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丹东折返向北,进入吉林境内。

  长白山在朝阳斜射下拉出了巨大的阴影。自从上次“克洛”引发的那一次喷发之后,长白山一度变成了纯黑色,标志性的雪顶消失不见,但在经过一个全球气温比平均值低三度的冬天之后,白色的巨大山体再次显露峥嵘。但山顶原本的“天池”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山熔岩湖,烛天白气青云直上,数月不散,上一次的小规模喷发过后仍是如此。

  随着距离的减小,我们视线中全部都是这一座顶天立地、直接海天的巨山,其上还有白眼腾起,简直就是个……超大号的烟囱。

  视线骤然拔高,我们的越野车被上方的直升机用磁力吸盘吊起,直掠向天际。

  车内的几人一言不发,平时话最多的周芷凌闭上了嘴,仔细一看竟然是睡着了。

  十几分钟的飞行,我们被放在了长白山天池一旁临时的停机坪上,空气出乎意料的冰冷刺骨,巨大的圆形“湖面”上笼罩着白色雾气,呼吸起来没有一丝呛人的感觉,显然是水雾而已。

  我们几个裹着军大衣站在旁边,虽然气温极低,但对于我们这些经过辐射改造的强悍身体而言,多穿件衣服就没什么事了。至于周芷凌这个家伙,她原本就不怕冷,学生时代就有一件T恤打雪仗的光荣历史。

  黄色脚手架在山坡上建起,橙黄色背心的家伙在地上布满各种各样的仪器,中科院的家伙一如既往的让人无法理解。

  “哎呦!好久不见!”冻的瑟瑟发抖的白大褂一边擦着眼镜上的雾一边从帐篷里走出来,朝我们挥挥手。但他还没走到我们跟前,自己转身又缩回帐篷里,伸出个脑袋看着我们,嘿嘿笑道:“快点进来,周老大找你们!”

  这个滑稽的家伙每次见到都让人哭笑不得,众人鱼贯而入。

  帐篷里面暖和的惊人,与山下的温度也相差无比,任雨笙的眼镜片上顿时布满雾水。

  周宁镇坐在电脑桌前,手支起脑袋看了我们一眼:“坐,看着屏幕,接下来就是让你们来这里的目的。”

  这么直入主题不太多见,我们几个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纪灵在一边笑着挥挥手,看看和我牵着手的苏颜,唇语道了句恭喜。

  白大褂坐到电脑前,屏幕上出现了由复杂等高线和坐标组成的天池。

  “我们所在位置斜下方出现了强烈的能量波动,”白大褂一敲键盘,“根据我们的测定,是个门的形状!”屏幕的底部浮现出了一道对开的巨门,门后就是地底,直上直下,按照比例来说,一扇至少有三四十米高,这几乎能根三峡大坝船闸中的人字门比肩。

  “你们怎么得出的这数据?”我问道。

  白大褂指指纪灵,女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脑袋。

  周芷凌小声自言自语道:“天池门?怎么感觉怪怪的?”

  我已经习惯了她的各种脱线,但是笑点最低的朱少爷还是大笑出声。

  “严肃!严肃!”周宁镇无力扶额。

  白大褂轻咳一声,原本不正经的声音也严肃了一点:“你们的任务就是把门打开,貌似现在只有你们能打开这玩意!”

  “开这门干嘛?”周燕回疑惑道,“为什么只有我们能打开?”

  “它下面那种能量波动实在是很惊人,但是又被束缚在离门十几米处的地方,必须得看看!之所以让你们去嘛,”他嘿嘿一笑,“这玩意连导弹都炸不烂,也就你们这帮超自然存在能打开了!”

  “等等!这湖里不都已经是熔岩了么?”我突然想起了岩浆这件事。

  “这个我们也不能理解,从上次喷发之后,岩浆就直接没了,什么东西都没了,就剩下山体。”白大褂摊摊手,“这个不是重点。”

  给予我们能量灌顶机缘的那位大能大概就在这巨门之下,至于他的一切信息,我们一概不知,唯一算是了解的就是所谓的“大限将至”,不过大限将至又代表着哪些东西,更是难以理解。

  或许这古老大能本就是超乎我们思维的存在,我们不清楚也很正常。但在面对未知时,人们心中先是恐惧,然后就是一种探索的欲望,何况他温和的语气我已经见识过了,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性,我们几个都是摩拳擦掌。

  “对了!我记得作为交换,韩国给了我们一样什么东西是吧。”任雨笙抬起头来。

  白大褂在屏幕上显示出了一张对比图,两张由复杂线条表现出来的天池立体图。两张图上的光点都是我们的位置。对于一个地址学出身的理工科宅男来说,这种图绝对是再熟悉不过。

  正当我想问内涵何在时,却是惊呆了。

  对比山体形状,以及方向坐标,这两幅标注时间不同的图中,我们所在的山体竟然以天池中心为轴,转了整整一周,我们所在的地方实际上是韩国国土,而中国的国土却到了韩国那边。

  “什么情况?”任雨笙显然是没看懂,盯着瞠目结舌的我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总之,天池在转,已经有一个月了吧。之前是两周一圈,现在差不多十天就能转一圈,山体完全没有一丝撕裂的痕迹,仪器也检测不出震动,我感觉与下面那个门有点关系吧。下面那个门原本被高丽棒子用绝缘材料包的严严实实,生怕我们发现,现在作为交换,这东西给我们了。”白大褂不紧不慢,淡定道。

  “要不要这么狗血。”周燕回摸摸脑袋,“老姐,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酷◇:匠网{首发√N

  “你要是想挨揍就直说呗,我帮你确认一下。”周芷凌对这种诡异现象毫不在意。

  “有什么感应么?”我看着身边闭着眼睛的苏颜。

  女孩清澈的眼眸再次睁开:“有种什么大事要发生,我要下去看一看才知道,门后没有危险!”

  原本轻松愉快的气氛添上了一丝凝重。

  周宁镇也是点头道:“你们准备吧,换上之前的那身作战服,一个小时之内出发!记住!安全第一!实在不行就按紧急按钮,我们直接破开山体把你们拽出来!”

  虽然苏颜的预测绝对准确,但我们几个还是点点头。

  的确,对于整个特别作战队,我和周、任三人绝对是主要战力,而朱少爷显然也会跟我们一起行动,同样是很金贵的命,至于苏颜,预言的能力不用多说。以中科院的科技实力,破开长白山山体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苏颜的预测让我们都紧张了起来,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也有着自保实力。

  一个小时之后,我、苏颜、任雨笙、周燕回以及周少爷从山壁上俯冲而下,化作流光飞向浓重水雾的深处,向那扇巨门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