你去外面等妈妈好么?”马婷的脸苍白如纸,从嘴角里坚难的挤出了一个微笑。小修乖乖的点了点头,迷茫的走向了客厅。

  马婷急忙关上房门,惊恐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疯了一般逃向洗手间。他用尽全力的洗着双手,马婷的身体一直抖个不停。不一会水池里已是血红一片。

  “呃!忘拔塞子了!”惊恐的望着满满一池的血水,马婷大脑一阵眩晕。

  那池中的血看起来很黏稠,根本不像是从手中冲下来的,看着那些漂在鲜红上的血沫,看起来就像是刚放出来的一般!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了。

  死亡的气息越发浓重起来,逃,快逃!马婷连忙转身向门跑去。

  没费任何力气的拉开了门,一股令人做呕的腐臭气味扑面而来。看着眼前的房间马婷僵在了原地。昏暗的阳光,脏乱的房间,被血染红了的墙壁,以及地上那具可怖的尸体!

  她又回来到这个鬼地方了,马婷无力的瘫倒在地,脸苍白如纸。

  滴哒,滴哒门后有什么门后有娃娃娃娃喊妈妈妈妈不在家砍了弟弟做麻花滴哒,滴哒娃娃在哭啥妈妈回了家爸爸吃了她我的身体去了哪?

  诡异的童谣伴着阴森森音乐从门外传来,马婷狠狠的咬着毫无血色的下唇,支撑着身体颤抖着站了起来。

  滴哒,滴哒我也想吃妈妈妈妈的胸圃肥又滑……

  绕过那具恶心的尸体,马婷径直走向位于自己正前方的门。

  拉开门,童谣声迦然而止。

  只有种表的滴哒声还在继续,在这一片寂静中显的异常诡异。

  门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客厅,虽然依旧很昏暗,可比起身后那个躺着腐尸的房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紧紧的关住身后的门,马婷捏手捏脚的前进着,这里有沙发,有电视,还有一个空空的书架,这里看起来就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客厅。

  可再想想那个恶心的卧室,马婷一阵反胃。

  忽略客厅两旁的三扇木门,马婷的视线最终落在了一扇铁门上,按照一般的经验,那应该就是通望外界的大门吧。她急忙走了过去,用力的把门拉开。

  一股浓重的血醒味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幅极度恶心的画面印如了马婷的眼帘。

  这个铁门后只有一个储藏室大小的空间,一具残缺的尸体以极其诡异的资势躺在暗红色的血泊之中,而更加恐怖的是在这具尸体旁正坐着一个小男孩,只见他右手持刀,用力的砍着尸体的左臂,而左手里侧拎着一快手条拚命的往嘴巴里塞,凛乱的衣服上满是血污。

  小男孩注意到了突然闯进来的马婷,他慢慢的抬起了头,从他慢是血污的脸上挤出一个诡异的笑,而醒红的肉条还一丝一丝的挂在他的嘴巴上。

  门后有什么门后有娃娃娃娃想干啥娃娃吃妈妈“啊…!”

  马婷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当再次醒来时,马婷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洗手间里,小修正蹲在自己身边,焦急的望着自己。

  马婷轻轻的坐了起来,头疼的像是要炸开。

  “妈妈,你终于醒了啊,你该去上班了,妈妈真能睡。”小修扯着马婷凛乱的头发撒娇似的鼓着小嘴。

  又是梦啊?看来这两天的工作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她支开小修跑到卧室换上了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穿着整齐工作服的自己不禁吃了一惊。

  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血色,眼窝深陷,大大的黑眼圈显的很是突勿。

  自己病了么?就算是病了无法休息啊,谁让她是博德高中的教导主人呢。把小修交给刚来到的家政服务人员,马婷驾驶着自己的轿车向着学校方向行去。

  从车后镜里望着车后的小型别墅。马婷得意的笑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争来的,那个该死的男人竟然在五年前抛下自己和狐狸精跑了,没有你,我能过的更好!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愤愤的想着,已经把车驶进了串流不息的公路。

  对于马婷来说博德高中就像是自己的银行一般,着所私立的高中的升学率很高,很多家长都挤破头的把孩子往这里送,而看似德高望重的校长却是一个好色的家伙马婷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成**性气质,却让那个老流氓神魂颠倒,唉···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啊,轻轻的摇了摇头,继续着自己无聊的驾驶。

  一串悦耳的铃声突然想起,马婷皱了皱眉,慢悠悠的从旁边的包里掏出了响个不停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喂,小婷啊,我是小雪啊”对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女声。

  “知道你是谁啦,怎么了?”

