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着正午有些灼眼的阳光,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从一辆锈迹斑斑的计程车里走了出来,他的名字叫苏安,看上去仅是一个拖着沉垫垫旅行箱的普通学生,对于这次长到让人绝望的上学行程,苏安真是无话可说了,望着绝尘而去的计程车,他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总算是抵达了啊,此次的目的地——博德高中,这是一所坐落于郊区的寄宿制高中,从表面看来,他除了有些破旧,和其他普通高中并没两样,可在苏安看来,这里却是特殊的。

  可能是正值上课的缘故,学校那张黝黑的大铁门正紧闭着,“这里的确是阴森森的啊。”他呢喃着,脑子里盘算着来此的目地,从一周前就没再收到潜伏于此的老张的消息了,真不知道这个做事一向谨慎的家伙怎么了。苏安撇了撇嘴,自知这次任务不同往常,组织上竟然要让他出面,真不知道这所看似普普通通的高中藏了些什么。

  苏安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久违的蓝天,拖着沉垫垫的旅行箱,有气无力的来到了铁大门前。他将左手放在铁门上,打算把门敲开,可刚接触到铁门就有一股极度冰冷的触感顺着他的手臂传偏了全身,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忙把手收了回来。

  “这门。。。”苏安微微皱了皱了眉头,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不安。

  “你要进门去么,大哥哥?”一个突如其来的童声吓了苏安一跳,他急忙转过身子,是一个只到自己腰际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一件很可爱的连衣裙,粉嘟嘟的小脸蛋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甚是可爱。小女孩正昂着头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询问似的望着苏安。

  苏安微微一笑,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是啊,哥哥上课迟到进不去了”

  “刘阿姨可好了,你叫门她就会给你开的”

  “看门人是刘阿姨啊?。”

  “嗯嗯”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刘阿姨可好了,每天都会给小羽糖吃呢。”

  苏安微笑着望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递给了她。

  小女孩乖巧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嘻滋滋的低下头剥起糖来,苏安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心中的不安也顿时烟消云散。

  “刘阿姨,能开一下门么?”门内没有动静。

  “刘阿姨,我是今天刚来报到的学生,能开一下门么?”门内依旧毫无动静。

  “刘…”就在苏安打算喊第三遍时,门内突然传出一阵女人的轻咳声。

  “嘻嘻,刘阿姨来了哦,嘻嘻”小女孩的声音在苏安的背后响起,可和刚才的乖巧相比,这次竟让苏安觉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苏安没有回头看小女孩,而是轻轻的提起了刚才被自己放在地上的行礼,打算等门开了就立即进去。

  轻咳声还在不断的传来,可却不见有开门的迹象,苏安狐疑的盯着黑色的大铁门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

  “咳…咳…”咳声格外的清晰。

  听着轻咳声,苏安突然觉的不大对!刚才自己碰过那个铁门,挺厚的,如果轻咳声是从内部传来的,没可能那么清晰啊。于其那声音来自门后,倒不如说这咳声来自大门中央!

  苏安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苏安把视线聚集在了大门中央。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身上冷汗直冒。因为他竟在大铁门上看到了一张脸!

  那地确是一张脸!一张女人的脸!

  在黝黑的大铁门上慢慢的凸了出来,她的五管扭曲而挣狞!

  “嘻嘻,刘阿姨要出来给你了开门哦,刘阿姨可好了,嘻嘻”小女孩的声音诡异而漂缈。从大门里冒出的那张脸已经慢慢的演变成了整个头颅,接下来是脖子…门里的女人好像正在经受极其巨烈的疼痛一般用力的往外钻着,喉中发出低沉的吼叫声。

  “卧槽,难道刚来这里就见鬼了!”苏安一边后退一边在大脑里盘算着,“现在应该像个正常人一样被吓的尿裤子么?”苏安苦笑起来,因为组织上特别声明了让他不要表现出非常人的意识和动作,所以这个时候他该做的是大喊,对,是大喊。

  “鬼…鬼啊!”他闭起眼睛扯着嗓子大喊道。

  “谁在外面叫啊?”

