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车驶入新建不久的鸭绿江公路桥。任雨笙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脸上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我无奈甩甩脑袋,没想到这当口我还是心跳加速,面色都是有些微微发红。

  前方十几米便是挂着韩国国旗的检查站,再向西十米处的另一处检查站上悬挂着五星红旗,边境线上,边防军人站的笔直。

  中间相隔十几米处既不属于中国、也不属于韩国,便是所谓的缓冲区。苏颜站在中间看着我,有些出神。

  周芷凌和绪方圆站在她身后,一个面瘫,另一个满脸笑意。

  韩国军人们对我们六个敬了个军礼,直接放行。

  车门打开,几人下了车。

  桥面下的江水冲击着桥墩,涛浪声连绵不绝,我和苏颜相视而立。

  “算了算了!”周宁镇哭笑不得,“给他俩留点私人空间!”

  身后四个家伙嘿嘿怪笑着转过身去,让我有一种想锤他们的冲动。叶璇懵懂的看了我们一眼,却是满脸通红,急忙转过身去。面前的苏颜,脸上勾起一丝红晕,轻咬红唇,绞着双手,哪里还有一点大姐大的样子。

  绪方圆从我身边淡定的走过,不用想,他们小两口绝对又是各种小别胜新婚去了。想到这,我感觉一阵好笑。说别人情意浓浓,自己眼下的状况只怕与他们也相差无几。

  “想说什么就说吧。”我看着苏颜憋出一句话,一出口连自己都想骂自己,有这么跟想念自己许久的女生说话的么。

  “哈哈,学弟你还真是笨蛋,现在你应该做的是把她抱进怀里,安抚一下人家为了你担惊受怕的心!”周芷凌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我不由有种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苏颜微微垂首,小手紧握着。而我也是僵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定论,但在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胆小到想揍自己一顿。

  我向她迈出一步,而她却突然扑进我怀里,双手抱着我的背。

  还没等我开口,她的额头直接撞在我肩上的一道还没愈合的伤口处,这里原本就伤的极深,疼的我呲牙咧嘴,倒抽凉气。若是在平时,这种疼痛可以直接让我从地上蹦起来,但此刻我却是生生忍住了。

  苏颜察觉到我的异样,抬起头来看着我,小脸上竟然全是泪。

  我手忙脚乱的拍着女孩的后背,安慰道:“我没事,你别哭了,我最害怕女孩子哭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刚回到北京我就刚觉不对!”她在我怀里低声哭了起来,竟然抽出手,粉拳不停的砸在我的胸膛上,身子不断的颤抖着,“他们还不让我来韩国啊!”

  我几乎能想到那幅画面。女孩在推演中突然感应到了极端的危险。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就算是她这么一副处变不惊的性格,也是慌了。一遍遍求周宁镇准许她来韩国前线。而周宁镇的性格怎么可能允许这位潜力最大的成员去一个可能会死在那里的危险前线。当她看到我们四个与鬼潮搏杀时,虽说知道我们这一战的胜利结果,但还是双手抓着衣襟,目不转睛的看着。当她看到我被叶璇那一掌打到吐血时,一定是被吓得惊叫出声。

  想到这里,我不顾身上伤口的疼痛,把女孩单薄的身子紧紧抱在怀里。

  苏颜抬起头,抹掉眼泪,绽开一个喜极而泣的绝美笑颜,明艳的让人心动。

  “你还活着,太好了!”

  她踮起脚尖,四唇相交。

  东京雨夜中的那一个“一定带你回中国”的承诺,小樽的漫天繁星,为和平和守护的誓言,上海离别时那深深的一眼,当然还有一次次并肩作战,甚至在受伤后守在对方的病床前。

  不知不觉中,这一件件事串起了我和苏颜,在我心中,女孩的地位不断在上升,我们已经离不开对方,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吻许久。

  苏颜身后的周芷凌看看相拥着的我们二人,深深叹了口气,明媚的眉宇间竟是有一丝陌落。

  不过她过身子,修长的手指捋了捋头发,再次转过身来时,脸上已经是一种真挚的祝福。

  我握着苏颜的小手,松开她的纤细腰肢。她站在我身边,已经又恢复了那一副颐指气使的大姐大神情。

  她伸出手,指着周围几个满脸笑意的家伙:“听好了啊,以后李明轩就是本大姐大的男朋友,欺负他,你们就等着享受被七厘米高跟鞋踩脚的感觉吧!”

  周燕回哈哈大笑。任雨笙脸憋的通红,显然快要憋出内伤。

  朱少爷牵着绪方圆,笑着点点头。

  周芷凌竟然上来摸摸我的头,一股妈妈送女儿出嫁的表情,不过看到我看她的眼神,她也是一跺脚,笑了起来。

  叶璇红着脸道了声恭喜。

  “恭喜你们小两口终成眷属,接下来我们也该去长白山了吧!苏颜也说她能感应到一些东西,此行一定能有所收获!”周宁镇大手一挥,“走吧!”

  越野车在中韩两国边防战士们目瞪口呆的注目礼中向远处驶去,坐在车上的我握着苏颜如羊脂玉一般触感的小手,心中幸福感冲天而起。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美人在侧,兄弟并肩,我便无所不能!