  “我好饿啊我要饿死了。”

  “什么?”马婷一阵莫名其妙。

  “我要饿死了我好饿啊,怎么办啊?我真的好饿啊,我要死了啊马婷”对面的女人竟开始呜咽起来。

  什么啊?你到底怎么了?”马婷被这突如其来的哭声弄的混身不安。“我要死了,她回来了,马婷,她回来了,我们都会死的,都会死的……”

  马婷握着手机的手猛的一僵,刚有了一丝血色的脸骤然变的苍白。

  “你…你胡说什么啊…?”

  “我昨晚看到她了…她还是那么美,美的像一个妖孽…”紧接着对面竟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沉笑声,那笑声犹如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

  “枉菲雪,我告诉你!老娘没空和你开玩笑!你找错人了!”马婷愤怒的挂断了手机,低声诅咒起枉菲雪来。

  :酷%匠网G唯一j4正版,其他8都D是盗q版k3

  枉菲雪和马婷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她们毕业于同一所师范学校,并且同时进入了博德高中当教师,而不同的则是马婷用自己的美貌成为了管理人员,而很胖的枉菲雪却依旧是一名普通的老师。

  可天生性格开朗的枉菲雪从没报怨过什么,在众多老师的白眼下枉菲雪算是马婷不可多得的朋友。“今天真是莫名其妙。”马婷缕了缕垂到前额的头发,慢悠悠的把车开进了校内。

  她踩着轻快的高跟鞋,高傲的杨着头,自命不凡的在穿着朴素的教师群中穿梭。

  她不理别人,当然也不会有人主动理她。

  和其他教师集体办公不同,马婷拥有着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只要钻进这里她就不用再理会任何人了。

  站在办公室门前,马婷从自己包里掏出了钥匙。

  钥匙刚被轻轻的插进锁口,一股恶寒感竟顺着钥匙传遍了马婷全身,她连忙缩回手来,瞪着圆圆睁睁的大眼惊异的望着木门,一种发自本能的不安令她冷汗直冒,门后就犹如有一头肆机而动的吃人怪物般,正等着马婷这块美味的进入!

  几乎是出自本能的马婷很想转身跑到楼外去,可当看到自己身后几名教师正奇怪的望着自己时,她还是硬着头皮重新又握住了钥匙,还好那股感已经不在了,马婷长长的舒了口气,打开了房门。

  紧张的向着屋内张望了一会,大大的红木办工桌,真皮的老板椅,从大大的窗户里射进屋内的阳光,一切犹如往惜。

  马婷轻步走进了房间,把喧闹的外界关在门外,急不可待的把自己柔软的身躯抛进真皮坐椅,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滴嗒…”表针走动的声音…熟悉的声音。

  而这听起来平常的声音却犹如利剑般刺传了马婷的耳膜。

  这个房间里并没有钟啊!熟悉的恶臭刺激着马婷的臭觉,眼前的场景竟然也匪夷所思的在发生着变化!

  昏暗,阴霾,细微的灰尘在泛着腐臭的空气里飘散着。

  这一切对于马婷来说即熟悉又陌生,她努力的使自己因恐惧而露跳了半拍的心脏恢复了平静,便再次审视起这间房间来。

  从布置到结构,这个房间和早上所看到的那个客厅几乎一模一样,而不同的侧是这个客厅少了一个门,而马婷还清晰的记得她在那门后所看到的令人做呕的血醒画面!

  现在她正坐在客厅里一个柔软的沙发上,面前是一张落满了灰尘的玻璃矮桌,而在桌子上侧平普着一张泛黄的白纸。

  马婷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子,用还在颤抖的手轻轻的把纸拿到了眼前。

  一行血红到刺眼的字立刻映入了她的眼帘。

  好久不见了呢,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哈比酱说:

新人~喜欢的话请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