  一个愤怒的男声从门后传来,接着是大门被打开的哗哗声,一个小平头从半开的铁门里探出了半个身子。

  小平头用他那双细长的狐狸眼睛警惕的扫视了一下四周,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这个瑟缩的青年。什么都没有了,苏安望着从铁门后探出半截身子,身体还在不断的抖着!

  )w更-》新@最J'快.l上酷匠R网(

  “喂,你…你坐在那干什么呢?”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少年,小平头觉察到气氛有些不大对。

  “刘…刘…阿姨…”苏安结结巴巴的吐出了五个字。

  “什…什么?”小平头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样僵在了那里。

  “我…我在门上看到了刘阿姨。”

  “胡说什么啊?这里没有什么刘阿姨!门…”像是突然意识到似的,小平头急忙把身边的门推到了一边。

  “你…你要站起来么?”小平头依旧缩在门内,惊恐的望着苏安,他怎么会知道刘阿姨?他怎么可能认识那个失踪了五年的女人!?

  哦,没什么了,我只是午饭没吃,饿的出现幻觉了,我是今天来报道的新学生,我需要进去上课,能放我进去么?”苏安随机从口袋里掏出了学生证,扬到了小平头脸前,小平头接过学生证,认真的就看了看,然后挥手示意让苏安进来。

  “对了,你认识一个叫小羽的女孩么?”苏安回身看了看地上随风打转的红色糖纸,紧紧的皱了皱眉。

  “什…什么小羽?”小平头被眼前这个陌生少年的表现和言语惊的一身冷汗,冷飕飕的风直往背脊里钻。

  苏安笑了笑道:“没事。”

  世界上是有鬼么?苏安就算亲眼看到,也不想承认这个,但苏安的老妈却对此深信不宜,刚才那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小女孩还有大门里的张阿姨应该都是古怪的东西吧,这所学校果然有古怪呢。

  苏安饶过一直用怀疑里掺杂着惧色眼神望着自己的小平头,他终于算是顺利的来到了校园内。顺利?苏安苦笑。

  校园很大,这是苏安进来以后对这所学校的第一印象。

  地面由水泥铺成,在大门的东面是一个很大的足球场,西面侧是一排排四层楼房,在房子和足球场间侧夹着一条很宽的路。

  苏安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找到了学校教导室,令苏安感到意外的是教导主任竟然是一个看上去很年青的女性,但她那张严肃的脸却像是面瘫了似的一直挂着,搞的苏安都不敢直视她,但值的庆幸的是这个看似不好惹的主竟然意外的好说话,苏安只是简单的解释了几句此次来晚的原因,就顺利的拿到了自己宿舍的钥匙。

  从压抑的教务楼里走出来,苏安禁不住小声欢呼了一声,管他呢,回宿舍楼里睡上一觉先吧。这样想着,苏安已拖着沉重的行礼小跑着朝宿舍楼奔了过去。

  苏安的宿舍楼是位于最里面的4号楼,上下共四层,每间房子都有一个大大的窗子,从楼下看上去,那些窗户里都黑糊湖的,像是隐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而楼房墙体上的白色油漆更是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已剥落的斑斑点点,甚是难看。

  “413寝”苏安看着教导主人给自己的门牌号皱起了眉头。

  苏安知道在中国,因为“4”的读音谐音是“死”,所以大家都有所避秽,在很多场合,这个数字是被禁止提起的,而“13”这个数字在北欧神话中,传说在哈弗拉宴会上,出席了12位天神。宴会当中,一位不速之客——烦恼与吵闹之神洛基忽然闯来了。这第13位来客的闯入,招致天神宠爱的柏尔特送了性命。所以“13”这个数字也是预示着不详。

  苏安并不是普通的学生,他知道这世界上存在着一种超自然力量,所以当这两个数字碰到一起时,苏安不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望着阴暗的宿舍楼门内,不禁又想起了刚才在学校门上看到的那个女人。

  刚才那个算是个地缚灵么?怎么会被缚在了门内?苏安摸名其妙的搔了搔头,真是个奇特的地方呢,越来越有趣了。脸上绽出一个浅浅的笑,苏安已经走进了宿舍楼的内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